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支教别恋】第9章 迷玩中的姐弟

    作者:jingleellg字数:623吊顶的风扇无力地转悠着,小黑打着赤膊躺在风扇下面无聊赖地玩着他的山寨机,心里却久久味着和肖楠在河滩上共度的那个晚上。自姐姐小梅走了以后,那个性感的小老师也不知所踪,怕是已经坐上城里的大巴车了吧,两个最让他迷恋的女人的离别让少年感到心里空荡荡的。

    “哥!想啥咧?”

    东子兴冲冲地跑进来推了他一把。

    “还想你那小老师呗?俺跟你说,这女人呐,衣裳扒了都一个样儿,你只管骑上去就日,想这些多有啥用!咱上镇上耍小姐去!”

    小黑眼睛亮了亮,但转念又想到肖楠在河滩上偎在自己怀里说的那些话,觉得没趣。

    “没意思,俺不去!”

    “别撒!俺这带你耍的场子可敞亮咧,保管你没玩过!那地儿的姐姐都是大城市里来的,一个赛一个似的漂亮,伺候的你跟皇帝老子似的!”

    东子如数家珍般把那什么制服诱惑、相思红豆、香粉魂推、红唇漫游、沙漠风暴、水晶之恋、乌龙绞柱的挨个说了一遍,尽管两个3、4岁的男孩都不知道这些是啥意思,但说的小黑身上一阵阵的燥热,下体早支起了小帐篷,这个年纪的半大孩子只要鸡巴一硬,便早把肖楠的那些温言软语抛在了脑后,一溜烟起身跟东子勾勾搭搭地跑了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小梅总算醒了过来,她岔开着双腿,身体每一下动弹都伴随着下体阵阵撕裂般的疼痛。身下的床软的可以让她整个人都陷进去,虽然舒服,但让人提不起半点力气来。她看到地上铺着玫瑰色的地毯,四周摆放着42寸液晶屏的彩电和考究的沙发、橱柜,这个房间的环境和镇上的“好佳旅”简直是天壤之别,看到床头立着的一张卡片上写着“君临天下”四个字,小梅这才想起这是矿上出资所建,也是镇上最豪华的一家酒店,一般都是用来接待招商引资的客人用,小梅也是在姐妹的婚礼上来过这里一次。不用说,把她带来这里,看来二哥晚上又要招待他的什么狐朋狗友了。

    这时门铃响了,响的很急促,小梅酝酿了几次才提起劲来起床开门,门刚一打开,一个跟她年纪相仿的女孩立马闪身进来随手带上房门竖起手指做了个“嘘”

    的手势。

    眼前这个女孩一身黑色紧身小吊带,短到大腿根部的黑色薄丝小短裙和吊带袜裹着一对仙鹤般细致的长腿。眯着眼打量许久她才认出眼前的这个女孩正是在ktv包间被东子胁迫的那个支教老师,当时她就是因为不肯穿成这样接客才遭到毒打。

    两个出身迥异却经历相似的女孩就这么碰到一起,互相都有点腼腆,最终还是肖楠打破了沉默。

    “姐姐……你昨天为了救我遭了不少罪,我看他们今晚还有的折腾,就让我来吧。”

    “那哪成呢,你又不是做这个的……”

    小梅低下了头,不管什么时候,提到自己的职业还是让她感到羞耻。

    “反正我也不干净了……”

    “妹子,俺他,是不是欺负过你?头俺带这小崽子来你跟前,任打任骂,就是……求你放他条活路,他到底还是个娃……”

    “没事……”

    沉默良久,肖楠淡淡地吐出一句。

    “我自愿的,谁叫咱们是女人呢。”

    两个女孩又聊了很多,小梅突然想起件事问道。

    “妹子,他们咋放你来我这的?”

    “我……在学校学过点拳脚,打趴了看我的那个混混。”

    说到这里,肖楠将手在桌腿上擦了擦,她的粉拳上还沾着些粘糊糊的东西,她没说自己是用手满足了对方让对方放松警惕之后才得手,就像她在男生宿舍里偷袭东子那样。

    “姐,快别说了,天快黑了,待会儿你藏这柜子里去,我来应付!”

    小梅沉思了一会儿,没有拒绝肖楠的好意,她确实感到再被那么狂风暴雨一样的摧残一整晚的话自己当真要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在ktv被那一群如狼似虎的半大男孩轮流欺负,再加上昏睡了整整一天一夜,小梅感到口干舌燥,她瞥见床头放着瓶开了口的“王老吉”,也没多想,拿起就要喝,却被肖楠一把抢了过去。

    “姐,这个你不能喝!”

    不及多想肖楠一仰头全部倒进自己的嘴里,她不想让这个比自己更苦命的女孩心里再一次受到打击,便没把二哥和东子的阴谋说出来,只是笑了笑说。

    “身子不好不能喝凉的。”

    ……小黑第一次来到“君临天下”这种地方,看得眼都直了,一番花天酒地后,东子悄悄塞给他张房卡,坏怀一笑,说道:“上楼好好耍哈!”

    “等会儿!你哪来的钱?”

    虽然被灌了几杯二锅头下肚,小黑还是有些警觉。

    “老实说是不是二哥给的,要是那逼给的老子可不玩!”

    “哪能啊!”

    东子眼珠一转,凑到他耳边随口说道:“前个有个婆娘开小车在镇上冲俺招手,拉俺进车里跟她搞了一通,完事甩给俺一沓票子,还说不够问她要咧!”

    听了东子瞎编乱造的一通理由,小黑也不再多想,虽然是孩子里的老大,但跟东子比起来,他更像个单纯的孩子。

    一张小小的房卡小黑摆弄了好久才打开房门,一阵空调送出的凉意扑面而来,房间里微弱、暧昧的灯光透着一股淫靡的气息勾着一身的酒气的小黑跌撞进来,那是女人身上的味道。

    小黑觉得头晕目眩站立不住仰面倒在床上,他感觉到一个女子向他缓缓走来,虽然完全看不清样貌。

    “姐,姐,是你吗?”

    在酒精和性欲的刺激下,小黑一把扯过女子纤细的腰身揽在怀里,他自己都不清楚嘴里念叨的姐到底指谁,他只觉得自己像快要燃烧了一般,迫切地需要女人身体的滋润。

    肖楠没有搭话,用自己的朱唇轻轻贴上小黑的嘴,和他接吻,这一次她动伸出舌头和对方的舌头碰撞在一起,从开始的轻触到后来交织缠绵在一起,男性的体温和气息让她的身体止不住兴奋地颤抖。

    一阵窒息般的长吻后,两人的身体短暂分开,小黑打量着眼前的肖楠,笑出声来。

    “姐,咋真是你咧!瞧这倒好,刚刚叫俺不学坏不嫖小姐,自个倒穿这么骚气上这卖来咧?”

    虽然肖楠的脸上带着绯红,却丝毫没有以前的羞涩,她甩甩头,手伸到背后解开吊带衫的结,让满头秀发垂下搭在胸前露出的挺拔双峰上,很久以来她就渴望将自己的身体这样自信地展现给欣赏的男人,而今药物的作用让她内心深处长久以来的渴望得到了实现。

    “嘻嘻,姐穿成这样你不喜欢吗?”

    肖楠跪坐在小黑腿上,扯掉对方的衣裤,才几日不见,那个黝黑的小身又壮了不少,还散发着阵阵男人味。肖楠一手托住自己的半边乳房送到小黑嘴边,任由他吮吸着顶端那颗红豆,另一手拨弄着他胯下那根一样健壮的小家伙,那里才刚长出几簇淡淡的硬毛。

    “姐!俺喜欢的要死!俺多少梦着你,要是再叫俺嫖上一次就是死也值了!”

    “死小孩!知不知道没你在姐遭了多少罪……嘿嘿!老实交代,小这些天有没有碰过其他女孩子?”

    “咋会呢!俺说过往后只肏你一个!”

    小黑扯着肖楠下身的小短裙,那齐屄短裙穿着就是为了挑逗男人的破坏欲,只一撕,便裂成碎布片,顺着丝滑的吊带袜褪了下去,露出两半白花花的屁股,上边还留着男孩们拍打留下的红印。此时肖楠全身的遮掩只剩下一条窄裆丁字内裤,尽管那根布条压迫着后庭有些不舒服,但当自己最风骚的身体让眼前的小男孩饱览无余的时候,那种耻辱的兴奋感还是让她紧勒着的胯下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哈哈!姐腚沟里的小裤衩子咋湿了呐!”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