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奈若何兮之我與曾經女神的故事(4)

    奈若何兮之我与曾经女神的故事(4)奈若何兮之我与曾经女神的故事(4)作者:hy8825/3/3发表于:第一小说第四章有人说,通向女人心灵的捷径就是阴道。

    我不赞同,若是如此,我载过那么多踢轮胎的女孩,怎么也应该妻妾成群。

    或许,是曾经有妻妾成群的机会我却放弃了这些年的跌宕酸甜让我学会一个道理,永远不要给付别人完全的信任,是的,我相信人们总喜欢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

    在感情上更是如此,总有那些倒贴而上的女性,另有目的为了利益。

    故,我更愿意相信那些在我一无所有时和我在一起的友人,他们,才是真正不在乎我的满身铜臭。

    可是,对于何若兮,我却不知道如何面对,是的,她是旧识,甚至算得上青梅竹马,在那么些时光中,她的倩影总是在我梦中缱绻流淌,照亮了我的仲夏夜之梦。

    可是,我已然不了解她,她的现在,她水性杨花、浪世浮尘的过往。

    因而,最初重逢的沖动过去后,我开始有意无意地避着何若兮,刻意拉开和她的距离不管她前些年如何,距离,总是能产生美的。

    当然,我也怕,我也怕靠近后,我会控制不住内心的暴虐,撕下伪装变成魔鬼。

    对于我的若即若离,何若兮隐约也明白缘由所在,这几年的世态炎凉让何若兮很好地调整了自己的心态,没有过多地纠缠或是要印证在我心裏地位几何的幼稚行为,似乎她十分明白自己的角色定位,只是,我不知道她是否明白我内心的起伏、煎熬与挣扎。

    失去才会懂得珍惜,现在的何若兮,在兰庭华府活得很用心,给住所添置了不少小物件,买了许多绿色植物,餵了几只鸟儿,养了一只名叫霍普的大狗,时不时地,还在个人页上发布一些生活照片,能感受的到如今的何若兮对于生活饱满的热爱。

    何若兮有滋有味地活着,我也欣喜地看着这渐有起色的一切,直到她突然来电告诉我,刘冬想约她出去坐坐,叙叙旧。

    “你答应他了?”

    “嗯,”

    “你为什么要答应他?”

    “我…我只是…我不知道,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你脑子裏装的是面粉啊?”

    “我……”

    “有什么需要说的吗?”

    “我,我想你陪我去,”

    何若兮不按意料出牌的答让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

    “时生?”

    “嗯,我在,”

    “陪我去,好吗?”

    “为什么?”

    “我怕自己做傻事……”

    “……什么时候?”

    “他让我定时间,”

    “地点呢?”

    “还没有约好,你看米藏饭餐馆怎么样?……”

    何若兮愈发小心的语气让我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已经明显失控。

    用力甩甩头,平息一下剧烈的心跳,我思忖了一阵:“这样,去天文台吧,那裏人少,好讲事情!”

    “我和他没什么好讲的,”

    “那为什么还见面?”

    “我只是……”

    “好了,若兮,不要说了,你通知他吧!”

    “嗯,好吧!”

    “这样,下午四点,我到兰庭华府接你,对了,打扮得漂亮些,要让他明白,当初放弃你是他瞎了眼!”

    “嗯!”

    天文台位于俄城北郊的龙虎山上,曾经是用来探天外天的科研单位,由于城市面积不断扩大和城?a class=”__cf_egi/l/e” data-cfeil=”9f4f04df5721”>[eilprotected]的加重,这裏如今变成了青少年科学教育基地兼市民休閑场所兼夜间地下赛车场兼车震野战场。

    四点的俄城,日头西斜,摇摇欲坠地挂在天边。

    开着奔驰slsalackseries,我载着何若兮一路风驰电掣直奔天文台而去。

    其实,这辆sls对于我来说更多只是一个象征意义我不太喜欢这种一脚kickdown车就咆哮着蹿出去的马力怪兽,我不喜欢这种不受掌控的感觉,我喜欢四平八稳的感觉,不要太快,超速,总是容易和死亡率什么的联系在一起。

    把何若兮送到天文台,我即刻离开,唯有这样我才能尽量控制内心对于何若兮强烈的占有欲和内心几乎喷薄而出的怒气。

    我深知,其实我只是收留了何若兮,她没有任何义务让自己的全世界就只剩我一个人。

    晚间,是惯例地应酬,可是,觥筹交错间,我却有些心神不宁,眼前萦来绕去总是何若兮的身影。

    饭局过后,我借故推辞掉了接下来的夜生活,驱车赶兰庭华府,哪怕何若兮不在,我也要确认一下自己的想法。

    何若兮果然不在,心头一沈,转念又告诉自己,何若兮其实和我无甚太大的关系,只是儿时玩伴,但是,想到自己对她的好心收留竟然换来这样一个前男友勾勾手指头就跟着跑的结果,我实在心有不甘。

    想到如此让人神魂颠倒的何若兮此时有可能被那个龌龊下流的刘冬像妓女一样玩弄,我心头就无名火起,明知道这于事无补,可我就是难以抑制心中的火气愈烧愈旺。

    哢嗒。

    在我胡思乱想中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传来一声开门的声音,而后,一条倩影闪进门。

    “是谁?!”

    何若兮打开灯,让习惯了黑暗的我忍不住闭上眼,让眼睛重新适应一下。

    “咦,时生?你,你怎么来了,今天不忙吗?”

    何若兮的声音有几分惊讶,几分欣喜以及几分难言的心虚。

    “来,坐,”

    保持平静不难,难的是不让何若兮察觉我的异常,很显然,我没有做到。

    何若兮怯怯地看着我,在另一个沙发上坐下。

    我注意到一个细节,坐下时,她双腿交错,双手撑着沙发,脸上闪过一丝痛苦。

    “和刘冬谈得怎么样?”

    “我拒绝他了,”

    “答应做好朋友?”

    “嗯,”

    何若兮垂下头,不敢看我。

    深吸一口气,我问:“然后,上了一次床,对吗?”

    “嗯,是他逼我的,我不想,可是他一直跪着求我,我不知道,不知道怎么的,我就……”

    说着,何若兮竟然掩面痛哭。

    我有些恨自己,明明已经知道了结果,却还是要去得到印证,给自己的伤口撒盐,而何若兮哭泣的柔弱无助模样则成了开启我心中恶魔的钥匙。

    没有安慰,没有怜悯,此时,看何若兮的哭泣,我有种像是在看戏的感觉,何若兮过去在我面前表现出的软弱、可怜、仿徨无助,都是假的!她就是个绿茶婊,一个婊子,人、尽、可、夫!一直以来,只认为我对何若兮的调教也好羞辱也罢,只是满足我内心的某种黑色嗜好,从潜意识中,我是拒绝的。

    可是,今天,看到如此不知廉耻的何若兮,我给自己找到了调教她的目的和理由:把她从人尽可夫的婊子变成只能给我肏的母狗!我看着电视,看裏面的人影无意识地晃动,或换欢喜或伤悲,或哭或笑,或恣意纵情或竭斯底裏,看着他们在电视裏演出所谓的人生悲喜,心中,不喜不悲。

    许久,何若兮才渐渐收声,怯怯地看我一眼,她似乎发觉了什么不对。

    “时生?”

    “嗯,”

    “你怎么了?样子好吓人,”

    “我没事,”

    “是不是我惹你生的气?”

    何若兮的话让我有些想怒极反笑,实在不知道她是装不懂还是真就没什么脑路。

    “你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吗?”

    “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