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二十五:哼,就不说

    萧文一点一点的停止了哭泣,但是没有抬起头来,只是低着头偷偷的抹掉眼泪。

    他刚才情绪失控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看见闻寒的那一刻,他就是想那样子咆哮,他就是想大声的哭出来。

    之前,一直想着闻寒怎么样了,闻寒会不会受伤,有没有出什么事情,各种想法都在脑海里闪现。真的看到人的时候,之前的担心全都不翼而飞,只剩一个想法,那就是是怎样掐死他,用最痛苦的方式掐死他!

    为什么那个时候要把他一个人扔进空间,一起进空间不是最好的选择吗?

    为什么就要选择那个方法?

    为什么······

    抬起头,萧文胡乱的用袖子擦了一下脸上的残余的泪水,眼睛红红的。“你干嘛把我送到空间里去,我记得我说的是没办法的时候我们一起进空间,你是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虽然红着眼睛没什么气势,但是闻寒还是没敢打断萧文的话。宠物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还是糊弄不过去那种。

    “我不想看到你再受伤了!之前你受伤我就已经受不了了,我不想再看见你受伤,一点都不可以。”闻寒伸手摸摸萧文的左手,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眼里却满是心疼。

    默默的红了脸,萧文听着闻寒的话语,感觉脸上像火烧一样,热热的。

    “所以,我就把你送进空间了。你怪我吧,是我自私,就那样不顾你的感受把你送进空间了。”上前抱着萧文,闻寒小心的不碰到萧文的左手臂。

    “喂,你能不要随随便便就抱住我吗?”挣扎了一下,没有挣扎开,萧文恼怒的对着比自己高的丧尸兄喊道。

    刚才抱住自己害自己吓了一跳的帐还没跟你算呢,你倒好,又来!

    “好吧。”不舍的放开,闻寒知道萧文现在处于随时炸毛的阶段,不能逆着来,要顺毛。

    “哼!”狠狠的瞪了一眼闻寒,萧文不想理他,今天不想理他。

    “对了,外面的都已经解决了,我们今天就在空间里过夜吧,暂时不回基地。你的手还没好呢。”看着萧文坐到床上,转过脸不看自己,闻寒厚着脸皮坐到萧文的身边,顺便收到了两个白眼。

    “手,早就好了!”龇着牙,对着闻寒假笑了一声。“所以,你现在可以离开我的房间了吗?我要睡觉!”

    “······”为什么顺着毛还炸毛了?看着说完就又转脸不看自己的萧文,闻寒深深的郁闷了,怎么就炸毛了呢?我都不知道怎么炸毛的啊。

    “好吧,那我就先出去了,你早点睡啊。记得吃晚饭。”依依不舍的打开门走出去,闻寒的眼神示意萧文留他下来,再多留一会。

    可是,萧文连个白眼都懒得送了。“不送,门关好。”

    关好门的闻寒心里偷着乐,但是还是想再和萧文在一起呆一会啊。

    看闻寒已经走了,门也检查过了,的确关好了。

    轰的一下,萧文的脸红的不像话,刚刚,刚刚。

    刚才到底是怎么了,自己怎么就那个样子了,大哭,指责,脸红!

    “嗷嗷,那绝对不是我啊,绝对不是我!”把脸埋在被子里,萧文拒绝承认刚才那个明显就是情窦初开的人是自己。

    对着闻寒情窦初开的绝对不是自己啊!那都是错觉,都是错觉!

    侧着脸,看着外面很亮的天空,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唉,怎么就喜欢上了呢?什么时候喜欢上了呢?

    答案是不知道。

    刚才自己着急的样子,自己那担心的模样。都很明确的告诉自己,他喜欢上了那只丧尸。

    唔!可以后悔吗?

    唉,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是在被丧尸兄捡去的时候还是丧尸兄会说话的时候又或者是进空间的时候?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但是就是喜欢上了。

    不行,喜欢上了可能会不喜欢,就像结婚了都有可能离婚。所以不能告诉丧尸兄,等到不喜欢了就最好了。

    额,要是到最后还是喜欢?

    这个可能不在思考范围之内。

    第二天早上,闻寒和萧文除了空间就赶紧赶路,他们要到另一个方向去,装作是从那个方向来的。

    现在还不能和基地翻脸,他们还需要在基地里面打探消息。

    “哼!”到了目的地的时候,萧文看着闻寒,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坐下,开始吃早饭。

    这是怎么了,怎么就闹别扭了,昨天不是才炸毛吗?闻寒抬头望望天,今天太阳没有从西边升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