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四十章

sp;   文渊道:“蓝姑娘,怎么了?”蓝灵玉脸上微红,道:“没什么,有点累罢了。我们快走!”她口中敷衍,心中却不住叹气,心道:“罢罢罢,只有先忍着。”

    才到后院,猛听后头一个声音叫道:“七弟,快来,有人往这里逃!”

    文渊等人都是一惊,回首一望,屋顶上立着一人,凭高视远,自然瞧见了他们的去向,只不料他反应这等敏锐,才到店里,就登屋查看。

    耳听脚步、马蹄齐响,皇陵、龙宫两派弟子已包抄过来,当先的却是康楚风、康绮月兄妹,见是文渊,都是一怔。文渊低声道:“可真是冤家路窄,不过这对兄妹武功有限,应付得来。”

    小慕容轻声道:“蓝姑娘,哪些是龙宫派?”蓝灵玉低声道:“腰带上绣有龙鳞纹样的便是。”小慕容数了数,说道:“人数不多,不知有没有高手……啊呀!”忽然一声惊呼,显是大为惊惶。华瑄道:“慕容姐姐,怎么啦?”小慕容脸色苍白,颤声道:“那里……黄仲鬼也在!”

    只见一个灰衣男子缓步走来,皇陵派弟子都让开两边,神态恭谨。那人最多只三十来岁,面目阴沉,脸如冰铁,肤色暗淡,眼瞳也是一片浅灰,毫无生气,正是明孝陵守陵使黄仲鬼。

    文渊心中一凛,暗道:“这人的武功确实厉害,当时我只跟他过了一招,不知他到底有多深的功力?”眼见小慕容脸色大变,娇小的身子不住颤抖,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小慕容用力吐了口气,紧咬下唇。

    屋上那人跃将下来,身法灵便,显也是武功精深之辈。旁边一个年青男子冲上前来,横眉怒目,一脸杀气,“刷”地抽剑在手,指着蓝灵玉喝道:“你带着双戟,是巾帼庄蓝灵玉吗?”蓝灵玉道:“不错,阁下是龙宫七太子睚眦?”睚眦太子双眉一挑,喝道:“对,就是我!好,咱们不必到巾帼庄再打,现在来分个生死罢!”不等蓝灵玉回答,已摆出了架势,喝道:“不必多说,出招罢!”

    龙宫派掌门座下只收九名弟子,授以“九龙太子”名号,那登屋之人是二太子螭吻,轻功绝佳,纵身高处如履平地。七太子睚眦好战嗜杀,最精剑法,武功在九人之中排名第二,武林上也是威名赫赫。他二人奉了师命,先与黄仲鬼在南方会面,处理一事,再行会合北上。

    龙宫派掌门性喜渔色,这次和皇陵派、神驼帮联手进攻巾帼庄,睚眦太子本不同意,认为无其必要。其师却道:“睚眦,你历经大小百战,难道也怕对付不了一众女子?”这话激得睚眦太子好胜心起,当下不再反对,反而摩拳擦掌,意欲早日和巾帼庄一战。这时逢见蓝灵玉,自是按捺不住,立时拔剑相向。

    蓝灵玉不觉皱眉,心道:“四面环敌,要脱身已不容易,偏又有这讨厌的家伙。”若在平时,她自能上前应战,但这时下身正有困扰,又是群敌环伺,不能大意,当下并不回答。

    螭吻太子道:“蓝三庄主,咱们狭路相逢,谁也没预料到,你要动手就快,否则来一场混战,你可别怪我们倚多为胜了!”蓝灵玉道:“你想怎样?”但听螭吻太子说道:“咱们本该待到贵庄再决胜负,然而在此领教,也无不可。蓝三庄主,你要咱们一个一个上,还是一并领教?最好考虑周详些,否则万一失手……在下可不保证会有什么事哪!”说着面上浮起微笑。

    蓝灵玉见对方有恃无恐,心中稍加衡量情势,低声道:“文兄,华姑娘,慕容姑娘,我绊住他们,你们趁机突围离开。”文渊踏上一步,说道:“曾子教曰:‘临大节而不可夺’,现下情况虽然很是不妙,但若并力杀出,仍有机会,焉可让姑娘涉险?”蓝灵玉道:“这件事原不必牵扯上三位,让巾帼庄应付便了。”

    文渊道:“这却不然,皇陵派这对康家兄妹可与我们有些过节,怎么牵扯不上?”康楚风想起当日被文渊破去笛音之事,心中本已暗恨,听文渊这一说,当下喝道:“不错,本官就先拿你血祭,看招!”身形一晃,铁笛在手,和康绮月双双攻到。睚眦太子叫道:“好啊,你们要抢头阵吗?”剑芒一陡,不由分说,剑锋攻向蓝灵玉。

    文渊凝神静气,内息流转,劲透剑身,端立指南剑起手式,笑道:“上回还在与阁下切磋音律,未料这次见面竟要干戈相见,真是煞风景了。”他神色自若,但一副心思始终摆在不发一语的黄仲鬼身上,心道:“这人地位是守陵使,听任兄所言,武功在慕容兄之上,定是极难应付,要尽快制住这两人,免有后患。”

    主意既定,回出一剑,直刺康楚风。康楚风举笛一挡,立实震得手臂发麻,大吃一惊,连忙挥笛卸力,心道:“这小子年纪轻轻,内功修为竟恁地厉害,不可大意!”文渊的指南剑法招数平实,锋芒不露,八分内力便发挥得十分威力,虽是同时敌住两人,却犹占上风。

    康绮月欲以暗器伤他,却苦无时机。

    蓝灵玉使开双戟,和睚眦太子交战,只听叮叮当当之声连响,睚眦太子剑招凌厉猛进,全无留手,招招都是致命杀着,当真是勇不可当。蓝灵玉双戟攻守有度,却不敢轻易挪动身形,以免下体又有作怪。

    睚眦太子见她不肯全力相斗,还道她看轻自己,心头大怒,暗道:“蓝灵玉,你敢小看我睚眦太子,死了就别有怨言!”蓦地剑锋疾划,矫矢盘旋,威势腾腾,三尺青锋如成恶龙,张牙舞爪,无数冷森森的剑光自四面八方裹至,正是龙宫派剑法绝艺“龙翻剑法”,剑势若蛟龙掀浪,越翻越高,隐然将蓝灵玉守势全盘吞噬。

    蓝灵玉见来势猛恶,再也不能有所顾忌,左戟当先迎招,右戟破其余势,一路“引燕归巢”架势,身形游走不定,引开剑招,寻隙一一破招,一剑两戟,三道兵刃连番交击,真个疾如星火,斗得难分难解。

    睚眦太子狂催内力,剑风披向方圆三尺之地,双眼血红,不杀蓝灵玉誓不罢休。蓝灵玉奋力挡架,心道:“他剑势有极尽之时,待他剑锋略衰,我便可反攻回去,击其疲弱……哎呀!”她手上正全力应敌,不料双腿移步时一个相叉太过用力,小树枝摩擦肉壁,正刺到她最敏感的一个秘地。

    蓝灵玉娇躯一颤,柳眉蹙起,不觉惊叫:“唔啊!”脑海微一炫白,竟有些许兴奋。她正聚精会神面对强敌,突然受了这一刺激,脚步一乱,“铿”地一声,左手短戟已被震飞。

    蓝灵玉大惊,猛然回过神来,眼前一花,睚眦太子剑刃已袭至眼前,下一瞬眼,一道鲜血迸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