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畸爱(三)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第一小说站畸爱(三)26/2/2发表一进入医院就按照早就编好的编号开始排队,同时进行体检的还有其他的班级,所以可以说是整个体检部门被我们学校承包了。

    轮到我要进行心电图检查的时候,那个引领我们的护士忽然对着很亲切地笑了一下,我一下反应过来我想这就是妈妈安排好的自己人吧。

    接下来还有胸腔透视、肝功能检查、彩超之类的,一项一项检查过来都没什么问题,当抽血结束以后,给我抽血的医生突然递过来一个小试管和一个小纸杯。

    我知道这是要我检查尿液,本来一开始最早就应该是进行血尿检查,到我们这班车来得太晚,前面已经排了好多人,据说是医院的厕所都被堵上了没办法再进去人。

    医生们又担心到时候我们把??b??试管什么的弄丢了,再贴标籤什么会很麻烦,干脆就把这项检查延期到后面。

    “哎,妈的憋死我了,早就想小便了膀胱都要炸了,一直忍到现在,要不然早拉了。”

    阿刚刚从厕所里走出来,抖了抖裤子一副爽到要上天的表情。

    “小雨,你还不进去吗?这项检查完就可以走了,我刚才问了老师了。”

    “我还得再等等,现在还尿不出来。”

    我并不是完全没有尿意,而是灵机一动想到一个胆大包天的意。

    “那我先走咯,拜拜。”

    这样刚好,越少人越有利于我进行下面的计划。

    等阿刚走了以后,我往左右张望着,马上就找到了自己的要找的目标,小跑过去跟那个护士说:“姐姐,我有点事。”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

    “你能把我妈妈找来,她叫周美琳,是你们医院的护士长。”

    这个护士就是之前那个带我们到处检查的妈妈安排好的女护士。

    护士有些惊讶地看着我,有些紧张地问我:“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因为以前也曾经听妈妈说过,有些人在体检的时候隐瞒了一些自己的身体状况或者没有按照嘱咐昨晚没有休息好,那么就会身体不舒服,甚至搞不好会有生命危险,也难怪这个小护士会有些紧张。

    “我没事,就是就是有点事情要找我妈,你能帮我找她过来吗?”

    女护士还是很疑惑地看着,最后还是到旁边打起了电话。

    没过多久她来跟我说:“你在这里等一会,周护士长马上就来。”

    我坐到一边的休息椅上就这么等着,也在头脑里一遍又一遍地演习着待会应该怎么跟妈妈说,好让我的计划得以实现。

    大概也就是过了三四分钟吧,一个身着白衣的护士风风火火地从门口走了进来,一进来就在东张西望,终于她在这么多人潮中发现了我。

    “小雨,怎么事,听小颖说你让她找我过来,宝贝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了,你可别吓妈。”

    看着妈妈那副担心紧张的样子,我的心和良知开始有些动摇起来,自己这样走下去会不会越陷越深,那样的话我会不会失去这个关心爱护我的妈妈呢。

    当妈妈的手掌触碰到我的额头测试我的体温时,那种温柔和温暖又再一次把我拖下万劫不复的深渊,是的,我要得到这个女人,就算这是一个错误我也要一错到底。

    “妈,我人没事。”

    “那你叫妈妈过来是为什么事情。”

    妈妈稍微鬆了一口气。

    “我,我……”

    我装出欲言又止的神态,妈妈顿时被我的演技吸引了进去,关心地问:“怎么了,有什么事就跟妈妈说,真的没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低着头很不好意思很小声地说:“我尿不出来。”

    那一刻我感觉时间都凝结了,我不知道妈妈听到这个可笑的理由会是什么反应,也不知道自己的这点小伎俩最后能不能实现。

    感觉过了很久,妈妈才终于开口说话:“尿不出来,是没有尿尿,还是想小便却拉不出来。”

    妈妈不愧是专业的护士,对病人的各种看似可笑的身体状况都会认真对待,我没有学过医学知识,本来都没想好这个计谋该怎么圆谎,没想到妈妈已经帮我想好了借口。

    “就是想小便但怎么都尿不出来。”

    我略带着紧张和哭腔说完了这句话,偷偷地抬头看了妈妈,她正皱眉不知道想什么,但看得出来很担心。

    “已经有多久了这种情况。”

    我装出沉思的样子犹犹豫豫地说:“快有半个小时多了。”

    “这么久了,具体是怎么样的情况。”

    一听到我竟然快要憋尿半个小时多了,妈妈顿时又变得像刚才一样紧张起来。

    “就是想要尿尿,但站到马桶前面怎么也尿不出来,出了厕所以后又有想要尿尿,再进去的时候又没有了。”

    这样模糊不清奇怪複杂的癥状我想就算妈妈是有多年护理经验的护士长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来到底是怎么事。

    妈妈听完后没有说什么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个厕所,外面和里面已经挤满了人,出来一个就进去一个,一个接一个的。

    “走,妈妈带你先到上面去。”

    虽然不明白妈妈有什么办法,但我现在的情况应该也算是往计划成功踏出了一小步。

    一路坐着电梯,妈妈带着我就到了八楼,这个地方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是看不到一个人,不管是护士还是病人。

    妈妈可能是猜出了我的疑惑,解释道:“这里是专门拿来化验的地方,像你们刚才抽的血液和尿液都会拿到这里来化验,平时是没什么人会来这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