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17-18)

    作者:chen4000。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十七)。

    “亚一,我真想不到,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你可以把她们两姐妹都操了,真是令我刮目相看”。

    我们点的菜刚端了上来,眼前的美女用筷子夹起一箸菜,放入我的碗里边,然后歪歪头露出浅笑,翘起左手的大拇指,而我却看见了她戴在右手无名指上闪亮亮的婚戒。

    上次见她的时候,还没有这东西。

    对于她的戏谑说话,我不知怎么回答,唯有一笑,说道:“可能是机缘巧合吧。对了,你不是已经离开林家了吗?怎么还找上你一起过来?”。

    “我今天还在茶室里边,收到主母的电话,马上和她一起过来了”。美女低下头继续吃着午餐,说话的速度也缓慢了一些。

    “看来在某些事情上,他们还是离不开你呀。大小姐了?她没过来吗?”。说着,我看看窗外,马路对面就是那家医院。

    “你现在不是应该比我更熟悉她吗?”。美女笑道,“你怎么反而问我了?她在带一个新婚夫妻联谊团了,哈哈,她才应该是团里的新娘子,整个团的新郎估计都搞不定她一个,现在肯定走不开”。

    “其实……大小姐和二小姐她们……为何有那么大的区别?”。提到林嘉碧,再想想她妹妹嘉华,我终于将心中的疑问问出来。

    和我说着话的正是张芸芸,未曾想到我们会在医院里再见面,而且她是和两姐妹的母亲一起到。以我现在的身份,只能帮忙开开门,开门的一瞬间,在床上坐起来的“刘千蕙”。,神情倒是相当平静,叫了一声“妈,你怎么来了”。然后是“芸芸姐,你也来了”。在说了一些安慰话后,张芸芸出来了,我们就在房门外望着里边。

    化名为刘千蕙的林家二小姐嘉华和她母亲开始互相倾诉着,两个人的情绪还算是平静,我隐约听到林太太在问林嘉华这几天的情况,说到今天的时候,林嘉华扬了扬包扎着的手,扭转头看看在门口的我,林太太执起自己女儿的手,看上去十分心痛,然后顺着女儿的眼神也望了我一眼,我不禁心里一紧。

    林太太再和林嘉华说了几句,包括:“你知道你爸的脾气”。和“你这样也没用,跟我回家吧。或者找你姐帮忙说说……”。我想再听,张芸芸却把房门关上。

    外人自然没有资格听林家的私密事,我们就聊着分别以来的一些经历,因为她和林嘉碧一直有联系,所以一开口就取笑我和大小姐之间的事情,然后问我为什么和林嘉华一起在医院。

    我把今天的事情和盘托出,听罢,她脸上终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刚想开口追问,病房门开了,林太太走了出来,我们只好先迎了上去。

    “主母,二小姐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林太太今年已经50多岁,可以生得出两个标致的女儿,相貌自然也不差,但我对中年妇女没啥感觉,只是有礼貌地打个招呼。

    “现在嘉华暂时睡了,本来打算带她回去的,但她坚持睡到明天早上,我也拗不过,她现在也没什么问题,明天早上我再来吧”。林太太估计也为这个女儿操碎了心。

    “那我留下来照顾她吧”。张芸芸说道。

    林太太摇摇头,“不用了芸芸,你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处理,我已经叫了两个保镖上来”。然后,她转过头对我说道:“陈先生,真是麻烦你今天照顾我这个任性的女儿”。大户人家出来的果然是知大体,说话客客气气的,但问题是,我刚才的所作所为也算是照顾吗?

    “林夫人言重了,是宾馆怠慢了林小姐,我向你道歉,林夫人,请你原谅我们对林小姐的照顾不周”。

    “唉……嘉华她刚才已经大致和我说了所有事情,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她的那点伤,就算是给她的一个教训吧。这件事我会让兰蕊通知沈总,不要难为宾馆的员工。好了,既然她没事,我也放心了,我先回去了,辛苦你们了”。

    “主母慢走”。“林夫人再见”。

    林夫人离开后,很快上来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守住了病房门,也不知是保护还是监视。既然如此,我也不需要再看着病房了,于是就和张芸芸一起来了这个餐馆,毕竟我和她都没有吃中饭。

    “亚一,有些事情上次没和你说,因为你那时根本就不认识她们两姐妹,但现在……既然你和她们的关系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尤其是和大小姐……和你说一些也无妨”。说完这句,张芸芸叹一口气,望望窗外,良久才回过头,继续说道:“你不是问过我在林家是做什么吗?除了当她们两姐妹的高级生活助理之外,最主要的工作,林先生需要她们两姐妹出去陪护什么人,我要一起过去,对方先操我当热身,让两姐妹听着交合的声音,身体进入状态,当然了,如果是大小姐,我就是当个陪衬而已,很多时候,那些男人根本就不会理我。但二小姐,这个过程就比较有必要了。不过二小姐虽然体质不能和姐姐比,但毕竟是林家的二小姐,那些男人得了趣,也不会说什么”。

    这种工作,倒不是太出乎意料之外,我点点头,示意张芸芸继续就下去。

    “你也知道女儿家的处女是可以交换利益的,我上次和你说过的传送集团王总裁,他和林先生的关系很深,其实,就是他们互相破了对方女儿的处。而且,他们也是自己女儿的第二个男人”。

    “啊!还有这种关系?”。以前说操过同一个女人的,大家是襟兄弟,但这样互相破对方女儿的处,应该叫什么兄弟?或者应该是什么关系?襟爹?襟鬼父?

    “这里的富商有一个游戏,也是用来衡量富商之间关系的深浅,他们玩女下属女员工早玩腻了,互相交换玩我们这种助理、情人和老婆也没什么乐趣,最亲近的聚会是互相交换玩自己的女儿又或者儿媳妇。如果像王总和林先生这种互相破女儿处的,那可谓是最顶级也是最硬的关系,对方有什么危难,都要倾力相助”。

    “那他破的,就是大小姐的处?那天赤裸天堂的什么老刘,也参与这种聚会吗?”。

    “那个老刘就是政府的一个局长而已,算什么人呀,所以那天才会高兴得忘了形。大小姐破处的时候,我还没去林家,但我听说,大小姐当时没有任何不适应或者不舒服,她甚至是主动把自己的阴户向王总的阳具上顶,一下子就进去破了女儿身,把在场的王总和主人都吓呆了,但大小姐之后马上就动情,大腿内侧不断地在磨擦,甚至处子之血和爱液一起流了出来”。

    “原来她淫娃的属性就这样开启了?”。

    “是呀,大小姐对性的痴迷完全是天生的,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王总再肏她的时候,大小姐居然完全懂得怎么去逢迎王总的抽插,用什么动作和姿势都自然得很,当时大小姐就高潮了,王总高兴得要命”。

    我一阵沉默,我穿越来这里,却遇上了林嘉碧这种在这个世界都算是极品的淫娃,到底是命中注定吗?我想起了至根大师说过的话,夙世孽缘。

    “那照你刚才所说,林嘉华她……完全不一样?”。我问道。

    张芸芸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她再看了一下窗外,缓缓说道:“我刚进林家的第一件事,就是二小姐她的破处。可能之前大小姐破处的时候太顺利了,林先生和林太太都以为两姐妹体质应该差不多,结果,就出事了。二小姐她搞得要进医院。我们都慌了手脚,当时实在没想到两姐妹的体质差别如此之大!破她处的……人太粗暴了,不管二小姐她拼命拒绝,直接就进去。二小姐疼得大叫,血流不止,总之一塌糊涂。之后二小姐就犯下毛病了,不单对做爱抗拒,而且,精神也不是太稳定”。

    “啊?那破她处的也是那个王总?”。

    张芸芸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继续说道:“二小姐这体质……亚一你也明白,之后她和林先生的关系肯定……无法和大小姐比,她在性方面……还比不上一个普通女人,在外人面前……肯定……不顺林先生的心意”。

    我一阵沉默,我还能说什么?只是从心底倒是升起了一股对林嘉华的同情。

    “二小姐的情绪也是反反复复,时好时坏,好的时候林先生有时也会让对方搞个姐妹双飞什么的,看这两天的情况,应该是情绪又不好了”。

    “这个看得出来,用假名在自己父亲的产业里搞事,甚至有点破罐子破碎,然后又宁愿要住医院里边”。

    “我估计又和林先生抠气,被骂陪谁的时候人家感觉不如意吧。大小姐又不在家中不能调解,搞得她离家出走。她每次大吵一场之后情绪就会特别不稳,行事比较难捉摸,只不过,想不到让亚一你抓住机会”。

    我不由得一笑,然后把话题从这个上岔开,于是说道:“你和她们两姐妹的关系都还不错吧,也因为如此,林太太要找上你一起过来”。

    “我是她少数说得上话的人。有我在,她的情绪也会平复一些,算了,亚一,我心里也不舒服,换个话题吧”。

    我视线不由得落在她手指的婚戒上,她也觉察到我眼光的异样,“噗嗤”。一笑,“啊,对了!我差点忘记重要的事情,今天见到你,我就不用给请帖你了”。

    说着,她微笑着支起右手,向我炫耀着那枚婚戒。

    “恭喜恭喜,是谁那么幸运可以娶到你?”。我笑道。

    “你也见过,我那间茶室的主厨,王锐”。

    “哈哈,他居然讨到你这个老板娘的芳心?我记得那天晚上他操你操得可猛了,想不到鸡巴还捅到你的心里去了”。

    我这番话引得张芸芸花枝不住乱颤,好一阵才歇下来说道:“哈哈,才和他的鸡巴没关系了,别看他经常胡说八道,人其实挺好的,茶室很多事情也是他帮我搞定,现在最高兴的就是我嫂子了,简直比起我妈还操心。哈哈,婚礼在两个星期后,我哥我嫂子都会到,亚一,你也要早些到,到时,好好玩玩新娘子还有伴娘呀”。说到最后,她又捂着嘴笑了起来。

    “哈哈,『摸新娘胸,福气满屋,捅新娘穴,财运热烈』我当然不放过为自己带来福气财运的机会了”。

    “你算是我们女家的客人吧,不看在我嫂子脸上也看在大小姐脸上,不过你应该和大小姐一起过来,她肯定会来,主人不知会不会来,他生意忙。如果来,那就再好不过了,男家那边也会感觉很有脸面”。

    我脑海里忽然有了很古怪的想法,有什么脸面?是这个男人曾经安排新娘被很多人操过很多次吗?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这位姐姐,你刚才说你快举行婚礼了吗?”。忽然,我们身边走过来了一男一女两个高中学生,我特意抬起头看着那个女学生,她跟在男生身后,捂着嘴在笑,头发梳了双马尾,发长及腰,身上是白色的贴身衬衣校服和绿色的短校裙,还有差不多及膝的绵质白袜和黑色的矮根皮鞋。

    “是呀,同学,我是快当新娘子了,怎么了?”。张芸芸说道。

    “那先恭喜姐姐,恭喜你们白头到老,永远相爱。我有件事,想请姐姐你帮个忙”。男生说老实话长得挺俊的,笑容也很有亲和力。

    “哦?那请说吧,我看可不可以帮你”。张芸芸也回了一个笑容,托着腮望着男生,眼神带着几分午后的慵懒。

    男女学生相视而笑,女学生拍拍男同学的背说:“你说吧”。

    “是这样的,美女姐姐你也知道我们高三快高考了,为了祈求福运可以考个好学校,我们也想向新娘子求求福了”。说完这话,不单这对男女学生在笑,张芸芸掩着嘴,连我也一并笑了起来。

    “你们是要玩新娘子求福运是不是?没问题呀”。

    那对男女学生明显喜出望外,因为张芸芸大可以拒绝,但想不到她一口答应了。

    “那太谢谢你了姐姐,我们去那里了?”。

    “就在这吧,你们是不是一会要去上课了?不要耽误了”。张芸芸是我所见除了大小姐,对性最放得开的人了,她一边说,一边就直接站起来开始祼露自己的全身肌肤。

    那对学生却面露难色,这里可是餐馆呀!时间又过了中午,虽然现在没什么客人,但窗外边就是人来人往的街道。

    “怎么了?人家新娘子都不害怕,你们害怕吗?”。我其实也在打着那个女学生的主意,所以顺势激他一激。

    “那好,姐姐你行那我肯定也行,这是我女朋友,就让姐姐你的朋友玩玩吧”。

    男学生说着把一直摇着头的女学生推了上前,“摇什么头,你也不是没试过在学校大门口让人操”。

    “来吧,同学,我不急,慢慢来”。我对那个有些局促不安的女学生招招手,然后直接把她拉进我怀中,让她坐在我大腿上,“等他们开始了我们再来”。我轻声安慰了一下,再轻轻捋弄着她的马尾,嗅着发香,这位女同学的穿着装扮,如果在原来的世界,肯定会引死一堆肥宅。

    张芸芸又一次实践了她的理论,女人最美的时候,就是张开双腿等着男人插进去。别看那个男学生年纪不大,鸡巴却是黑黝黝的,明显是使用频繁,张芸芸裸体趴在餐桌上,男生分开她的臀缝,开始用鸡巴求着福气。

    “姐姐……谢谢你……嗯……福气……我要福气……多多福气”。

    “进来……姐姐给你福气……好棒……年纪不大……很会玩啊……”。

    餐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但并没有人上来干涉,我抱着女生软软的身子,逗着女生:“可惜我不是新郎,不能带福气给你”。

    “没关系,他一会儿再操我,不就把福气也带给我了吗?”。女生倒是一本正经地说道,只是这番话立马就把我逗笑了。

    “那我们先来点前戏”。我凑到她耳边轻轻说着,然后舔一舔耳珠,女生的身体明显抖了一下,轻轻说了一句“不要舔”。

    “这个女生身体其实挺敏感,一会玩些什么好了?”。我不禁细细思量了一下,忽然看到整个餐馆中间有一条周长约二十米左右的环形过道,立马有了主意。

    女生当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她看着自己的男朋友把不住哼叫着的张芸芸翻过来放在餐桌上,张开她的大腿相当用力地捅着花心,准新娘子让他肿胀饱满的肉棒玩得淫水不停喷泄。男生手放在张芸芸循势不住起伏着的乳波上,神情相当兴奋而且满足,还没忘记扭头看看自己的女朋友,一脸得意神色。

    “你男朋友很会玩了,相信你们所有姿势都解锁了吧?不行,我们一会要玩些刺激的”。我说着一只手解开她的衣扣,却看见她校服里边是一个款式很保守的白色纯棉全罩胸围,把她的乳房全部罩住,只在中间位置露出了一点乳沟,胸围上边甚至还有校徽。

    “啧啧,这样怎么行,如此傲人的胸器包在这样一个又难看又老款的东西里边,来,我帮你解开它”。

    “你别说,款式难看死了,学校里没有一个人喜欢,但没办法”。女学生看着我把胸围抽出来直接扔在地上,无论在那个世界,校服都是学生心中的痛。

    “这下舒服吧!年纪不大尺寸不小哦,你在学校肯定也是天生淫贱,这小屄肯定很受欢迎了”。我一只手开始在她胸上把玩,另外一只手在她大腿上摸着,顺便掀起校服裙,果然发现她白色的纯棉内裤上也一样有校徽。

    “哈哈,这内裤比起胸围还丑,真应该扔进垃圾桶”。我把她已经有水渍的内裤拉下来,女生抬起屁股方便我的动作。

    “丑又怎么样……学校风纪早上在校门盯着……他们一眼就能看穿你里边是不是校服……不是就撕掉你的衣服”。男生插口说道,此时他正放缓动作,让阴茎维持足够耐力,张芸芸闭上眼睛还在不住地哼哼。

    “哦?那么有趣?你让人撕过多少次?”。我的手也开始探进女生的桃源。

    “风纪的那群死鬼,一天到晚不知想什么,就算穿得整整齐齐一件不缺,都可以想办法来找茬……啊……袜子一边高一边低……啊……衣服束在裙子里束得不好,皮鞋不够亮,总之……啊……总之……他们揪了你出来,没道理可讲……你就只能一天祼体上课”。

    “怪不得你那么骚,原来经常让人从上学干到放学”。我开始探两只手指进去,另外一只手逗弄着她的乳晕和乳头,再偶尔舔舔耳珠,女生的身体越来越烫。

    “哈哈,风纪最喜欢检查她了,所以我有时故意在校门前弄歪她的衣服,然后看着她光着身子上去……哈哈……”。男生回忆自己的女朋友让人淫欲,明显是兴奋莫名。“啊……你好硬呀……想操死姐姐吗”。身下的张芸芸马上有了反应,“啊……换个姿势吧……这桌子……硌得我好痛……”。

    “好……”。男生把张芸芸抱起,自己坐在椅子上——他也累了,让张芸芸一下一下用阴道套弄着自己的阴茎,因为空间关系,她的隆臀一下一下地撞在餐桌边沿上,上边的碗碟随着震动不住地飘来飘去。

    “同学,我看你现在身上的校服也是不合格,来,我这个风纪老师来执行一下学校的纪律”。女生身上的校服和校裙被我拿掉,但那对白袜和皮鞋是肯定不会脱的。

    “哥哥,那你准备怎么操我?”。女学生轻声问道。

    “我喜欢在你后边干你”。

    “那,我要扒在饭桌上吗?”。她笑道。

    我轻轻凑过去在她耳边说道:“不是,同学,你违反校规太多次了,这次我要罚你趴在地板上,就用手还有膝盖”。说完之后,又舔了一下她的耳珠。

    “啊?趴在地上?”。女生有点吃惊,但男生听到了却明显兴盛莫名,“哈哈哈,哥哥你真会玩!乖,听哥哥的话,不然回去我生气了”。

    “不要叫我哥哥,我现在是你们学校的风纪主任,叫我陈老师”。我笑着站起来,让女生也一起站在过道上边,示意她扒下。

    女生却只是撅撅嘴,当我解开裤子的时候,她还站在那里发愣,我只好走上前用力拍打着她的屁股,说道:“同学,你真不乖,陈老师要罚你,我要拉着你马尾,用我的教鞭好好罚你,让你爽上天”。女生再看一眼自己男朋友,但他此时正在全力冲刺,根本不理会。“快听陈老师的话,快”。我再催促,她只好按我所说,俯下去用双手触地支撑起身体,双膝自然也跪在地上,屁股翘了起来。

    “这就对了,真乖”。看着她已经流水潺潺的秘洞,我也双膝跪在她身后,左右手各执起她的两边马尾,腰眼一用力,开始了替女学生赐福。

    “……啊……姐姐……我来了……我要来了……”。那边厢,男学生的第一次求福也结束了。

    “怎么样?这姿势你习惯吗?”。我稍稍用力拉拉她的马尾“说说,以前有没有试过这样玩?”。

    “当然玩过,但……在这种环境没试过”。女学生说道,“啊……哥哥你的好粗呀!慢点……”。

    我一下重重拍在她屁股上,“叫我陈老师!记住,要听老师的话”。

    “啊……陈老师……啊……你好粗呀!我……受不了了”。

    “喜欢吗?老师的教鞭可不是那么容易侍候的?哈哈,一会还有更刺激的了,你这个不守校规的坏学生”。其实这个女生很有淫娃的潜质,她没怎么调整,就把我整条阴茎收纳了进去,我的每一下动作都感到她小穴的紧窄,也感觉到她身体的颤动。整个餐馆,交合的啪啪声此起彼伏,本来是下午茶的好时光,让我们搞得一片淫靡,有些顾客离开了,更多人却饶有兴趣地看着,还拿起手机拍摄。

    “来,对你男朋友说两句?”。我继续逗她。

    “啊……说什么?”。

    “当然是你男朋友不知道的事情,还要老师我教?真不听话”。我故意加大了纵送的力度,让她的心理防线可以更放开一些。

    “喂……死人……你爸上次操了我了……你知道吗”。

    想不到女生说的居然是这个,我不由得失笑,那个男生正扒在张芸芸身上休息,听到之后“啊”。了一声,问:“是吗?”。

    “上次……你操完我……他就来了……说……我是……儿媳妇……要尽孝……”。

    “哈哈哈,那你就尽孝嘛,反正是一家人,怕什么,来,姐姐,我们再来一次”。说着,男生就在张芸芸身后和她梅开二度。这次,张芸芸举起了自己的手机,“啊……我……我要直播给……吴锐看看”。对着镜头,男生还挤眉弄眼地做手势,“新郎官您好,你老婆正在替我赐福了……我先玩为敬”。

    “死人……你全家都……操过我了……何止你爸……”。看见这个情景,女生有点恼怒了。

    “哈哈哈,果然是个淫贱种子,这么早就全家捅了,结了婚就是全家的性玩具。不行,老师要加罚你,你向前爬,让全餐馆的人都看看你淫贱的身体”。我大力拍了她的屁股几下。

    “啊……向前爬?”。女生听了我的话,扭转头惊讶地问道。

    “对,陈老师在后边顶着你,你就一下一下地向前爬”。

    “啊!不要”。女生看了一眼自己的男朋友,他却是看都懒得看,还举手做了一个ok的手势,示意我可以随便玩。于是我再扯一扯她的马尾,说道:“不听老师的话?不行!老师在后边给一点动力你吧”。

    说着,我不单加大了抽插的力度,还故意用骻部用力撞击女生的臀部,又轻轻拉扯着她的头发。她在一波一波冲击之下,终于抵受不住,手膝并用,向前爬出了第一步。

    “这就对了呀,果然是个好学生,别走那么急,老师的教鞭就跟在后边”。

    其实女生爬着向前走,我只能站起来,因为身高关系,阴茎已经不能捅她了,我只是一步一步跟着她,丝毫不理会其他食客的目光。

    因为不习惯,女生才爬几步动作就慢了下来,“啧啧,真不乖啊同学”。我上前左手拉着她的马尾,右手从一边的餐桌上拿起一个长柄汤勺,用木柄那边一下一下拍在她的屁股上,当然,力度稍大。

    “啊,你别打我了”。女生叫道。

    “我说过几次了,叫我老师”。我换了用手掌拍,直到她白嫩的臀肉上出现了隐隐的手掌印。

    “啊,老师……别打我了……”。

    “乖,沿着餐厅的过道爬一圈,回到你男朋友那里,老师一会好好操你的小穴。我看你很有潜质了,小骚货!你以后有得受了”。

    听着我的话,“呼……”。女生继续低头爬着,动作也不由得也顺畅了许多,她还穿着白袜的小腿和黑皮鞋的脚丫子紧贴着地面一步一步向前爬,一对奶子也随着动作不住晃荡,从后边看着她光洁扎实,淌着汁液的臀峰,春水还一滴一滴地滴在地上,我心底忽然涌起了一阵无以言表的满足感。

    忽然,在餐馆门边爬过的时候,我看到有两个人正站在那里,那是一男一女,男人看着女生爬了过去,正似笑非笑地望着我。而女的那位,露出一副相当厌恶的表情。男人的手揽在女的纤腰之上,女的也把身体靠在男人身上,两个人的双手,甚至还牵在一起。

    不知怎的,我心底油然升起了一阵嫉妒,女朋友不在,她那个难侍候的妹妹居然和你如此亲近,云麾杰你可真有办法呀。

    穿越到可以隨便做愛的世界(十八)。

    “到了!就是这里,我也好久没回来了”。林嘉碧一打方向盘,轿车变道驶向地下车库,我从车窗望出去,那栋十几层高的大楼近在咫尺。

    正值上班时间,地下车库内停满了车,亮白色轿车一直驶向车库最里边。

    “哗,一个空车位也没有了,果然是大企业”。我看看新买的手表,现在时间是早上10点13分。在任何世界都是先敬罗衣后敬人,所以我今天穿了一套相当得体的衣服,毕竟有之前大小姐给我的20000信用币资金。在车后排还放了一个公文包,里边是我精心准备了几天的创业策划案和一些其他资料。

    “你放心吧,车位还是有的,只是要开到里边去”。

    大小姐今天也穿了一身气质很优雅的上班服饰,红色的修身连衣裙,深v领,高腰,腰间位置是一个很漂亮的蝴蝶结,下边则是到膝的包臀一步裙,在裙摆靠近腿的地方,印着一朵深红的玫瑰。

    她似乎很喜欢红色的衣服,赤祼天堂中的绯红色古装长裙,宾馆第一次见面时的红色t恤,“扫街”。那天晚上的红色套装,还有今天的这一身,我在临出发之前还开玩笑,说活像一个红包。

    “哈哈哈,是红包也不是给你拆开的,唉,好像有一两个月没见我爸了,今天如果不是因为你的事情,见了面他肯定要说我了”。大小姐一边笑一边把衣襟位置整理好,把一对丰满的雪乳包裹起来,露出足够引人遐想的乳沟,再把腰间的蝴蝶结系好。

    她露出来的深v半球上还可以看见一些浅浅的抓痕,有些是我弄上去的,但更多的是一群建筑工人的馈赠。

    距离上次她妹妹嘉华的事情,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那天之后,我在林嘉华心中的印象恐怕已经崩溃了,我只能这样对自己说,我在她心目中是什么印象,我又何必在意了,又没讨好她的必要。只是,那一步,我终于也要踏出去了。

    “你无端端地创什么业,我看你这个构思也未必合我爸的胃口,他勉强见你也只是看我份上,在宾馆好好干,一级一级升上去,岂不更好。不要忘记你还是我的私人助理了,虽然我们没签过合同”。在约一周前,我和林嘉碧见面,在聊了我的想法之后,果不其然地,她丝毫不看好。

    也是,据我观察,这个世界完全不像原来的世界那样热衷于创业创业创业,大部分人的工作都很比较稳定,如果没有很大的野心,又或者充足的财力支持,没有人会轻易放弃稳定的工作出来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