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满堂花醉】第五章 X市淫才

    【满堂花醉】作者:hen222222227/3/3字数:275第五章x市淫才福泽寺位于x市的近郊,是远近闻名的大寺院,有着悠久的历史,不但很多人来到寺里祈福、消灾,而且还经常有外地的人们慕名而来。

    像往常一样,墨天泽慢慢地进入山门,木然地看着周围往来不绝的信徒和游客。墨天泽是信佛的,而且信弥勒佛,天王殿的门口,墨天泽停了下来,因为他看见了他想看的人!

    天王殿门口,一名贵妇正慢慢地往里走,贵妇略施淡妆,俏脸微微上翘,一副黑色的墨镜,华贵的衣服和丰腴的身材,尽显雍容华贵之气。

    墨天泽静静地经过贵妇的身边,跪在蒲团上,贵妇依然没有注意到墨天泽,贵妇依旧那么高傲。贵妇名叫唐雨涵,是个医生,当然这些在墨天泽看来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她是楚齐天的妻子,这就够了。

    墨天泽心里在窃笑,一年前墨天泽就注意到了,这次也没有例外,只见贵妇慢慢地跪在蒲团上,摘下了墨镜,双手十,虔诚的看着佛祖,口中默默说着什么。墨天泽跪在唐雨涵的右边,双手十,但眼睛却在偷偷的瞄着唐雨涵,只见唐雨涵潮红的俏脸像是刚刚运动完,额前发梢上的水珠还没有乾,虽然唐雨涵已经四十岁了,但丝毫没有掩饰她绝色的容貌。

    唐雨涵常常把黑发在头后挽了个发髻,圆润的俏脸像是三十出头的样子,足见平时保养之好,而且身材丝毫没有变的臃肿。圆润的身材,上身一套黑色的女士v领春季夹克,一对饱满的乳房呼之欲出;下身则是短小的黑色紧身裙,配上黑色的丝袜,黑色的高跟鞋。黑色丝袜包裹着圆润的美腿,远远看去,三十出头的样子,妇人的成熟一览无遗,白皙的皮肤中透着红晕。

    唐雨涵虔诚的拜过之后就起身离去,墨天泽默默地看着唐雨涵离去。

    墨天泽慢慢地低下头,向佛祖祈祷,心里默念:『该来的终于要来了,好戏就要开场了,求佛祖还世间一个公道。』这时背后有一个人轻轻拍了拍墨天泽,墨天泽并不惊讶,对着佛祖又深深的拜了下去,然后起身,也不看旁边站着的男人,走了出去。

    在山门前,墨天泽慢了下来,看了看跟在后面的男人,说:“怎么样?”

    年轻人二十出头模样,叫刘诚,同样的也是x市土生土长的人,是墨天泽的邻居,高中同学,唯一不同的是高中毕业后,墨天泽上了大学,而刘诚则在家人的帮助下开了间宾馆。小型宾馆,一楼是餐厅,二、三楼可以住人,属于低档消费场所,而且在大学旁边,所以很受学生欢迎。

    最重要的是刘诚是墨天泽的铁杆粉丝,在六年的交往中,刘诚已经把墨天泽当成了自己的大哥。

    “小和尚说,法师还在里面,得等一等才能把录好的拿出来。”刘诚看着墨天泽轻轻的说。墨天泽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呵呵,好,那我们先看看另一个人去。”

    刘诚现在可以算是x市的小老了,由于刘诚家里有钱,父母都是买卖人,所以毫不费力地开起来宾馆,也有了自己奥迪车,可以算是标准的富二代。

    两人开着车不一会就到了宾馆,宾馆叫情侣宾馆,很醒目,在大学的附近,生意很火爆。一楼不光有餐馆,还有旁边的小饰品店、格子屋、礼品店、花店等等,当然是方便第一次来的情侣,男生动送东西。

    两人进入到宾馆,宾馆里面的人很多,而在接待处甚至有很多年轻男女在那排队等待房间。只见接待处左边是一个等待,等待里有很多鞦韆,而且等待还有免费水果赠送。

    “你这怎么弄得跟游乐场似的?”墨天泽微微皱着眉头,这种场景只有在他小时候才有。

    “这叫浪漫,大哥,你不懂。哈哈!”刘诚得意地看着接待处的生意火爆,心里美滋滋的。

    “他在哪?”墨天泽没心情看一对对小情侣在这打情骂俏。

    “在二楼的标间里等着呢!”刘诚走过,不时有服务员低下头说着:“老好!”

    这时正好经理看见刘诚来了,上前汇报工作。墨天泽也没听,就随便看了看宾馆的一楼,这家宾馆的一楼很大,有饰品店,还有饭馆,所以很热闹。

    墨天泽路过接待处的时候,正好有一对情侣正在办理住宿手续,墨天泽无意中发现两人的年纪都很小,只见男孩染了一头黄发,举止投足间一股痞子气;女孩则很文静,而且看得出来很靦腆,秀气的脸一直通红,低着头,也不说话,黑色长发自然地披在肩膀处,胸部微挺,双手紧张的紧紧抓着黄头发男孩的手臂,细长的两腿直挺挺的站着,瘦削的身材上身是一件白色的t恤,下身一件短小的褶裙,长长的白色腿袜直到膝盖处。

    墨天泽走了过去,看了看黄头发男孩,毫不客气的问了句:“兄,你成年了吗?”黄头发男孩很生气,头刚要开骂,看到墨天泽的气势,一下子怂了,眼睛不敢直视墨天泽,嘟哝说:“老子二十八了,你他妈谁啊?管得着吗?”

    墨天泽没理黄头发男孩,继续问:“小妹妹,这里不成年不准进入的,请给我看下身份证。”

    本来女孩就很紧张,听到墨天泽的问话更加紧张了,耳根通红,半天说不出话来。黄头发男孩这时算反应过来了,一手搂住女孩,一手指着墨天泽问:“你谁啊?算老几?这我老婆,你多管什么闲事?”

    黄头发男孩的说话声音很大,引起了一楼很多人的目光,女孩害羞得要死,只是不停地拉男孩的胳膊,意思是要走,男孩则紧紧地搂着女孩的肩,仰着头挑衅的看着墨天泽。

    突然男孩的后脑被“啪”的打了一下,打得男孩一个踉跄,男孩一脸愤怒的刚要头动手,就愣住了,因为打他的人就是刘诚。刘诚本来在那听汇报工作,发现这边比较热闹就来看看怎么事。

    “大哥。”黄头发男孩看到刘诚就虚了。

    “你指的是我的大哥!”刘诚一脸的愤怒,还要再动手,墨天泽阻止住了刘诚,对黄头发男孩说:“走吧,你这未成年人别让进。”墨天泽往二楼走去。临走时,女孩偷偷抬起头看了一眼墨天泽。

    刘诚瞪了一样黄头发男孩,跟了上去。

    二楼是房间,刘诚笑着说:“现在的年轻人就这样,大哥你也别生气了,他们的父母都不管,你着什么急?”

    “呵呵,现在的年轻人没成年呢就这样,我是看那个女孩还不错,不想这么早就被骗。”

    “是啊,刚刚那个男的叫黄磊,外号黄毛,一个小混混,平时我睁只眼闭只眼,今天被大哥遇上了。”

    “哪个房间?”

    “22。”

    两人在楼道里走的时候,时不时从门里发出“啪啪啪”肉体撞击的声音和不同女性的呻吟声,有的急促,有的婉转。墨天泽不解的问道:“怎么隔音这么不好?”刘诚大笑着说:“我故意的,现在的年轻人就喜欢暴露,这样他们喜欢得不得了。”墨天泽也苦笑,想起楚雅静,觉得这话在理。

    不一会两人来到了22,但是里面传出了女人急促的呻吟声,墨天泽皱着眉头问:“是这?你给他叫服务了?”这时墨天泽才注意到刘诚的脸色灰白,而且异常愤怒。

    刘诚说话的声音都抖了,是气得抖了:“没啊!怎么可能?而且我走之前是我女朋友陪他呢!”

    墨天泽看了刘诚,说:“走,你拿钥匙开门,进去看看。”

    听到那声音,刘诚算是极度愤怒。墨天泽一时也没了意,不过还是按住刘诚,等服务员拿来了门钥匙。

    墨天泽轻轻的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大的浴缸,刘诚的情侣宾馆很有特色,为了增加情趣,浴缸是放在靠近阳台的位置的。浴缸的左后方是大大的双人床,而床的右边则就是桌子。而最有特色的要数阳台,情侣宾馆的阳台很大,而且是向内凹进来的,足可以躺两个人上去,而且阳台上还有柔软的地毯,所以很多人晚上根本不睡床。

    这也是刘诚的创意,但此时的他很愤怒,冲得很快,然后愣在了那里。墨天泽本想拦住,一拉没拉住,也很急,但很快刘诚就站在了那里。墨天泽赶紧跟过去一看,大大的阳台上,正在上演人体艺术。

    一个身穿白衬衫的女孩,头发凌乱的散落在肩上,躺在阳台上正大声的呻吟着,胸罩、内裤,乃至两人的衣裤都散落在阳台周围。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正站在地上做着频繁的活塞运动,女孩双腿搭在男人的肩上,下体高高的翘起,男人从上向下不停地重压。

    “啊……嗯……轻点……”女孩大声的呻吟着。由于女孩躺着,被男人挡住也没看见进来的刘诚和墨天泽。

    此时,男人也看见了进来的刘诚和墨天泽,短暂的惊讶后,男人笑了笑,眼神示意刘诚和墨天泽坐在那里等一下。刘诚进来看到不是自己的女朋友也就没了脾气,但场面很尴尬,男人看墨天泽和刘诚来了,就加快了速度,“啪啪啪”男人重重的拍打着女孩富有弹性的美臀。

    “啊……噢……大哥……你慢点……人家要死了!”女孩不太适应突然的加力。刘诚和墨天泽也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再在这里呆着,两人出去,关上门。

    墨天泽问:“你们宾馆的服务员还有这种服务啊?”

    刘诚见不是自己的女朋友,于是也放松了不少,说:“我们宾馆是正规的,从没有这种服务。而且这里的服务员有很多都是附近的大学生兼职的,刚刚里面的那个应该是楼下一楼的服务员,是大学生兼职。”

    墨天泽听后很纳闷:“那怎么他俩……”

    刘诚摆摆手:“我也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他就是你最需要的人。”

    “是啊,刚一见面就给我展示了他的能力。”墨天泽笑了笑。

    刘诚也笑,边笑着边敲了敲门,说:“喂,我说,你俩快点啊!”听到敲门声,里面立马安静了,但还是能听到肉撞击肉的声音,但女孩的呻吟听不到了。

    不一会,门开了,女孩低着头走出来,说了声“老好”就往外跑了出去。

    墨天泽趁机看了看女孩,不是特别美,但很有韵致,身材很好,凹凸有致,脸上很有点知性美的感觉。

    刘诚和墨天泽进去房间,看见男人正在抽烟,男人年龄不大,不超过25,但长得很帅,身体健硕,皮肤很白,下颚一小撮鬍子。

    男人已经穿好了衣服,刘诚尴尬的上前介绍道:“墨哥,这就是王权,今年才2,在保养院工作。”

    墨天泽礼貌的伸出了手:“我叫墨天泽,你好。”王权也伸过手去和墨天泽握了握,说:“泽哥好,我叫王权。”但没有站起来。

    墨天泽听后有些不高兴,说:“叫我墨哥吧!”王权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刘诚过来圆场说:“墨哥人有个毛病,不喜欢别人叫他名字,你就听墨哥的。”

    王权笑了笑说:“墨哥好。”同时跟刘诚说:“刘哥,我记得我有锁门啊!

    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刘诚尴尬的笑了一下,说:“呃……这个……呵呵,我恰好有钥匙。看你忙,就不麻烦你了。”王权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刘诚趁机说:“墨哥,你和王权先聊,我出去看看最近宾馆有什么事没。”

    墨天泽说:“你去忙吧!”

    “刘哥慢走。”王权坐在床上,抽着烟说。

    刘诚走了以后,墨天泽开门见山的说:“我的目的你也从刘诚那里知道了,怎么样?价钱我是不能调整了。”

    “墨哥,唐雨嘉是x市的名人,弄不好我就身败名裂了。这……”王权装作很为难的样子。

    “这样……那好,我换人。”墨天泽轻松的说。

    可能没想到墨天泽态度会这么强硬,王权也愣了一下,紧接着说:“x市除了我,没人有这能力。”

    墨天泽看了看王权,笑着说:“未必,x市没有,我从s市请人来。”

    王权大笑,站起身,拿出一支烟递给了墨天泽,墨天泽没有接,说:“我从不吸烟。”

    “不愧刘哥也叫你大哥,我服了,以后我王权就是你墨哥的小了。”

    就在王权站起来的那一刹那,墨天泽看到了王权屁股底下的内裤,黄色的女人内裤。墨天泽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他俩进来半天,王权从来不动。

    墨天泽笑着也起身,走到床边,王权的脸色一下子变了,连忙上前,但墨天泽手快,迅速拿了起来,内裤很湿。

    王权笑了笑,要抢去,但墨天泽不给,王权说:“原来墨哥也有这癖好?

    这是刚才那服务员的,虽然算不上漂亮,但身材很棒,干起来舒服得没话说。”

    说完还自己乾笑两声。

    墨天泽也笑了,说:“那我把它给刘诚吧,让刘诚还给那个女孩。”

    王权吓了一跳,忙说:“别啊!墨哥,这是我的纪念品,你不能这样啊!”

    墨天泽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严肃,说:“这是你的战利品,但不是刚才那个服务员的。”

    王权听了后心里发虚,避开墨天泽的眼神说:“就是服务员的啊,墨哥要是喜欢,送给你也行。”

    墨天泽说:“你不说,我叫刘?仙侠础!?br/>听到刘诚的名字,王权一下子傻了,连忙说:“别、别,墨哥,刘哥要是知道,我死定了。”

    墨天泽说:“那你老实说。”

    王权一看瞒不下去了,低头说:“是……是嫂子的。”

    墨天泽瞪着双眼:“是刘诚的女朋友苏茹?”

    “嗯……”看到墨天泽生气的样子,王权也很害怕。

    墨天泽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这时,王权也很害怕,不停地求墨天泽别跟刘诚说。

    就在这时,墨天泽发现桌子上有个手机,而且是侧立着靠墙放的,手机旁边还有一个咖啡壶挡着。手机吸引了墨天泽的注意,王权也看到了墨天泽的眼神,连忙过去拿起手机放进兜里。

    墨天泽慢慢地站起来,走过去,看着王权什么都没说,伸过去手,而王权没有反抗,因为害怕,他把手机给了墨天泽。墨天泽打开手机,果然是在录像。墨天泽打开视频播放器,播放。

    “噗通!”王权给墨天泽跪了下来,说:“墨哥,我错了,真的认识到错误了,求你,求你别告诉刘哥,刘哥的脾气要是知道了,他会杀了我的。”

    墨天泽没有说话,看着视频。视频由于是手机拍的,所以画质不是很好,但手机很好,所以还是看得比较清晰,而且音质也很好。

    视频刚开始晃得很厉害,估计是王权在调整屏幕,然后可以看见咖啡壶在手机前不停地被挪动,应该是调整位置。接着是刘诚和女友苏茹走了进来,手机的位置放得很好,可以看见房间内的大部份位置。

    刘诚和王权谈论着事情,当然是关于唐雨嘉的,而刘诚没有发现手机。事情谈论了很久,基本谈得差不多了,就剩钱的问题没有解决。然后刘诚提出要去接墨天泽过来,临走前刘诚让苏茹过来给王权拿点水果,顺便谈谈细节,苏茹过来谈细节也谈得没有什么问题。

    现在墨天泽明白了,之所以拍这个,是因为王权将来一旦出事了就可以直接推到他们身上,或是威胁他们。墨天泽愤怒的看了一眼王权。

    这时视频播放着苏茹和王权边吃水果边聊天,正在谈着相关事宜。苏茹是刘诚的女朋友,而且是x市一线模特,长得很漂亮,米73的身高,凹凸有致的身材,尤其地||?是一双修长、细腻的美腿特别好看;粉红的脸上时常含笑,胸前也是波涛汹涌,很有气质,给人一种高雅的感觉,而且人也很外向、很活泼,穿着也大胆、前卫。

    王权人长得很清秀,23岁,在大多数女人来看,像一个大男孩更多一些,很招女人喜欢,而且女人对王权戒心也小。王权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有礼貌,很阳光的运动型男孩。

    从苏茹的表情里可以看得出来,苏茹虽然第一次见王权,但对他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但无论如何苏茹也不信这个感觉乳臭未乾的大男孩能搞定任何女人。

    今天的苏茹上身穿着一件大领的白色无袖衬衫,下身则是一条紧身超短裙,修长的美腿一览无遗。

    视频里苏茹笑着看着王权说:“你呀,也就是长得帅,会哄女孩,别的本事有没有啊?”

    王权笑着说:“嫂子要看哪方面的本事?我都有的。”

    苏茹笑着啐了一口王权:“没个正经!明明是小孩子,还装作女人杀手。”

    王权也不反驳:“苏姐长得这么漂亮,可惜,可惜了……”

    苏茹惊讶地说:“可惜什么?”

    女人就是好奇心强,刚开始王权故意不说,后来苏茹不停地问,王权才很为难的说:“苏姐什么都好,也漂亮,身材也是一流……”苏茹听到这里很得意,女人都爱听别人夸她。

    “但……但……就是皮肤有点……”

    “皮肤?”苏茹一听笑了出来,她也许对自己别的方面还有可能不自信,但对皮肤那是非常自信,因为苏茹的皮肤还真是好,白里透着红,白皙、粉嫩的皮肤吹弹可破。

    下面就是王权的发挥时间了,他分别从生理、生活、天气方面发表了他的论点,结果只有一个:“苏姐的皮肤很好,但缺乏水份,由于经常在室内生活,缺少健康美。”

    苏茹果然信了,连忙问怎么办,王权说:“要不,我给苏姐介绍两个保养品吧!”王权是干保养的,随身携带的都是女人的护肤品和保养品。王权于是拿出了几种化妆品,苏茹挑了挑,开始涂抹起来,王权在旁边介绍着,活像个推销商品的。

    苏茹试了几种,觉得不错,就问王权怎么样。王权在旁边看了看,说不错,但涂抹的方法不对,就在旁边演示要怎么涂抹,但也不知道是王权形容得不好,还是苏茹很笨,总之,总是涂抹不对。后来苏茹也急了,说:“你光说有什么用啊?你来给我涂。”说罢,扬起脸蛋。

    王权则笑了笑,拿起护肤品,在苏茹的脸上不停地涂抹并讲解着。苏茹很漂亮,经过不同的护肤品和保养品料理后,显得更加妩媚和靓丽。

    可能由于王权的动作很温柔、很舒服,苏茹渐渐地靠在了椅子上,上了双眼,享受着王权的服务,王权当然趁机不停地看向苏茹饱满、挺立的胸部。

    王权不愧是专业的,打扮过后,苏茹照镜子非常满意。王权看着苏茹更加的漂亮,便说:“苏姐,我还有种护肤品是用在腿上的,是一种护腿精油,要不你也试试?”苏茹最喜欢找?¨请??自己的双腿,一听立马来了精神,说:“好,拿出来。”

    王权拿出了一个??◢32|小瓶子,说:“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