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十八:丧尸兄的过去

    丧尸兄飞快的离开了别墅,脑海里的讯息混乱,搅成一团。

    各个图像,话语闪过,这些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自己的脑海里会突然有这些东西!

    丧尸兄没有方向的胡乱跑着,脑海里的混乱和那种饥饿的感觉那种想要吃东西的感觉,一齐涌上来,丧尸兄觉得自己快要了!

    “吼!”丧尸兄抱着头大吼!!

    周围零零散散的丧尸兄听到丧尸兄的吼叫声,仓皇的离去,似乎留下来会有危险。

    丧尸兄的眼球充血青筋暴起,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脸纠结在一起,对,就是纠结在一起。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丧尸兄痛苦的在地上直打滚~对于本来就没什么痛觉得丧尸来说,痛到这种程度,早就已经是常人难以承受得了的。

    慢慢的吼叫声小了,丧尸兄打滚的动作也一点一点的停下来了。

    丧尸兄现在完全安静的躺在地上,也没有起来的意思,只是可以看到眼紧紧地闭着,唇抿着。

    对于现在的丧尸兄来说,他没有恢复记忆,也没有失去理智,只是对于自己刚才了解到的信息感到愤怒,也说不清是在愤怒什么,对于丧尸兄来说,他只是全程围观了一个人的生平,就像看电影一样,看着那个人从出生到死亡,所有的一切,还看到了那个人死后发生的一切,说起来自己的身体还是那个人的呢。

    怎么生活,怎么说话,怎么和人相处,【电影】里有很多,还有那些招式,那些知识,是的就是知识。怎么野外生存,怎么摆弄机械,虽然还没见过机械长什么样子,很多很多。根据【电影】里说的,身体的前任似乎是一个什么特种兵来着?

    脑海里还是有些乱,就像在一个空的水瓶里面一瞬间倒入大量的水,水即使在稳定下来后也是混乱的,丧尸兄的脑海就是这种状况,只有耐心的一点一点捋顺

    只是终究不是自己的东西,脑袋刺痛的感觉一点一点的传来,比不上刚才的那种痛,可是却更折磨人,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或许就是说的这种,不停歇的刺痛一阵接一阵,冷汗哗哗的往下落,丧尸兄只有咬紧牙关忍!

    忍!这一个字背后的坚持只有试过的人知道,那种痛苦不是话语可以描述的。

    丧尸兄只是觉得脑海里很痛,很痛,那种快要爆掉的感觉从来就没有过,啊!!!忍着!!

    丧尸兄在艰难的忍受着痛苦,只是丧尸兄没发现,他的脸上流了满了汗水,衣物早就列成碎片了。裸露的身体上到处都是渗出来的血水,都是乌黑乌黑的颜色,在苍白的皮肤上显得更加恐怖。

    身体上的皮肤在慢慢地龟裂,哪一条条裂缝,深的地方能够看到里面的的肉,肉也是颜色黯淡的,就像那种在冰箱里放了很久很久的肉,完全失去了色泽。同时,包裹在皮肤里面的肉也在慢慢蠕动,就像在再生一样,肉一点一点的变,变得很有新鲜感。

    新鲜感,就是说肉和刚刚从活的人身上割下来一样,和刚才那颜色黯淡的肉完全不一样,或许,丧尸兄在重生,重新生长。那种痛并伴随着痒的感觉,很难承受。

    身体发生了什么,丧尸兄向来是一概不知的,身体一直是只有控制权,没有疼痛感的,可是刚才,丧尸兄感觉到了那种痒和痛夹杂的感觉从身体各处传来。

    不知不觉见,丧尸兄只剩下脸没有龟裂,没有重生。身体上各处龟裂造成的伤虽然愈合了,却留下了交叉纵横的疤痕,一条条颜色各异的疤痕在丧尸兄的身体上显得格外狰狞。

    丧尸兄依旧躺在地上,赤身裸体,眉依旧是紧紧的皱着,不知道是否还在承受那种说不出的痛。

    丧尸兄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该哭还是该笑,所有的记忆接收完毕,结果只是放在一边,对于自己的思维没有一点影响。本来丧尸兄是做好了被影响的准备,之前,丧尸兄有试着不接收那些记忆,迎来的结果是脑海更加混乱,就像一万支针同时粗鲁的扎到脑海里。丧尸兄觉得反正自己是没有过去的人,不如就把这些记忆当成过去,就安心的接收了。

    看着呆在脑海的一角,完全没有和自己融合的记忆,丧尸兄觉得心里有点堵,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一点一点的蔓延,然后只留下淡淡的失落。

    是在失落什么?

    自己就是冤魂融合形成的,没有过去,只有未来。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