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隶孃(25)(完)

    作者:forn989字数:9377隶孃贰拾伍(完结篇)我的泪水停了,我将菸头熄掉,深深的吸了口气,站了起来;出去还是宣示,我的脑袋不断的反覆着,这两个字,而我的脚自动的挪移着,当到定位后,我停下脚步说道。

    “虽然,你承认了,过去一切,都是演戏,都是在骗我,但是……”

    说着我双脚弯曲,跪了下来,继续说道。

    “你对我的一切,我都感到特别的好,特别的温暖,就算是演戏,那也入戏到我无法割舍。”

    我跪趴着说道。

    “我无法舍弃一切,当没发生过,我愿意做您永远的母狗,恳求您调教我,成为上台的母狗吧,求您了,我的人。”

    说完我先舔了一下,柳明的脚趾,并亲吻了它一下,柳明狂笑,伸手将我扶起说道。

    “你忘了一个称呼;我的夫婿,我也是你永远的夫婿。”

    我的泪水,又流下来了说道。

    “是的,我的人,我的夫婿。”

    柳明站了起来,抱着我,深深地亲吻我;咒骂我、贬视我吧,我的心,已经离不开这人了,我若还是天使,也被这恶魔捆绑、囚禁、佔有而使我,疯狂爱上他,已成为不能没有他的,堕落天使;坦白后我,内心的寒气,被柳明强而有力的拥抱与深沉的亲吻,双重攻势下,完全退去,柳明伸手脱去我身上,衣物让我全身赤裸,站在客厅中,他看了一下说到。

    “你真的太美了,我的维纳斯。”

    我羞涩地低下头,火红的脸蛋,让身体的温度开始温,好一会后柳明说到。

    “舒服点了吗?”

    我讶异地看着他,柳明说到。

    “受太多冷情冷暖,这点观察力,还是有的好吗?”

    我笑了一下,点了点头,他伸出手说到。

    “那,陪我跳之舞,好吗?”

    我说到。

    “我的荣幸,我的夫婿,我的人。”

    我伸出手,他抓着我靠向他,接着按开了音响,拨放的,正是我超喜欢的贝多芬-月光奏鸣曲,他搂着我在音乐声中,翩翩起舞,那感觉,就好像到了,初见面的那一夜,那一场化妆舞会,一切好像就是从那一场舞开始,我也是从那时开始,便对我眼前的男人,深深着迷,但他的柔情,他对我的一切,真的是演戏吗?如同我说。的,事情有好多面,那在我没见到的那一面,又是怎样的呢?

    柳明靠在我额头,轻轻地说到。

    “甚么都没有。”

    我讶异地看着他,柳明说到。

    “当你整形结束后,我就让组织的人,把你带走,你认为,还会有,后面的事情吗?”

    我张大了眼睛,对喔!我怎么没想到这点,我本就是组织,所计画的,要是在医院,我就带走,让别的调教师,调教我一样是可以的啊,若是势力真的强大到,能让柳明亢奋成那样,那要消失掉一个人,轻而易举了,而那样,就不需要再有后面,这些大费周章的事情;那这么说…我看着柳明,他点了点头说道。

    “没错,我一直跟组织极力争取,选择你做我的死忠性奴,在一连串的交涉后,才成立,但为了让你这聪明脑袋,没时间去怀疑,才会和师姊一起力搞,那么多事情来,让你分散注意力。”

    我说到。

    “为甚么呢?为了我。”

    柳明说到。

    “因为你有一股,连你自己都不知道的气息,让人会为了夺到你,不惜一切的魔力。”

    我羞涩的说到。

    “连奈姊……”

    柳明笑了笑说到。

    “你以为,那人契约也是演戏吗?错了,师姐她是玩真的,她也很想夺到你,但她因为已经有田中了,所以她要跟组织解释的,就会更多但要是由我这边,让给她就轻松多了;不过也多亏那契约,更催化了孙静的积极,也让组织对她的兴趣,加深了。”

    我好奇了,便问他“怎说呢?”

    他笑了笑说到。

    “女人的忌妒心,田中的能力,你知道吧!他窃盗了孙静的电话,并把几张你和我拍的甜蜜蜜照,传给她了。”

    我讶异地说到。

    “所以她才会传那些,你们的亲密照给我,因为她认为,是我这边,先挑起战火的,也因为这样,才会有那场,醉闹宴会的举动!”

    柳明点了点头,我说倒……“所以我和她,都是你们的棋子?”

    柳明抱着我说到。

    “她是,你不是。”

    我说到。

    “因为你选择了我,所以她就变成,可以被丢弃的弃子!”

    柳明说2地?到。

    “这是事实,但也是不得已的,因为必须给组织一个交代,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还记得,在清水寺时我的表情吗?”

    我想起那次,让千叶跟我夹在他左右,他那厌恶感,原来就是想到我和孙静,那这么说……柳明说到。

    “不可能!”

    我说到。

    “那要是,像竹内雪子,那样的呢?”

    柳明笑了说到。

    “你当组织会愿意,花那么多钱嘛?死忠性奴就只有一个名额,不可能在第二个,这点其实师姐也很清楚,虽然是说有机会,但付出的代价,是连想都不敢想,所以我还从没听过,谁敢真的,拥有两个死忠性奴。”

    我说。

    “那要是,不是花组织资源呢?”

    柳明说到。

    “那是不可能的,乞丐焉能有二妻,中原第一美人黄蓉,说的很清楚了,会有想尽办法挤破头嫁入豪门,但却不会努力嫁给街友的,你别跟我说。假结婚,都是假的了,还可能有真爱吗?”

    我点了点头,依靠在他身上,随着他的步伐摇摆,我说到。

    “其实,刚刚你可以欺骗我,说我想太多,说我胡言乱……”

    他没让我说。完,便伸手按压我的唇说到。

    “我何必骗你呢?我都已经看出你在痛苦,你在发抖,那与其说谎,不如坦白,毕竟事实就是事实,唬不了人的不是吗?”

    说完他放开我的唇,我说到。

    “你就不担心,我直接一气之下,走出去丢下你吗?”

    柳明很高傲的笑着说到。

    “我很有信心,你不会这么做。”

    我笑了一下说到。

    “因为我不只一次,宣誓做你发泄的母狗,但你都故意用欲擒故纵方法,把我拉向更深沉的欲望</a>深渊</a>,是嘛?”

    柳明抠抠鼻子说到。

    “一半,另一半是我们是夫妻啊!对,夫妻本是同林鸟</a>,大难来时各自飞;但我们的关系,是夫妻,更胜夫妻,因为你愿将生命、身体甚至灵魂,全奉献给我,那我自然,也愿意为你将生命……”

    换我伸手压在,他那要人命的唇上,说到。

    “哀求您,别说为我奉献,您的生命,求您了。”

    柳明舔了一下,我的手指,我低吟了一下,他说到。

    “好,我不说;但我会做,就像你没有天天说,但却会努力做一样……”

    我和他很有默契地一同说到。

    “因为别人不是,听你说的有多好,而是看你做的有多少。”

    我说到。

    “这点我很清楚,就像当我像是失去灵魂,的情趣玩偶时,你不但没把我,丢给组织,还不离不弃的照顾我、宠着我。”

    柳明说到。

    “傻瓜,我不可能,放?找?请??◢弃你、丢弃你的。”

    我说到。

    “吻我,求您。”

    说完柳明再一次亲吻我,充满深情的一吻,接着他将我带到,厨房吧台边,将我转过身,背对着他,将我压在柜台上,我叫了出来,充满诱惑、充满调情的声音,从我喉咙经过口腔发出,那因欲火燃烧而急促喘息的声音,从我气管也同时传至口腔一起传了出来,柳明脱去他的西装裤,拉下内裤,提着宝贝插入我的身体内,佔有我、攻陷我,柳明伸手,揉捏我的乳房,拨弄着我,那因兴奋而激凸的乳头,喔太美了,我渴望呻吟着,在他发泄完后,柳明亲吻着我的颈部,轻声说道。

    “跟你做爱,真是一种享受,我的爱。”

    我趴在吧台上,喘息着,之后他在我耳边说到。

    “当在俱乐部宣示表演完,你会被带去清洗,接着刺青。”

    我吞了一下口水说到。

    “手腕吗?”

    柳明说到。

    “不是,是在这里。”

    他抚摸滑过,我右边乳房上围说道。

    “这里,会刺上玫瑰花图腾,和特殊的样式,这样就表示,你也是组织中的会员专属性奴。”

    我说到。

    “也就是专属於您的,死忠性奴的意思,是嘛?”

    柳明说到。

    “是的。”

    说完他的双手,滑过我的身体,从背部来到肩膀,他说到。

    “放松。”

    我将身体放松,他抚摸着我肩膀后,用大拇指强而有力的,按压我的肌肤,我叫了出来他说到。

    “太大力了吗?

    我说到。

    “不会,很舒服。”

    柳明嗯了一下后,继续帮我按摩着,他坚挺的宝贝,还插在我身体内,上身接受按摩的奇异体验,真是新鲜,他按完我的背部后,才将宝贝抽离我的身体,接着将我抱进卧房,进到浴室后,让我坐在浴缸中,他去脱去全身衣物,走到我身边,半跪下来,拿着海绵,轻柔的擦洗着,我的身体,我躺在浴缸中,享受着说到。

    “人,您真的会,宠坏我的。”

    柳明说。

    “这世上唯有你,值得我柳明如此宠爱。”

    我一抹微笑之后,再洗净身体后,柳明将我擦乾身体,抱我到卧室中,在床上他抱着我吻遍我的全身,抱着我入眠。

    次日我去浴室做完保养,走到卧房柳明拿出麻绳,将我捆绑龟甲缚,穿戴上项圈、厚实手套与护膝之后,我跪趴在地,柳明拿出尾巴肛塞,塞进我菊穴中,我呻吟了一下,柳明将炼子扣在我的颈部,牵着我爬出卧室,来到厨房,让我趴在吧台边,舔食着狗碗中的营养餐,再吞完营养品后,他牵着我爬进书房,我趴跪在那奇特的沙发椅上,他帮我拿掉厚实手套与炼子,便离开了书房,我打开电脑,开始整理起,夥伴的资料与订单,将一切思绪,全丢进工作中。“再用过午餐后,织田奈和田中来了,我呢?还是一样身上赤裸,捆绑着龟甲缚,带着厚实手套、护膝与尾巴肛塞,迎接着她们,织田奈抚摸着,我的头笑了笑,我在柳明牵着,爬到客厅中,柳明坐在单人式沙发,我跪坐在一旁,织田奈坐在沙发上,从站在旁边的田中手上,接过一份文件说到。

    “你应该都听柳明,说了一切了,是吧!”

    我说到。

    “旺。”

    织田奈说到。

    “那就表示,有一定的觉悟了,那我就先来,说说当天的路径。”

    柳明把我的头,往前推了一下,我往前爬了一下,跪坐在桌边,看着织田奈摆在桌上的照片,是练习室,但有做了些…布置,多了些绳子,像是把房间规划出三个块,她指着那被绳子,隔出的狭长走道说道。

    “你会从这边,直直地被柳明牵到这边,左右两边是来宾的座位,走到这里后,这里会有一个像蜘蛛般的麻绳,在这前面,你会被像是逆时钟的转身,面对来宾,柳明会把你扶起,我和柳明会开始把你捆绑,将你吊起,之后柳明会马鞭按压你的肩膀,你就要开始宣示,之后接受鞭打,最后精淋,过程就是这样,有不懂的吗?”

    我看了看柳明,他说到。

    “人话。”

    我说到。

    “感谢。”

    之后我过头,跟织田奈问到“那何时开始训练呢?”

    织田奈说到。

    “都可以,明你说呢?”

    柳明说到。

    “明天好了,今晚宴席,可能还会喝点酒。”

    织田奈看了看我,我说倒……“一切听人的。”

    织田奈说到。

    “真是顺服的母狗。”

    我羞红了脸,织田奈他们先离开,柳明将我牵到了更衣间,将我身上的一切都脱去,他说到。

    “今晚穿晚礼服出席,所以不绑绳子。”

    我说到。

    “是的,夫婿,我的人?”

    宴席在一片祥和与欢喜,的气氛中结束。

    到家里,在玄关,柳明帮我脱去银白色的晚礼服,和内衣裤,摆放好后拿起火红色的麻绳,开始捆绑我的身体,当他要拿其他</a>东西时,我喔了一声,他转过来,疑惑的看了看我说到。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