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04-05)

    (四)。

    “表姐你还好吧?真抱歉,是我不好”。菲逸扶着颖芝,颖芝笑一笑摇头,说:“没什么,小事,好了,搞定了我们走吧。亚一,走了”。

    重新回到楼下,来到衣柜前边,那个保安这次没再做什么,只是翘着腿坐着,一路视奸着两女,表情让人恨不得打他两锤。颖芝穿回自己的衣服,因为刚才保安撕开了她的内裤,她从手提袋里又拿了一条出来穿上,看来这个世界女性的备用内衣是常备品了。而菲逸裸站在那里不动。

    “怎么了,你衣服了?不在柜子里?”。颖芝问。

    “他们今天早上抓我上车,就把我扒乾净了,衣服都不知去那了”。菲逸答道。

    颖芝摇摇头,轻声骂道:“这群畜生”。

    “表姐,幸亏还有你,不然,我真不知道会怎么样……”。菲逸有点哭腔了,颖芝连忙安慰:“别哭了,亚一,帮个忙扶她上车吧”。

    “表姐,钱我一定还你的”。

    “好了,别说了,走吧”。

    颖芝边走边扣上衬衣的衣扣,这次她可能因为让人操饱了,所以把衣扣全扣上了,一点胸也不露,我在后边扶着全裸的菲逸,她的乳房在我手臂上摩擦,她不介意,我倒走得越来越吃力。早上搞了三次,但我现在还是充满了欲望。

    终於来到颖芝的车前边,菲逸坐进了后座,我舒了一口气,连忙坐回在副驾驶的位置。

    车开了,颖芝看看时间,说:“菲逸你先和我回家吧,我做饭,然后穿我的衣服再回学校吧”。

    “嗯,麻烦你了表姐”。

    “别说这些了,这事不好让舅父舅母知道,也不好让勇知道,不过勇上班去了,你中午上来吃顿饭也没什么”。

    “表姐,我会还你钱的”。

    “唉,一家姐妹也不说客气话了,你用什么还?”。

    菲逸一阵沉默,也是,她还是学生,没什么收入,而且她找颖芝救急不止一次了,钱怎么还?

    “表姐不着急你还钱,你不要再借了,你有陪护的收入,还有其他兼职收入吧,你陪护标的价挺高的呀”。颖芝继续说。

    陪护?我马上想起今天早上在报纸看的内容,原来,陪护还有收入,这和我原来的世界卖x岂不一样?不过看来,在这个世界非常正常。

    菲逸一直沉默,看来无论那个世界的女生都是一样,喜欢大手大脚花钱,搞得到处都是窟窿又填不上。

    “表姐,反正我会还你钱的,你放心好了”。菲逸还是有股倔劲。

    “哎,反正我也帮不了你多少次,好自为之吧”。颖芝也不再继续说教下去了。

    两人沉默了一阵,菲逸把话题岔开,开始对我的来历好奇。

    “对了表姐,不要说我多口,亚一哥你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没听你和表姐夫说过?”。

    “哦,是这样的……”。颖芝把昨天晚上的经历全对菲逸说了,甚至连今天早上菲逸她来电的时候我们正在做爱都说了,搞得我有些尴尬。

    “这样呀,原来亚一哥你失忆,还忘记自己是谁了?这真麻烦”。菲逸说道。

    “是呀,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唯有继续装下去。

    “本来今天早上就计画带他去警察局问一下的,他记得自己名字,一查户口档案就应该知道了”。颖芝接着说道。

    “哦,那是我的事耽误了,真是抱歉。不过,我刚毕业的师姐思敏就在上区警察局值班,我一会和她说一声,你们去她那应该会顺利很多的”。菲逸的语调变得很轻松,有一种自己终於可以帮上别人忙的满足感觉,看来她和自己的表姐一样,都很单纯,甚至有些无心无肺。

    “哦,那个思敏呀,她当了员警?”。看上去颖芝也认识。

    “对呀,她毕业就去了,而且刚好是当户籍警,找她最合适了”。

    “那就太好了,谢谢菲逸”。我真真假假都要出口多谢,心里却是一阵忐忑,不过恐怕这里的员警也找不到我的对应身份,真是这样的话,又会怎么样?

    “哈哈,思敏师姐也是大美女,亚一哥一会不要放过哦”。

    菲逸在笑,颖芝开车居然也弯起了嘴角,我不禁一阵奇怪又加上兴奋的感觉,在警察局内这种地方,也可以?

    车回到颖芝的社区,我们又进入了电梯,整个过程菲逸都是全裸,神情自若。

    来到自己表姐家里,她更不用顾忌,很自然地躺坐在沙发上,丝毫没有急着找衣服的意思,只是抱着抱枕,一头长发从肩部滑落到胸前,不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还是提起一边大腿,遮住了自己的下体。

    “你要不要护理药?”。颖芝一边走过来,一边解开钮扣,她不是也打算在家里全裸吧……。

    “不要了表姐,那几个男人还没什么”。菲逸笑着说道。

    “看你现在这样子!那好,不要就算了,我去做饭了,亚一,下午我和你去警察局走走”。说着,颖芝在客厅把身上的衣服全脱了,包括胸围和内裤,和上衣与裙子一起随便放在椅子上,然后紮好头发就走进厨房。

    “对了,我也要打个电话给思敏师姐”。菲逸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去打电话,我坐在一边,看着她裸体在我面前走过,我只能暂时把头扭过去对着阳台外边。

    “思敏师姐,对,我是菲逸呀,哈哈,对,好久没见了。是了,我有件事麻烦一下你……”。在电话里,菲逸大致把我的情况说了,然后“唔”。了几句,说道:“好的,谢谢你师姐,我们下午过去,再见”。

    她挂了电话,提高音量对厨房里边的颖芝说:“表姐,我和我师姐说了,你下午和亚一哥去找她就可以了”。

    “好的,菲逸,谢谢你了,你进来帮帮忙”。

    “没问题”。菲逸蹦蹦跳跳地走进了厨房,我终於也松了一口气。

    说老实,我很想进去帮忙,毕竟人家让我白食白住,又让你白玩,但现在这模样,我进去能帮什么忙?恐怕到时把持不住越搞越乱。

    幸亏饭吃完之后,两女还是穿上了衣服。菲逸穿上了一条黑色的吊带短裙,里边倒没有内衣。颖芝想拿自己的一次性内衣给她,但她也拒绝了,说没有必要,一会回大学,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事了。

    “亚一哥,我先走了,希望我师姐可以帮你”。菲逸张开手向我走过来,我也只能走过去抱住她的纤腰,体味着她双峰隔着单薄的衣服在我胸前蹭蹭的温软。

    然后,听到她在我耳边轻轻说:“有机会来学校操我吧,是不是今天早上和表姐操累了?所以刚才没上我”。

    我不知怎么回答,既有些后悔又有些不好意思,只能说:“是,是有点累”。

    菲逸脸上露出微笑,和我分开之后,对颖芝摆摆手说:“表姐再见”。

    “嗯,记住不要再借钱!不然下次我就告诉舅父舅母了”。颖芝装出生气的样子。

    “行了,我知道了,走了”。

    青春活泼的大学生离开了,房间内只有我和颖芝,颖芝穿回上午的那套衣服,对我说:“亚一,我看你刚才其实忍得挺辛苦的,你要不要来一次再去?”。

    “啊?来一次?”。

    “嗯,我看着你回来就一直不自然,其实男人要发泄的话说一声就可以了,只不过菲逸她我管不了,要她自己同意才行,但你要我的话说一句就行了”。

    “你回来就全裸,我确是有点………”。

    “这是我家,我回来一般都全裸,在家里还穿什么衣服?”。颖芝笑道。

    “这……今天早上已经几次了,我总感觉要节制一下”。其实我心里想吃这里住这里,又肆无忌惮地操女主人,怎么说都不能过份。

    “唉,这有什么节不节制的,随便你了,我们走吧,或者一会去警察局还可以让你发泄”。

    警察局?发泄?女警?

    在去警察局的路上,我尽量多问了些关於这个世界的一些情况,有些让我感觉不可思议,但以这里的逻辑去衡量,也却实在是理所当然。

    这里的道德观关键三点:1、性爱就和吃饭睡觉一样正常,都是人的本能,如何看待吃饭睡觉,就如何看待性爱。2、女性的地位就是让男人发泄,这一条不会因为女性的地位改变而改变。换言之,女性就算嫁了人,她也不是丈夫的私有品,仍然可以让其他人发泄。3、女性并不以裸露身体为耻,男人反而不能随便裸露。

    “不过了,白天因为大家要工作,时间不能浪费在性爱上,所以白天女性可以拒绝除了你丈夫或者老闆以外的性要求。不然,白天根本干不了活”。

    “你意思是,晚上可以随便?”。我问道。

    “可以这样说吧,但这样说比较笼统,不同的地方又有不同的规定,像我们在城市,晚上不太晚的话也不会有事,但如果过了十一点,那就不一样了”。

    “哦,怎么不一样,难道过了十一点就可以随便来了?”。

    “唉,晚上十一点到第二天天亮,只要女性不穿衣服就可以随便和她们做爱,至於女性是如何不穿衣服的,是自己不穿的还是被别人脱下来甚至硬扯下来的,无所谓”。

    这是什么意思已经很清楚了!颖芝继续说道:“所以我现在很少单身去到深夜,除非勇陪着我,他是我老公,有他在那就不怕。否则过了十一点,我就成了会行走的性玩具。不过以前还在读书和刚毕业的时候,很喜欢那个点出去让人玩。

    年轻的时候谁没有疯过,对不对?”。

    “对的,确实”。

    终於到了那位思敏所在的警察局,我看了一下,这里的警察局并不大,当班的员警也不多,似乎当地的治安不错,没有看见报案的人,也没有看见刚刚逮住向警察局里送的歹人,员警们甚至有些清闲。

    再观察一下员警的衣着,这里的员警制服和原来世界差不多,男员警也有大盖帽,腰部却没有武装带,甚至看不出有武器。但女警察下身却是很短的包臀裙子,露出来的大腿还裹着黑丝……上身的警服也比男警的紧身和透明,甚至可以看见里边黑色胸围的花纹。

    在警察局接待大厅的一边,挂着服务内容和员警工作人员的画像,而一边则有一张女警性陪侍一览表。最上边是一排女警的个人照片,下边分别挂着“外出巡逻”。、“在局值勤”。“正在陪侍”。的小牌子。

    “您好,请问刘思敏在吗?”。颖芝问在前台的一名员警。

    那名员警扭头看看那份一览表,说:“在!你们稍等”。说着打电话联系,这时我们才看见表上有“刘思敏”。三个字,下边的牌子是“在局值勤”……我们先在一边的椅子上座下,我轻轻问颖芝:“女警陪侍是怎么一回事,女警察也要让人玩么?”。

    “是这样的,为了维持社会的和谐,女警也要承担用身体消弭违法犯罪的责任,如果有谁因为各种原因,心理失衡,将要干出违法或者违反公德的事情时,如果还处於心理挣扎的过程中,可以来和女警深谈一下,女警受过训练,会引导他们,差不多了就再玩一次,用自己身体安慰对方,让他们降火降燥,效果相当好的”。

    让潜在危险人物降降火,确也是个好办法。颖芝继续说:“还有两种情况,警察局内有拘留所,如果有犯人有性需要,可以申请让女警进行性服务,但要看在里边的情况,如果态度好的就会批准,安排女警让他们玩一次,当作他们态度好的鼓励。另外是我听说的,审问犯人的时候,女警会利用自己的性能力性技巧去逼犯人开口,但这是机密,政府从来不说的,只是有人当八卦说起过”。

    用性能力逼犯人开口,这也算刑讯逼供吗?

    “你们好,我是二级警员刘思敏,是你们找我吗?你是菲逸的表姐和朋友?”。

    正说着,一名穿着整齐制服的女警出现在我们面前,笑脸如花,这个世界似乎没有丑的女人。

    在简单寒喧并交待了我的情况后,思敏笑道:“刚才菲逸已经说了大致的情况,请这位先生和我进去档案室,我查查户籍档案”。

    思敏下身窄裙紧紧包裹着的臀部在走路的时候前后扭动,看得我直流口水,走过几个房间,从一个打开门的房间内传来男女交合的声音,一对男女在办公桌上抱着做爱,从地上的衣服判断,女的是个员警,看来正在陪护。

    思敏皱皱眉头,走上去把门拉上,我才看到门上的铭牌写着“接待室”……再经过了几道门,我们一起进入一间写着“查询室”。的房间,里边都是一排一排的档案柜和锁柜,只有靠近门的地方有一张办公桌和一台电脑,思敏把房间门关上,我心里忽然浮起奇怪的想法,如果我现在强奸她,会有什么罪名了?

    “好了,先生,你的名字是?”。她坐在电脑前,抬起头笑眯眯地问我。

    我自咐能查出个什么来,但还是装出很希冀的样子说:“陈亚一,我写在这本本上边,我也很想快点查到自己的家人”。

    “好……陈亚一……户籍系统显示有十几个了,我再一个一个细看”。

    思敏抬头看看我的容貌,再和系统里的一一核对,不用问,根本查不到。

    “咦,奇怪了,没有一个和你对得上的,年纪相似的容貌都不一样”。

    思敏再抬起头,一脸的疑惑,说道:“你真是叫这个名字?没记错吗?”。

    “这个,说老实我也不知道,或者这个也不是我的名字,唉……”。唯有继续装下去,希望这里不会当我是非法入境者轰出去,但要轰出去好歹也要知道我的身份吧。

    “这样呀,那好吧,只有换一个办法了”。思敏说着笑着站起来,然后对我说了句意想不到的说话。

    “把衣服脱了吧”。

    “脱?脱衣服?”。

    “全脱掉,放在那边的椅子上。我对你做一个扫描,根据你的相貌和身体特徵来查询,看看资料库里有没有匹配的,这下一定能查出来”。

    “那?要全身都脱掉?”。

    “对呀,全身扫描,唉呀,你一个男人还磨磨蹭蹭的,来,我陪你一起脱吧”。

    思敏说到就做到,歪着头微笑着,伸手去解开胸前警服上的钮扣……漂亮的女警把警服脱了,拿出一个衣架挂在一个锁柜里,因为我心里已经打足了预防针,所以没再对她的行为感觉到什么惊讶,一切都开始感觉是自然而然。她上身只戴着胸围,露出大半白晰的乳房。这个胸围似乎是和警服一套的,因为上边居然印着和帽徽一模一样的标志。

    “美女员警,你这个胸围……也是制服之一吗?”。我一时好奇问道。

    “是呀!看你的神情,好奇怪嘛?”。思敏笑道“有点……”。

    思敏一边弯腰脱下裙子,一边笑道:“连内裤都是了,不然你看一下”。

    也许是因为制服的关系,思敏的胸围和内裤都比较保守,只是普通的三角裤。

    而内裤上同样印着警徽。

    “别看了好不好,我不是叫你快脱衣服吗?”。

    虽然今天已经看了不少,但男人对新鲜的女性裸体又怎么会看厌?我顺着她的意思,开始把身上脱乾净。接下来,在警察局的档案室,又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五)但把自己剥精光之后,看看蓄势待发的阴茎,却发现思敏没有继续脱下去,只是用衣架挂好短裙,再取出一件白大褂穿上,这下我真是有些失望了。但无论如何,老二硬了那么久,一定要想办法让它开开荤!

    “警官,我已经脱乾净了”。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