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06-07)

    (六)。

    但意想不到的是,刘公务员她确是有些本事。

    剥掉衣裙后光脱脱的刘侠薇按我的要求扒在办公桌上,翘起臀部,我抚着她的腰身准备插入去,本来打算慢慢来,但意想不到的是,一进去,我就舒服得差点呻吟起来——她的下体里边又热又紧又湿,真是非常舒服。我甚至迟疑了一阵没有动,直到她摆了摆臀部示意,我才回过神来开始插抽,一进去,胯下的小妮子开始故意加大臀部的摆动,就像装了马达一样,一下子就让我爽得过了头,我暗叫一声不妙,忙歇力使自己冷静下来,认真对付这次的性伴。

    幸亏今天已经干了几次,阴茎的反应缓慢了很多,所以还可以支撑下去,不然恐怕真是插进去就已经射出来了。

    “宝贝,别那么心急,让我好好玩玩吗”。我拍拍她的粉背,笑道。

    刘侠薇没说话,但身体的摆动还是没有停止,反而还加强了,下垂的纺锤形乳房在空中划着圆形,诱惑着我的双手去享受。从她口中,也开始传出了呻吟声,而且越来越响。

    “啊……我快死了……啊……不要停呀……先生……你干死我了……啊……快好好操我,操死我吧……啊……你的鸡巴好厉害呀……来操死我吧……啊……”。

    她的淫叫令人越来越兴奋,此时我感觉一般热流直攻龟头,我深吸一口气,减弱了抽插的速度,但她的阴道却开始收缩,紧紧包裹着我的阴茎,而且水也越来越多……在这种刺激下,终於忍不住了……“算了,今天已经是第六次了,就当斋戒一下做做善事吧”。

    心理防线一放松,整个人随即也松了,滚烫的精液也喷射进她的身体……刺激得她全身一阵一阵颤动。

    “嗯,先生,谢谢你”。喘着气的侠薇转过头看着我,神色迷离中居然还带着一点得意。

    “操,政府的人就是狡猾”。我被她这下搞得有些恼怒了,狠狠地把她从办公桌上翻了过来,刘侠薇以为还要干一炮,连忙摆手摇头阻止,我不禁失笑,双手在她的乳房上狠狠揉搓了一阵,再揉捏着她的臀部,直到她的眼神里发出哀求,我才大发慈悲地放过她。

    政府工作人员倒真是贴心,她在侍候我穿上衣服后,才穿上自己的衣服,非常有礼貌,最后我给她评了一个优。

    离开后,坐在车上,欲泄了,血自然又涌上脑里边,我开始思考未来的道路。

    有了临时身份证明,那就先找份工作,颖芝她们两口子虽然热情,但我终归不能长久住在人家家里,或者说,终归不能长久白住在人家家里。

    “颖芝,哪里有人才市场或者招聘的地方?我打算找份工作”。

    “你想找工作?不用那么急呀。暂时住在我们这里,等你想起来了,回复以前的生活岂不更好”。

    我自己知道那有什么想不想起来的,便继续说道:“但我现在这样不知要多久,不方便长久打搅你们,如果可以,我有工作就可以支付房租给你们”。

    颖芝一笑,说道:“你客气什么,我们家就两个。其实多个人热闹一些也是好事,尤其白天勇上班后,我有时也挺无聊的。不过了,如果你要找工作,回去可以上网或者看报纸留意一下,这个急不来的”。

    刚聊到这里,轿车前边的触摸屏亮了,显示出张勇的头像,我知道是她老公打电话过来,颖芝伸手一点萤幕,电话接通,因为在开车,用的是免提。

    “颖芝,在开车?”。

    “是的,刚和亚一去办了临时身份证,正要回去,有事吗?”。

    “颖芝今天晚上这样安排,我不回去吃饭了,你和亚一吃吧,晚上9点之后,你过来赤裸天堂,我和林老闆在那里。嗯,亚一也一起来吧”。

    我看见颖芝皱了一下眉头,但她口中说道:“好的,我和亚一一起过去”。

    “嗯,就这样,颖芝、亚一晚上见”。

    电话断了,颖芝没说话,她的神色明显有了一些变化。

    “怎么了,勇哥要你去陪他?”。我问道。

    “他和自己的一个客户在谈什么,要我过去陪陪他们”。

    “这样……我去不太方便吧,他们是谈生意,我一个外人去实在不好”。

    “不怕,他们去赤裸天堂就是玩,生意早谈好了。而且刘哥人是挺不错的,很喜欢结交朋友,够义气,说不定你去了会有好处,你不是要找工作吗?”。

    “你刚才……是不太想去吗?”。我问道,其实我是有些多事了。

    “唉,亚一,这个你就别管了,我们夫妻间的事情”。

    我点点头没再问,这个赤裸天堂明显就是夜场,说到底我心里还是很期待,这个世界的夜场,又会有什么更刺激的玩法?尤其是这名字……等到晚上差不多8点,我们又出发了,在这个世界的头一天,我似乎真是挺忙的,人忙,鸡巴也忙。晚餐只是简单吃了点东西,颖芝说夜场那里大把好吃的。

    在临出门的时候,颖芝拿了件比较好的衣服给我,当然,还是张勇的,幸亏我们的身材差不多。

    “穿漂亮点吧,那鬼地方出了名的先敬罗衣后敬人。不能失礼了勇”。颖芝说道,她给我准备的是长袖翻领t恤和一条质地很不错的长裤,而她自己穿上一条黑色的低胸连衣包臀长裙,再配上一件深灰色的外套,除了性感,整个人也显得华贵了不少。

    以前的世界,穿这种衣服的美女不论你怎么垂涎,都只能远观。但现在,我和颖芝出门的时候,一直把手放在她的臀部上边,这也是这种专门突出女性臀部曲线的长裙的设计初衷吧。

    “我们要早那么多出来,是因为那里比较远吗?”。我问道。

    “不是,我们还要接一个人去”。颖芝说道。

    “哦,接谁?勇哥刚才电话里没说”。

    “这个不用他提,他叫我去赤裸天堂自然就要捎上她,这个我明白”。

    “那,是哪位?”。

    “不用急,你一会就知道了”。颖芝笑得有些狡黠,居然还卖关子。

    看着路上的指路牌,轿车从第三区一直开到第九区,转入了路边一片低矮的楼房中,道路也变得狭窄和拥挤,经常要减速下来鸣喇叭让前边的人和车快点离开,但路两边却非常热闹,人来人往,各种商店和饮食店人流如鲫,就算在路边也摆了不少摊贩,我看着这环境,马上有了一阵相当熟悉的感觉——以前世界的城中村,一个热闹、喧哗,但又龙蛇混杂,不会很太平的地方。

    “这边第九区,是很多人在这租房子住吗?”。我问。

    “嗯,主要是刚来甲一市这里工作的人,还没够资格分上房子,这里怎么说了,挺乱的,不过现在也早,我们接了人就走了”。

    “那我们到了吗?”。

    “差不多到了,啊,我也要打个电话了”。

    颖芝一手握方向盘,一手在车上的触摸屏上滑动着,在一堆人名中搜索,最后,在一个叫“芸芸”。的名字上停下,电话却是拔了一阵才接通。

    “嫂子……啊……别,别,我嫂子给我电话,等等……嫂子,你过来接我了?”。

    “嗯。芸芸,我差不多到了,你哥给电话你了吧”。

    “啊……给了……我知道……啊……我在……发奖了,哈哈,我等你……啊……别,还没挂了……”。

    “不打扰你了,我挂了”。颖芝一边笑一边把电话挂了,我马上问道:“我们要接的人,是勇哥的妹妹?”。

    “对,张芸芸,他的亲妹妹,我的亲小姑”。

    “这……连妹妹也要去陪客户吗?”。我有些惊讶地问道。

    颖芝扭头看看我,一副“好奇怪吗?”。的表情,说:“她还没结婚,当然会去了,如果她结婚了,勇就不能再叫她去这去那了”。

    我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问道:“那她在这里做什么?也租房子住?”。

    “不是,她刚才不是说了发奖吗?她在这开了一间茶室,就在前边”。

    这里果然比较没有秩序,车就随便停在路边,就有一个不知什么人上来要收停车费,最后还乘机摸了颖芝的胸一把。

    “走吧”。颖芝躲开那个人的纠缠,走过来挽住我的手臂,像一对情侣一样,我明白,有我这个男人在她身边,因为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其他想觊觎她的男人也只能走开。

    茶室本来应该是挺文艺范的地方,但一推开门,却听到了男女交合啪啪啪的声音——在位於中间位置的一张茶桌边上,一个穿着一套茶室侍应制服的男子,把裤子褪到大腿上,露出来的屁股却像个强力马达一样,带动着前边的阴茎以高速狠狠插着扒在自己身前桌子上的女人。这个女人头发披散,用手肘支撑在桌子上,上身只有一件白色的蕾丝吊带背心,下身身无寸缕,除了在脚踝处还挂着一条黑色的内裤。

    整个茶室其他桌子上还有客人,柜台还有其他侍应,大家都对干着的这一对和他们的呻吟声熟视无睹,走来走去。

    颖芝带我在一边的桌子旁坐下,看着还在干着的一对,一名女侍应过来问我们要什么,颖芝说:“不用了,我等你们老闆娘”。说着指指正在被插着的女子。

    那个就是张芸芸了!她就这样发奖励?果然,女侍应继续说道。“那你们等一下吧,张姐正在给男同事们发奖励了。我倒杯水给你”。在说到发奖励的时候,这个女服务员还抿嘴笑了一下。

    在女服务员拿水过来的时候,张芸芸也被操得花容失色,不顾仪态地大声叫了起来。

    “王锐……啊……你想操死我吗……啊……你……你个混蛋……你在报仇吗……啊……”。

    那个操她的王锐却没有理会,反而加快了速度,他的每一下,都从张芸芸的体内带出水内,地下湿了一片,这下张芸芸只顾得呻吟了。

    “老闆娘……来……我要摸你奶子”。王锐说着把张芸芸的上半身拉离茶桌,用一只手拉起她的背心,迷醉中的张芸芸抬高两只手,王锐用力一扯,整件背心就飞去了不知什么地方,然后,王锐两只手从张芸芸的身后伸到身前,大力握住她的乳房,因为没有了硬的着力点,两个人开始随着每一下抽插疯狂揺摆着身体,张芸芸甚至还弓起了身。此情此景,在茶室的其他人居然鼓起掌来,包括颖芝,也包括我。

    可能有了掌声的鼓励,男人插得更猛,最后在一片欢呼声中,王锐把张芸芸按倒在桌子上,拼命加速,两个人终於一动也不动了。

    我看看颖芝,她俏脸通红,估计下边也已经湿了。几个走来走去的女侍应,同样是夹着腿不自然。有些顾客更是将她们拉到怀中,上下其手乱摸起来。

    “王锐,你那么猛干什么?”。那一对人儿已经从桌子上起来,面对张芸芸的喝骂,王锐拉上了裤子,嬉皮笑脸地说道:“老闆娘,难得有一次机会嘛”。

    “讨厌,怪不得女同事们平时都躲着你”。这一句惹得几个女侍应都在偷笑,张芸芸拿起一边椅子上的一条毛巾,擦拭了一下下体,继续说道:“好了,耀仔,到你了,快点,一会我还要出去了”。

    店内的众人目光齐刷刷地看着站在柜台旁边的一个男孩,说他是男孩,是因为他看上去很嫩,甚至不知道有没有过16岁。

    “哈哈哈,老闆娘,这个过了16岁没有?你想强奸幼童?”。坐在一边的一个男顾客起哄。随即,其他桌子上的客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我见颖芝也在笑。

    “讨厌,男人那有什么幼不幼童的,耀仔过来,别磨蹭了”。张芸芸笑骂。

    那个耀仔左右张望,他的同事笑着把他拖到张芸芸身后,他却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你还愣着干什么,不要告诉我你还是处男”。张芸芸重新俯身扒在桌子上,翘起丰隆的臀部,水光盈盈的阴户还在耀仔眼前摆了几下。

    “我不是处男,我已经干过女人了”。耀仔终於开腔了。

    “那上呀!当个真男人,好好操你老闆”。周围的人都在起哄,连我和颖芝都鼓起掌来。

    耀仔终於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他的鸡巴白嫩白嫩的,阴毛倒也浓密,虽然长,但一看就知道几乎没用过。他用手扶着自己龟头,在张芸芸的小穴前探索着,但还是没有进去。此时,刚才那个王锐,一脸坏笑偷偷跑到他身后,用手一推他屁股,“啊”。一声,却是耀仔发出来的,因为张芸芸已经经过充分的浸润,不会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只有耀仔被“暗算”。,整条鸡巴被推了进去。

    我们笑得打跌,而耀仔也发起狠来,开始一下一下地狠狠插着,一边的王锐居然当起了“动作指导”。

    “用腰力,对,腰部用力;把她大腿分开点;她的敏感点比较前,对;伸手摸摸她奶子,要大力点,要狂抓,对;逗逗她乳头;感觉到她下边出水了没有?

    这就对了!啊,动作别那么快,节奏慢些!操,出来,你要射了”。

    但王锐还是叫得迟了,耀仔把鸡巴抽出来的时候,一股一股阳精从他龟头顶端喷涌而出,射在张芸芸的屁股上,整个人也差点瘫倒在地。

    “果然是个雏”。王锐揺揺头过来把他拉起来,说:“今天晚上找个女同事给你练习一下”。

    “老闆娘又吃了一个处男”。“阳精就这样浪费了”。“老闆娘我也想过来打工,不要钱,就要干你”。

    众多顾客一片乱糟糟的起哄声中,张芸芸转过身,还和客人调笑,但她随即看见颖芝和我,笑容绽放开,跑过来拉着颖芝的手,一个女侍应马上把一件浴袍盖在她身上。

    “嫂子你来了,你早就到了吧,失礼死了,刚才让你全看了”。

    “芸芸,我还怕妨碍你了”。颖芝笑道。

    “不不不,对了”。张芸芸忽然转过身,提高声调说道:“各位,这是我嫂子,我亲哥张勇的老婆,大家也看到了她是个大美女,下次的奖励就是她好不好?”。

    在众人掀翻屋顶一样的欢呼声和掌声中,颖芝嗔道:“芸芸你胡说什么?”。

    “啊呀,嫂子,你们新房装修的时候,我可是奉哥的命令上去慰劳过几次那些装修工人,现在只是要你帮回我一次而已,别小气了。咦,这位就是哥提到的陈亚一吗?”。张芸芸终於看到我了,转过身对我微笑。我连忙也点头回应。

    “芸芸,他就是亚一,你哥今天应该和你说了他的事,他暂时住在我们家里”。

    “嗯,哥给我电话的时候提到了,亚一你就先放心住着吧,等你病好了一切也就回复了”。张芸芸对着我微笑,然后稍向前欠身,此时她的浴袍只是随便披着,身体根本还是全裸,把乳房送到我的手边。

    这次我再也无犹豫,整个手掌按在她乳房上,捏搓了一阵后抽手离开。颖芝说过,摸太久又或者两只手摸上去都不礼貌。

    “谢谢张小姐,很圆很挺了”。我讚美道。

    “谢谢,但我知道比不上我嫂子。我哥都是这样说的。嗯,下边的小穴也比不上嫂子”。张芸芸笑道。

    这话……我不禁皱了皱眉头。但张芸芸没留意到我的表情,继续说:“应该让亚一你操一次的,不过不用急,一会去到那里大把时间”。

    “好了,芸芸我们走吧,时间差不多了,别让你哥等太久”。颖芝催促了。

    “行!我吩咐两句”。张芸芸把浴袍的系带系紧,一边大声说:“王锐,你看着一下,我今晚不回来了,差不多你就收店”。

    “行呀老闆娘,这次会在那里把你干完了扔下车?早点告诉我,我好去捡你”。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走,别理他,他嘴巴就是这样”。张芸芸笑道。

    在车上,张芸芸才提起刚才的原委,因为茶室雇佣的员工都是外地来甲一这里的,张芸芸怎么说都是老闆娘,他们敢乱搞几个女侍应,但不敢对老闆娘怎么样,张芸芸为了让他们得到慰藉,就定了规矩时不时让男员工们玩一次,就当作工作的奖励。

    “果然是很贴心的老闆娘了”。颖芝笑道。

    “唉,他们平时就在宿舍里,外边也没什么地方去,人生地不熟的,加上我对他们也有点凶,就当让他们发泄了”。张芸芸笑道,然后很高兴地说道:“一会又可以好好去玩一下了,哈哈”。

    “呵呵,你就盼着去玩了,我去到就是让人家玩”。颖芝说道。

    “嫂子,放开怀抱吧,去到那里就别矜持了,好好让人家玩。女人最美的时候,就是张开双腿等着男人插进去,渴望着男人的滋润。而你让人操完之后,仪态尽失,香汗淋漓,下边尽是精液和淫水,那代表你又让一个男人舒服了。而女人听到最好的讚美,就是你操起来真舒服,还有你乳房真大,臀部真挺,哈哈哈,这些我听过无数次了”。

    “你真是理论一套又一套,反正我不会像你这样,越多人操你越高兴”。

    张芸芸没接话,只是吃吃地笑。然后她从后坐凑到副驾驶位置的我耳边,说:“亚一哥,你操过嫂子,感觉怎么样,你应该知道我嫂子最好玩的就是乳交了吧,哈哈”。

    “芸芸别乱说了,你怎么整天多动症似的”。颖芝笑骂,我介面道:“芸芸,你很活泼了,其实你的奶子和臀毫不逊色於你嫂子,一会去到,我肯定要好好玩一下”。

    我从后视镜中看见她的眼神明显一亮,咧开嘴笑道:“看,嫂子,终於有一个识货的了,啊,亚一哥你真是好人,谢谢你,我高兴死了!今天晚上我就是你的了,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操到你精尽为止”。

    靠,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正讶异之间,颖芝说了一声,“到了”。把车转入路边的一个停车场内,眼前是一栋相当华丽的建筑,外边尽是七彩的霓虹灯,霓虹灯下是金碧辉煌的大堂,前边的广场停满了各式名车。而最耀眼的,还是大堂上的四个大字“赤裸天堂”……(七)。

    下了车,我还盯着这个富丽堂皇的大门口看着,忽然感觉右手被一个温软润滑的东西拿着,低头一看,张芸芸牵住了我的手……我不禁心里一热,也紧紧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