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章 尾声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第~-*小說…站/度//第/一///小/说/站..结束旅行后,保罗随即带着凯蒂,离开冰岛转去荷兰做生意。我和唐怩一起塔机衣匹亚的家。一进门,旅途劳顿的唐怩,非要和我一起洗鸳鸯澡。

    四人同居,加上保姆,和二个渐渐懂事小孩,很难得有机会单独相处。两人泡在宽敞的浴缸裡,享受弥足珍贵的平静。

    很静.连嘴唇互相碰触的声音,一下一下都很清脆。那是享受式的品嚐,不愠不火式的轻吻,像是声声细语,说着久别重逢的怀念,和难得单独相处的喜悦。

    “老公!你是我初吻的男人!”这竟也是我第一次觉得,她用心在吻我。

    吻.不再是蜻蜓点水,唐怩开始热情如火的交缠!

    想到冰岛,在冰与火之夜,莫名其妙的醋意,使我稍稍强硬地拒绝唐怩导的吻。

    但其实我推开了,生命的另一扇门,我肯定爱可以重来!

    被拒绝她有些茫然,先是睁的双眸看我,接着互相追逐、交缠,在觅自己的心。

    一个跑,一个紧追。

    暗然窒息的灵魂,藉由唇舌交缠,瞬间融化了彼此的隔阂。

    唐怩,妳是我的!不,昱隆.你才是我的!

    被铅封在心裡的浓情蜜意,开始一滴滴融化、升腾。

    自然而然地,我们开始享受鱼水之欢。

    明明就是昨日,怎彷如久别数年的重逢?一进一出之间,彷彿能够感受着其中的纹理。

    我,不用性树,就很硬,和着水波,清洗着阔别了数年的狭窄,我倾情想夺心中的美人鱼。

    “不行这样啊~昱隆,不行这样啦!啊啊~啊啊!”

    “唐怩,妳有结论了吗?选择我,还是他呢?”

    唐怩眉心微皱,水注注的眼睛,像责怪般看着我,说:“我?选保罗,对孩子好。可是我爱的人是你,我心中唯一的丈夫就是吴昱隆。却无法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这让我很困扰。”

    看来我不该问,热情摇曳的动作停了下来,唐怩的手伸到两腿之间,箝住我的屌,人则从我身上滑了下来。

    “公!相信我…我的心,只属于你一个。”用水汪汪,不,是泪汪汪的眼睛看着我。她开始抓衣服,想逃?

    我不依。她用纤细的手在暴怒的屌身上,不断地抚摸。她一眨眼,泪珠被强行挤出。泪眼愁眉的说:“昱隆,抱我睡觉,不要再做了,好吗?”

    蛤?难得我这么硬。

    诱人的身材曝露在灯光下,对着那咨意翘着的乳房,想重重的咬一口。

    不捨.吻了上去,轻轻的用牙齿咬一小口。

    没反应?她睡着了!

    我慢慢的轻轻掰开她雪白的大腿,软软的腿随即又上,又再把她掰的更开,看…画面很熟悉,那是几年前,她为了演我的女角,第一次被我同事掰开。那时她还是最乾淨最清纯的人妻。

    乍看,身材依旧没变。那微微隆起的阴阜上,覆盖着纤细、金黄色的阴毛,粉红色的唇瓣若隐若现。

    伸手碰触,她微颤了一下,小心拨开,仔细看,怎么可能,被肏追半个地球的嫩肉,依旧嫣红,这…怎可能完全没变?

    太美了!怪不得保罗不把她还给我。总是玩不腻她身上的每一处沟壑、峰谷。

    忆她被肏时淫秽举动,我又有了一丝醋意,明知她在演,我还是小生气。

    不.唐怩是我的!今天,我亲自把美人鱼洗乾淨了。

    我怎么看,还是东方人比较口味。如此美艳的肉体,我发誓,不要再与他人共享。

    但想到婚姻的枷锁,忧愁!

    拥着熟睡的佳人,我不敢阖上双眼,深怕美梦突然惊醒。

    她醒了后我告诉她:“这会儿我才知道,还是爱妳比较多。”

    她笑了!很天真的说,你又在骗我,这是小说的结局吧!

    我们又开始拥吻,嘴唇再次紧密交缠,感觉她很乾淨,像刚结婚在度蜜月,一种甜美的滋味盘绕在心头。

    我不禁想起老鹰,在雨夜裡,略夺了她的纯洁。那一夜,未经人事的小处女,怀着羞耻和好奇,把身体交给我,每一个动作都很新鲜的。

    几年后的这一刻,独处,让我们重新那种久违了的邂逅,感觉窄紧的屄道裡充满了水份,那是一种清澈的惊艳。

    读者看不懂?我自己也搞不懂。

    是心.只要心变了,自能意会到这种奇特的触感。

    哈哈!

    日子过的飞快,这部小说写到这裡,我女儿五岁了。

    错乱的配对方式,小孩讶异的眼光,让四人同居的激情不再,二个女人心中都只剩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