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9

    过去的背叛

    路非儿还没有正式的见过李清流部队的战友,只是在李清流住院的时候,她了认识几个,这个曾志,路非儿也没有听李清流说过。

    “是他让你来的吗?”路非儿心里这样希望的,

    “不是,你知道他的,他是不会说这些的,我认识他很久了,从他上军校的时候就认识了。”曾志看着路非儿,或者说是在观察,

    “可是你怎么会想到来找我呢?发生什么事了吗?”路非儿有点紧张,她担心李清流,

    “嗯,不用担心,他很好,只是他最近抢着加班,一脸的郁,我们就猜你们夫妻两个是不是吵架了,本来说好要把你带来给我们认识的,也一直没有消息。所以我来看看。”曾志笑着对路非儿说,看来路非儿还是非常关心自己的兄弟的,这就好办了。

    “你应该去问他才对。”路非儿淡淡的对曾志说道,李清流什么都不说,她当然也不会说,夫妻间的事,感情的事,能不说,谁也不愿意说。更何况路非儿也不知道这个曾志和李清流到底是怎样的关系。

    “唉!其实无论是什么事,都应该谈开了才好,总是冷战可是很伤感情的。我不清楚你们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看他上次喝酒时候的样子,就可以知道了,一定是很严重的。你是知道我们的工作质的,最好不要有什么事分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有任务了,心里有事压着,对他可是很危险的。”曾志这么一说,路非儿可真的有点害怕了,虽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可是不表示希望他出事,但是就这么算了,还得让路非儿主动去找他,这让她怎么甘心呢?对于那个女人,难道李清流不应该给一个说法吗?

    “你知道彭妮娜吗?”路非儿这么一说,曾志也是一愣,不过路非儿还是可以看出他是知道这个人的。

    “清流对你感情很深的,我从来没有见他这样,多的我也不说了,我先走了。”曾志说完就站起身来,

    “嗯,谢谢你的关心。”

    “再见。”

    曾志走了,实际上他没有说什么,路非儿想了想,觉得不对劲,也许这个曾志只是来试探自己的。

    回到办公室,果然看见白梅和方敏都等在那里,看来她们是打算拷问她了。路非儿知道自己也躲不过去,此时她也觉得应该找人倾诉,或者说,她也想听听别人意见。自己的坚持到底有没有道理。路非儿对方敏和白梅说了自己正在纠结的事,她刚刚说完,方敏就尖叫了出来,

    “你说什么?竟然有这样的事?”

    “嗯!”路非儿瞪了她一眼,意思让她小声一点,她可不希望所有的人都知道,

    “可是钥匙呢?你要回来了吗?最后怎么解决的啊?李清流就没有什么解释的吗?”白梅还是比较冷静的。

    “因为当时局里突然来的电话,我就只能先走了,晚上回去的时候,他也有解释什么,后来干脆就走了。后来就是冷战了。难道让我先找他吗?”路非儿心里真的很沉重,总是这样僵持也不什么好事,可是她不想就这么简单的过去了,这次好说,最怕的是李清流不把自己当回事儿。

    三个人都沉默了,方敏毕竟是过来人,此时也比路非儿要冷静一点,

    “攘外必先安内,那个女人还没有收拾好,你就先和他开打了,实在是不明智。”

    “那我···”路非儿一听这话,也明白过来了,这个才是关键问题啊!但是现在好像有点晚了。

    “别着急,我看那个曾志就是来探路的,如果不是李清流派来的,回去也一定会和李清流说的。只要他动了,咱就好办了。”方敏得意的一笑。

    “那就这么等着?可是我心里不舒服。”路非儿一想起那个女人,这口就堵的慌。

    “我知道你在堵什么,不就是吃那陈年的飞醋吗?谁没有过去啊?李清流如果要过去都否定了,将来有一天也会否定你。”方敏直接点醒她,路非儿也明白,可是这心里一时间还转不过弯儿来。

    方敏看路非儿的样子,不住的摇头感叹。

    “白梅,我看你也被着急了,这结婚了也没啥好的。爱情啊,问世间情是何物?”

    “这个我可以回答你。”白梅觉得这个问题设计到她的专业领域了。坐直了身子,给另外两个女人说说,“爱情就是男女第一次渴望着对方的时候,荷尔蒙分泌出睾酮和雌激素,这种渴望持续下去,到了陷入爱情阶段就会分泌多巴胺和血清胺,血清胺是在爱情中最重要的物质,它能让人一时处于近疯狂的状态。到了下一阶段,男女会持续双方的关系,并希望得到更密切的结合。这些激素能维持高浓度,大概只有2年时间。”白梅这样说完,其他两个女人都惊讶的看着她。

    “你这么明白,说的这么冷血,那你还着急结婚干啥啊?”路非儿忍不住问他,

    “因为我不想错过最佳的生育年龄啊!我···”白梅的话还没等说完,就被方敏捂住了嘴巴,这话要是传出去,她还真的别想嫁出去了。

    正在路非儿准备动摇的时候,突然接到了电话,电话是打到单位的,是彭妮娜。方敏看路非儿心事重重的样子,就走过来问,

    “彭妮娜说要见我,你说我去不去?”

    “当然去,为啥不去,顺便把家里的门钥匙要回来。”方敏气愤的说道,路非儿想想也是。不过目前她还是要给李清流打个电话。

    这次还真是很幸运,他的手机开了。路非儿拿起电话就是一句,

    “彭妮娜找我,是你让她找我的吗?”

    “我们早就是过去的事了,她出现的很莫名其妙,非儿,你不要闹了,我···”李清流还想解释,可是路非儿打断了她,

    “你把钥匙要回来了吗?”

    “没有,我只顾着让她走了,忘了说这事儿。”李清流不知道怎么拉回自己的颓势,可是看路非儿的样子,是不会给自己这个解释机会的了。

    “嗯,我知道了。”路非儿说完了,就挂上了电话,先解决外边那个小妖,回家在收拾家里的那个。

    不知道这个彭妮娜是不是故意的,把会面的地点安排在了一个很高档的咖啡厅,路非儿没有来过,不过也不表示她就真的如同彭妮娜心里想的那样无知和俗。今天是谈私事,路非儿特意换了一件便装,是一件白色的t恤加上牛仔裤。乍一看上去,就和时下一些时尚女郎没有什么区别,不过不同的是,路非儿是不喜欢化妆的,就如同她的格一样,她更崇尚自然。

    路非儿看见了彭妮娜,向她走过去,她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心里准备。这是女人的战争了。彭妮娜也站了起来,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套装,路非儿的第一个感觉就是黑寡妇。彭妮娜示意路非儿坐下来。她的表情很镇定,看来也是有备而来的。

    “上次真的对不起了。”彭妮娜也不叫人,就这么开口了,

    “你是指用钥匙自己开门闯进我家的事吗?”路非儿觉得没有必要给她好脸色,今天没有穿警服来的另一个目的就是动手的时候方便,

    “其实我知道你们结婚了,我本来以为你们不会在家,我只是想看看你们家和我在的时候,有什么改变没有。”说道这里,服务员过来,询问她们需要什么,彭妮娜点了咖啡,而路非儿点了绿茶,这就是她们的不同了吧!

    “你既然知道我们结婚了,为什么还来,你要干什么?破坏别人的家庭吗?”路非儿说到这里有点激动。

    “我们从小就认识,他很小的时候,就说要娶我,这么多年,他只有我一个人。如果不是我出国了,也许我们早就结婚了。”彭妮娜显得非常的平静,这让路非儿有点怀疑,也渐渐的冷静下来,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如果你们的感情真的还在,李清流是会一直等下去的。不要说的好像是我抢了你的男人一样。”路非儿也不傻,知道她这一定是离间计。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是我的错,一个人孤身出国,其中的艰辛和寂寞,是别人很难想象的,有一段时间,我迷失了自己。以至于错过了他,但是,那几个男人对我没有任何的意义,离开清流,我才发现,他才是真正适合我的人,他才是我爱的人。时过境迁,相信他也可以原谅我了,毕竟过去十几年的感情在哪!就算你扔掉了所有的东西,可是我的影响,早就已经渗透到他的生活了。”彭妮娜说的很真挚,她的眼神,她的表情,丝毫没有做作,那感觉就是象是在和自己的闺蜜说着心事一样?可路非儿也听明白了。原来是她背叛在先,彭妮娜啊!你真是聪明反被聪明累啊!

    “那么你和我说这些是为了什么呢?是在道歉吗?”

    “不是,我只是告诉你,最好小心一点,我排队等着你们离婚呢?”彭妮娜说道这里,得意的一笑,这让路非儿气的想把刚端上来的绿茶泼到她的脸上,不过她还是忍了下来。

    “我们只有在经历一种情况下才会离婚。”路非儿神色不变,淡淡的说道,

    “什么情况?”彭妮娜有点意外,路非儿竟然会说有这样的情况,禁不住好奇起来,

    “等它从那边升起来。”路非儿站起来,往窗外看了去,夕阳无限好啊!听路非儿这么说,彭妮娜也知道被耍了,再也绷不住了,生气的瞪着路非儿,不过这样反到让路非儿很高兴。

    “钥匙不用还我了。给你留着当纪念好了,多谢你对我丈夫的青睐。”路非儿说完,就潇洒的离开了。当然,她是不会去付账的。

    回到了局里,已经很晚了,可是白梅和方敏两个人都没有走。就等着路非儿回来跟他们通报情况呢!路非儿和她们说了,还有自己的感觉。不过方敏却在此时皱紧了眉头。

    “非儿,既然是那个彭妮娜背叛在先,那也就不怪李清流了。而且,李队长那样骄傲的男人,你让他和你解释这个女人的事,还真的有点强人所难了。那是多大的羞辱啊!”

    “这个女人还是不怎么聪明,与虎谋皮,真是天真。”白梅摇了摇头,好像她很懂的样子,路非儿瞪了她一眼,

    “什么叫与虎谋皮啊?”

    “赶紧解决吧!总是这么吊着,真是烦死了。”白梅无聊似的打了个哈欠,她要走了。

    路非儿第二天就找人换门锁,找的就是崔丰和迟波两个家伙,他们一直鼓吹自己很厉害,这次可全看他们的了。崔丰和迟波在门上按上了特殊装置,就是如果有人用不正确的钥匙开门,就会被电击。当然,如果妄想用别针牙签之类的开门,那更是不可能的了。

    白梅和方敏正好也被叫来参观路非儿他们家了。等迟波他们安装好了。三个女人就在哪里看效果展示,

    “最毒妇人心啊!”白梅感叹道,

    “就是啊!这个世界太残酷。”崔丰一边说着,一边还嘱咐迟波,要加大功率。路非儿也不管他们说什么,笑的贼贼的。

    换好了锁,路非儿就给李清流发了短信,告诉他家里换了锁,如果他回来了,要不摁门铃,要是她不在家,就打电话给她,否则后果自负。路非儿还是心软的,不希望自己的丈夫被电到。

    没想到晚上的时候,李清流就回来了,已经是十点多了,他摁了门铃,进来也没有说什么,先进去洗澡。然后和以前一样,让路非儿把衣服给他送进去。

    过了一会儿,他出来了,让路非儿和他出来,

    “我们谈谈吧!”

    “好吧!”路非儿也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彭妮娜是父亲是我爸的手下,所以我们从小就认识,后来她成了我的女朋友,她很聪明,有的时候非常的任。我上军校的时候,她说要出国,我当时就很反对,我那时候甚至想,为了她也许我可以放弃自己的梦想。可是···”说到这里,李清流停顿了一下,不过还是继续说了下去,“有一次回来,正好也赶上她放假,我就去了她家,可是没有想到,竟然来了一个外国人找她,我听见了他们的对话。”

    李清流沉默了,路非儿看得又是酸又是心疼的。酸的是,他竟然为了别的女人伤心至此,心疼的是,没有一个人可以承受这样的背叛的。更何况是多年的感情。路非儿了解他,他那么骄傲,那么苛求完美的人,竟然也会遇到这样的事,怪不得他不说,如果这件事不是自己太生气了,也许他会选择永远的无视吧?

    “我只想知道,你现在是不是还爱她?是不是还因为过去的伤痛耿耿于怀?你···”路非儿不愿意说了,李清流越是表现出了在意,她越是担心,

    “你胡说什么啊?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女人。就是那个爱吃醋,爱撒娇的小女人。”李清流这才露出了今晚的第一个笑容。

    李清流教官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是路非儿的心里还是不怎么舒服。李清流那么聪明,怎么会看不出来呢?为了讨老婆开心,提起请假,要回岳母家补办婚礼。路非儿明知道他的这是讨好的举动,也知道这样做本无法让自己释怀,但是还是答应了。估计这厮在回来之前就已经打算好了。哼!

    晚上,虽然谈好了,可是路非儿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先去收拾卫生间,然后洗澡,这个家伙洗完了澡,从来不收拾。路非儿今天很累了,就选择了淋浴。找好了衣服,就关上了门。路非儿一边洗,一边想着心事。回到卧室的时候。李清流已经躺下了。他也许是累了。路非儿就很小心的躺下,深怕吵醒了他。

    在农村,最好的结婚时节就是在深秋了,因为这个时候,庄稼都收割完了,大家也有空了。和在李清流家的在豪华的大饭店相比,她更喜欢在自己的家里,这里她更熟悉,从小的时候开始想到自己的婚礼的时候,就和家里的这一切密切相关的。李清流这次下了大力气了,请了足足有一个月的假,路非儿觉得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自从和他在一起,他们就没有相处过这么长时间。

    李清流开着自己的车。车上满载着于艳华让路非儿带的一些礼物和菜,他们家里哟个规矩,如果女孩儿要结婚了,就要给家里的人买礼物。路非儿给大人们买的是衣服,给孩子们买的是玩具,路非儿还买了一些家里买不到的海鲜,因为妈妈喜欢吃。还有李清流不知道在哪里淘换来的好酒,什么西凤、茅台、五粮的,比路非儿还用心。

    一路上。路非儿就是睡啊睡的,这段时间真的太累了。到了家里,果然就出现了一堆的人,就是等着他们了,所有的亲戚都来了。这是在给他们接风。

    饭菜都做好了。男人们在一个房间,女人在一个房间,除了帮忙填菜的人,都做好了。路非儿也被特批坐在饭桌上了。要说李清流的记可真够好的。给他介绍了一次,他就把所有的亲戚都记住了。还不会叫错呢!路非儿真的很惊讶,和他相比,自己就有一点糊涂了。他家的亲戚,自己真的没记住。

    这样的宴会持续到很晚,路非儿他们带回来的海鲜也及时的做了,给这些酒兴正酣的男人们端上去了。女人们都吃完了,可是这些男人们正在兴头上,路俊生更是喝的高兴,把女婿送的好酒都奉献出来了。于艳华难得的没有阻止他。自己的丈夫因为女儿结婚了,一直都闷闷不乐的。今天可算是喝高兴了。

    女人们都坐在院子里聊天,路非儿也喝了点酒,所以有点昏昏沉沉的,她真的不能喝。而且有越来越困的感觉。于艳华看她的样子,连忙和大家解释一下,就让她回去睡了。路非儿的小屋还是那样,就和她离开家时一样,单人床,书桌。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回家的时候。她总是变得很困,而且懒懒的。舒服啊!家里就是舒服,就是温馨,就是幸福。

    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可恶的李清流正手脚并用的缠着自己,气得赶紧推开他,

    “呵呵···”李清流在路非儿的颈间轻笑着,

    “你早醒了,赶紧给我起来。”路非儿气愤的推他,

    “非儿,好了,不要再这样了,我们和好吧!”

    “我没说不和好。”路非儿一边说着,一边推开他,她真的没有办法那么快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可是她真的很爱李清流,她也不想总是这样吵下去。不想放手,所以妥协。尽管她的心还在算,还在痛。

    路非儿家里的院子都被规整了一遍,在院子中间,搭了两个大棚,并且盖起了炉灶。支起了两个大锅,一个正在炖,一个在做猪下水,厨师是路俊生请来的。办喜事可以看出这个家的很多事。比如说,如果你家的客人多不多,帮忙做事的人多不多。如果是男人多。说明男主人有很多的朋友,如果是来帮忙的女人多,就证明了女主人更有人缘了。

    那么新婚的人会做什么呢?新婚的人是不用做事的,否则会被人耻笑这家本没有人来帮忙的。路非儿就呆呆的坐在那里,李清流被拉出去了陪客人说话去了。

    “有什么事,现在说吧!”于艳华早就看出来了,女儿有心事,而且还是和女婿有关的。路非儿也知道不能也不能隐瞒,也就全盘托出了,包括了彭妮娜最后说的那句。路非儿看着母亲,希望可以在她这里得到支持和答案。

    “因为这件事,所以你不理他?那么你觉得,你现在心里在怨恨谁呢?”于艳华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女儿,

    “那还能怪谁,怪他呗!”路非儿终于表现出了自己的气愤。听了女儿的话,于艳华叹道,

    “你这个傻孩子,清流不是说了吗?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你当那个彭妮娜真的是白痴吗?明明是她无礼的私自闯到你家,可是最终却变成了你们夫妇的冷战,甚至在她找过你之后,完全的把怨恨都转嫁到你丈夫身上了,这说明,她成功了。”于艳华比较冷静,也更加智慧。

    “可是妈,他连着两个月都没有消息,他有什么权利生气。”其实这才是关键,也就是因为李清流的态度,路非儿才这么伤心、难过,久久不能释怀。

    “你也是个笨蛋,我问你,你想离婚吗?你不爱他了?”

    “当然不是了。可是···”、

    “你是想教训他是吗?可是,他没有让你得逞,所以你心有不甘是吗?非儿,男人都是孩子,他们更在意输赢。如果是因为被女方背叛,而不愿多解释,你应该理解。如果夫妻间吵架了,不要是总是想着赢。如果你让步了,他心里不会不知道的,你这样你才会得到更多。凡是多动动脑子,别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于艳华心里感叹,为什么这个女儿学习不错,遇到感情的事,就这么笨呢?不过看女儿还是不开心的样子,于艳华只能叹气了,“孩子,我可是看出来了,李清流的眼睛可是一直围着你在转,什么都是看你的脸上行事的,他心里有数的很,就给他一个机会又能怎么样呢?非得他磕头认错吗?你这是在把自己的老公往外推。笨死了。”说完,也离开了。

    路非儿一个人想了好久,也逐渐的接受了妈妈的话。现在结婚了,却觉得和妈妈的关系更亲近了。真是奇怪啊!

    女方的婚礼没有什么仪式,只是通知大家而已。婚礼结束,就是收拾等一些杂活儿了。路非儿可以跟着干了。最难得的是,李清流也上阵了。看他穿着爸爸多年前的中山装,真是好想笑啊!如果再带上一个前进帽,就更有意思了。

    李清流觉得对他帮助最大的人就是他的岳母了。他完全可以感觉到自己老婆的变化。这也让他很愧疚,可是男人就是这样,有些事情,就是拉不下这个脸来。

    从娘家回来,路非儿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不少,李清流也送了一口气。路非儿什么都不说,李清流心里也有数。这样的感觉很好。路非儿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边还吃着瓜子。李清流接到命令,正在卫生间洗衣服。

    “呀!”李清流在卫生间里一声惊呼,让路非儿感觉不太好。赶紧起来去查看,

    “啊···我的衣服!”路非儿看见自己雪白的连衣裙变成了花的了,中间有一块黄色的痕迹。“你干了什么?”

    “这里有果汁啊!我用力的洗也洗不掉。于是就放了漂白。”李清流看自己的老婆怎么这么激动呢?

    “这是真丝的衣服,不能用漂白的。再说我不是放到一边了吗?你···”路非儿好心疼啊,心疼的想跳起来。

    “那就扔掉好了。”李清流从水里捞出衣服,啪的一声扔进了垃圾桶。

    “天啊,那···那是婆婆给我邮寄过来的。我刚穿了一次,你···”路非儿被他打败了,竟然可以浪费到这个程度,

    “我会和她说的,总不能指着这件衣服做传家宝吧?”李清流振振有词,完全不承认自己的错误。路非儿二话不说,直接回到了卧室,

    “媳妇儿,你要干什么?你···路非儿,我劝你要冷静啊!”李清流跟到了卧室,竟然发现他的老婆那出了掸子,掸子上面的公毛闪闪发光,

    “你个败家子,看我怎么收拾你!”路非儿咬牙切齿,一边还挽起袖子,看上去吓人,不过,如果被经常使用这个打人工具的于老师看到的话,一定会气坏的,因为掸子不是反着拿的,也就是说,无论怎么使劲儿,都不会很疼。

    路非儿追着李清流跑,不过这个家伙滑溜的很,路非儿就是打不到,追的狠了,直接从沙发背跳了过去,

    “欺负我不会啊!”路非儿怎么会甘心呢?不过,实力的差距摆在那里,她已经好久没有锻炼了,直接扑到了沙发下面,

    “媳妇儿,你怎么样了?”李清流看自己的老婆跌倒了,赶紧跑回来扶起她,

    “李清流,你还敢跑?你完蛋了。”路非儿起来,抓起掸子,直接打了过去,这次可是反着拿的,

    ······

    “你看,这都出红印子了。”李清流指着肩膀的伤说道,

    “活该!”

    “这比你用指甲抓的还丢脸,你知道吗?”李清流无奈的说道,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以前的被人看见了?”路非儿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看他点头,哀嚎不已!

    回到单位,路非儿就听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消息。局里要组织一些人到特警队那边去学习。报名是自愿的,在女警当中,路非儿和钱明报名了。她们这次主要就是集训,路非儿很高兴,如果幸运的话,她也许可以被调到刑警队去了。

    本来想要告诉李清流的,可是这个家伙又关机了。有的时候路非儿在想,是不是如果有一天他找了别的女人,自己也不会知道啊?这个问题非常的关键,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就更应该他工作的地方了。

    当李清流从旁边的队列里面发现了自己的的老婆的时候,那样的震惊实在是无法想象的,这自己的老婆下狠手,不知道老婆回家会怎么收拾她呢?

    可是早上五点半开始就起床跑步了,天啊!他老婆的美腿,细腰,怎么能承受的了呢?就算可以通过,她那软软的老婆可就和自己一样了。真是痛苦啊!看着她们这对女警远去的身影,李清流挫败的想要揪头发。

    “看到了?”曾志走了过来,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你是不是早知道了,为啥不提前告诉我一声?”李清流想要揪住他的脖领子,

    “那怎么会有这样的效果呢?”曾志一边说着,一边往旁边看去,四五个校官站在那里,等着看李清流的老婆呢!

    “我说,你们没什么事好做啦?看什么看?”李清流恼羞成怒了。

    “喂!是谁结婚大半年了,还不给我们介绍新娘的,说的过去吗?”

    这些人七嘴八舌的抱怨,又是没有给大家介绍美女去京里出差的那部分队友见过美女了,也没有好酒喝,这让他们怎么能甘心呢?如果李清流的老婆来了,而且是来集训。这让他们如何不兴奋呢?因此,他们还特意的让大队长把人家夫妻分到一个队里。多好的安排啊!

    “你们会得到报应的。”李清流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们知道,不过在这之前,我们一定要看个爽快。你不是号称最严厉的教官吗?来吧!让我们看看你的实力。”曾志难得的露出调皮的神情。

    “哎······”李清流挫败的蹲在了地上,让他训他老婆,这些人实在是太狠毒了。

    欠揍的教官

    路非儿觉得自己的体能还是可以的,自己的每天都要晨练的,即使是加了一夜的班,也不例外,例外的情况只有在李清流回来的时候。不过也幸亏自己一直有在锻炼,否则的话,真的很难坚持下来了。

    背负十公斤的负重,五公里越野,这对于绝大多数女人来说,真的无法做到的,跑到一公里的时候,路非儿就觉得自己好象不能坚持了,

    “快跑!坚持不了,就放弃,我会直接送你们回去的。”

    “一个个的就只会在办公室里打打字吗?”

    ······

    路非儿真的要气死了,这个可恶的家伙,竟然在哪里拿着大喇叭喊,说着风凉话,

    “怎么?不让···你老公背你吗?”钱明路过路非儿的身边,不忘说着气话,路非儿不理她,还是坚持跑,她知道这是疲劳期,过了这段时间,她就可以跑完了,她不想让钱明笑话,更不能让人瞧不起。路非儿觉得自己的腿有千斤沉,路过李清流的身边,看见他担忧的扫了自己一眼,什么也没有说,路非儿心里一暖,也觉得自己有劲儿了。

    重要跑到了终点,路非儿看着满地的伤病,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看看你们的样子,还当什么警察,回家抱孩子吧!”

    “整队!”

    “立正!”说话的是师剑,他是她们的队长,一个脸上不会有第二种表情的人。那感觉,就是上帝造人的时候,直接用泥板子拍的,棱角分明。

    早上的伙食很丰盛,看是路非儿真的有点吃不下啊!不过以她对特警队的了解,这些人是不会这么简单的看着的。李清流偷偷的看着自己的老婆在那里食不下咽,他的心里也不好过,

    “我说李队长,不要在那里张望了,真的,我们已经看过笑话了,真的,再这样我们真的会吃不下饭的!”曾志走了过来,

    “羡慕去吧!”李清流脸皮超厚的,

    “呵呵,呵呵呵···”曾志一副看好戏的冷笑。优哉游哉的走了。

    李清流也不管她,这样超负荷的体能训练要一个星期呢!接下来就是战术训练了。现在,路非儿可是知道李清流有多么可恨了。训练的时候,可是一点也不马虎,放水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你动作慢了,他就差在你屁股上踢一脚了。

    “快点,看什么看?”

    李清流又在拿着大喇叭喊了。这厮委实可恨!路非儿一边在心里咒骂着丈夫,一边在泥里爬。拼着不服输的劲头,就是要挣先。

    训练结束,她们也终于可以洗去这一身的淤泥了。路非儿觉得浑身上下都像是散架了一样,真的好难过。吃过晚饭,路非儿想去卫生间,刚走到拐角,就被人一把拉住,抬眼一看,就是她们的恶魔教官。路非儿被丈夫拉到一间小型会议室,灯没有开,已经很晚了。走廊里也没有什么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不告诉我?”李清流低声的在路非儿的耳边吼道,

    “我是想告诉你的,可是你的手机关机啊!”路非儿很无辜,不过马上又想到了他白天时候的那副嘴脸,生气的推开他,“走开,我可不想和魔鬼教官传出什么绯闻。”路非儿可不想被排挤。

    “什么绯闻?我也没干什么啊?”李清流非常的无辜,

    “是吗?那把你放在我屁股上的手拿开再说话,没有一个教官会一边着屁股,一边训话的。”路非儿使劲的瞪他,如果不瞪,这家伙就压上来了,也难过,憋了他好久了。虽然说中国的夫妻吵架,最要不得就是惩罚,不过那实在是没办法,看见他就生气。

    “回去吧!乖啊!咱们不吃这个苦了。”李清流试图哄老婆回去,

    “不可能,我不想灰溜溜的走。”

    “当然不是了,我给你们领导打电话,让她找你回去,不就行了吗?”李清流和他们局长相处的很好,所以求领导这点事,还是可以的。

    “不行,我警告你,你要是和我用什么非法的手段,咱们就新帐老账一起算。”路非儿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她很坚持,作为一个女警,她可不是菟丝花。李清流也很无奈,其实他也知道不应该阻止的。可是就是忍不住要心疼。

    一个星期,几好象过了七年一样。晚上大家拖着疲劳的身躯,躺在床上,就只能靠在咒骂教官过活了。这样他们才有动力。那钱明也不是好东西,别人骂,她也不闲着,骂着骂着,她还要问路非儿,

    “路非儿,你说是不是?”

    “什么是不是?”路非儿打着马虎眼,

    “我们说咱们的李教官是个十足的混蛋,你说是不是啊?”钱明是算准了路非儿不会揭穿自己和李清流的关系,所以故意让她难堪的。

    “你的意思是,你让我说,李清流教官是个十足的混蛋吗?”路非儿也和她玩儿起了文字游戏,

    “我可没说。”说到这里,钱明也不敢继续下去了,毕竟她也不是真的要得罪他们两口子。

    击训练厂,路非儿她们站成一排,双手握住手枪,枪上还吊了一块砖。路非儿真的有点坚持不住了。这刚刚有点颤抖,李清流在后边就是一脚。

    “坚持!”

    “等回家的。”路非儿回头瞪着李清流,然后用口型告诉他,李清流也看出来了。完全不为所动,不过他还是赶紧转身了。

    每天训练完了,都累的恨不能倒头就睡,好在她们只是短期的培训,到了后期,不像当初那么累了。傍晚的时候,路非儿一个人在水房洗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李清流那厮出现了,看见了周围没人,马上凑了过去。

    “媳妇儿,洗衣服啊?”李清流来到路非儿的深后,揽住她到,然后用力的一顶。

    “啊!你疯了啊?”路非儿可吓死了,这要是被人发现了,她还有脸吗?不过李清流可不管这些,难得可以温存一下,

    “你穿的这是什么衣服?”李清流现在才发现不对劲儿,他老婆怎么可以这样呢?胳膊都露出来了,

    “滚,你瞎啦?没看见大家都穿吗?”路非儿发现这个男人最近脑子有点不太好使。

    “是吗?”李清流看着窗外,果然看见其他走在路上的女人,也是穿着这样的无袖背心,真是奇怪,为啥穿在自己老婆身上,就这么别扭呢?

    “哼!”路非儿心里还在怨恨那一脚,她要记账,

    “对了,媳妇儿,我的衣服也要洗,给我洗了吧!”李清流很想让老婆侍候一下,这是他觉得老婆来这里唯一的好处,不过路非儿就好像没有听见一样,“我的手破皮了。”李清流说完,还伸出手让路非儿看看。

    “就这么一点?”路非儿看他的手,一个一公分都不到的伤口,不过想想,还是算了。“拿来吧!”

    “好,你等着我。”李清流乐颠颠的去了。不一会儿,就回来了。这个时候来了几个一同训练的同学,李清流才道貌岸然的离开了,还不忘和大家打招呼。

    路非儿心里这个跳啊!这万一要是让人家发现可怎么办啊?战战兢兢的洗完了衣服,路非儿发现问题了,这怎么给他啊?男人和女人的衣服是不一样的啊!这要是挂在女生的洗衣房,这叫啥事儿啊?哪有给教官洗内衣的啊?路非儿没有办法,贼兮兮的去找那个家伙。

    路非儿端着一盆衣服,走到了教官办公室的门口,刚要敲门,门就打开了。是曾志,看见路非儿来了,一笑,

    “这是什么?”

    “,他的衣服。”路非儿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给我好了。”曾志直接接过路非儿的水盆和衣服,然后把她推了进去,路非儿的脸都红了。曾志的动作非常迅速,出门之前把门锁拨出来了。一关,直接就锁上了。路非儿还没来得及看李清流,就被曾志的举动吓了一跳,这是啥意思。

    “哇···”猛然的被他抱住,路非儿真是被吓死了,这是什么地方啊?这个家伙,

    “想死我了。”李清流嘴里咕哝着,一把将路非儿抗了起来。放到了床上,然后···接腰带,路非儿就是再傻,也知道他要干什么了。

    “喂!队长···不,他爹···不是,教官,我要告你那啥,啊···”路非儿语无伦次的希望可以阻止李清流,可是他的动作太迅速了。

    “好,我接受你的投诉。”李清流的t恤已经脱下来了,下身的衣物也所剩无几,

    “啊···不要脸。”路非儿发现他已经···

    “嘘···你想让人听见啊?不要叫啊!这可不是在家里。”李清流非常无耻的威胁道,不过明显戳到了路非儿的命门,她最怕人家知道了。

    这里的床是铁床,李清流的一个动作,就让铁床嘎吱一声巨响。李清流将妻子抱了起来,放到写字台上,顺手把窗帘放了下来。

    “嗯···”路非儿被突然的侵袭吓了一跳,可是赶紧咬紧牙关,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李清流嘴角含着笑,满意的看着妻子此时难得的心情,不过动作可没有停下来。

    不过路非儿向来是外柔内刚的,被他如此挑衅,焉能毫不反抗?一个战术动作,用膝盖将他顶开,

    “咦?反了你了。”看路非儿要跳下写字台,要跑,李清流马上就抱住了她。将她紧紧的压向自己。

    “唔···慢···慢点!”路非儿真是有点承受不住了。可是胳膊被他的一只手紧紧的锁住了。他的另一只手更是钳制住了她的腰。

    “时间紧,任务···重。”李清流干脆把妻子压在墙上。

    不知道是因为太久没有在一起了,还是因为此时此地情况特殊,路非儿觉得天旋地转的,很快的就缴械投降了。路非儿软的象破布娃娃,可给李清流的行动造成了不小的阻碍,不过,特警嘛,如此小事,难不倒伟大的李队长。

    当路非儿从李教官的办公室出来时候,已经的腰酸腿软了,好像跑了五公里一样。回寝室的半路上,她碰到了自己的队友,大家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她,

    “看,不知道又怎么得罪那个混蛋教官了。看她被修理的多惨。”

    “是啊!咱们可得小心,不要被抓去单训了。”

    ······

    路非儿听了,真的感觉一脑门儿的黑线了,李清流要是敢找别人单训,那他一定会被野兽咬死的,没错!那个野兽就是她。

    路非儿她们不过是过路客,不过真正的特警女队员的训练,路非儿她们可是看到了。要求很高,是一直那么高。单手劈砖、回旋踢,在泥里打滚儿,和男陪练摔跤,几乎所有男人会的,她们都要会,更不要说男人了。包括李清流在内,所有的人,都很累。每天非常大的训练量,要是到了天下雨,就是更是训练的好时机了。不过路非儿也看到了李清流的实力。他竟然会飞刀,那次路非儿她们都看到了李清流和队友的训练。

    马上就要毕业了,路非儿觉得自己这次收获很大,不但提高了自己的能力,也真正的了解了丈夫每天都在做什么。

    欢送会上,一起来的战友都成了很好的朋友,大家彼此交换了联系方式。几个女人正相互的敬酒,突然,她们的教官出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