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十六:差点就被吃了

    低下头,看看末世以来,自己的双手。

    伤痕虽然愈合了,可是还是留下了疤痕,怎么就没记住呢,自己怎么就傻了呢,还没世界末日的时候就只能靠自己,怎么到了世界末日后反而依靠别人了呢?

    是太温暖了吧,丧尸兄的关怀虽然是养储备粮带来的,可是,那真的是纯粹的关怀,一心一意不掺杂其他的意念,所以自己就陷下去了,即使丧尸兄很危险,还是能安心在丧尸兄的身边呆着。

    是太久没有这么纯粹的关怀落到自己的身上,才想牢牢的抓住吧。

    抬头,看着依然一脸我很想出门打丧尸的丧尸兄,“呵!呵!”不禁的笑出声来的萧文觉得自己的笑都是苦的。丧尸兄啊,我该怎么办呢,是继续在你身边享受你的关怀,还是该拼死和你一战呢!

    生死不论啊,到时候是不是就符合人类的特性了呢?你是以人为食的丧尸,而我是丧尸眼中的食物,我们本就不该这样和谐的同处一个屋檐下,我们应该在任何可以战斗的地方生死搏斗。而不是在我摔下去的时候,你走上前来温柔的扶起我。

    这是不对的,对吧!

    泪缓缓留下,萧文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哭,是因为自己不再欺骗自己,不能再装傻留在丧尸兄的身边享受那不应该得到的关怀;还是哭自己的天真,以为可以和丧尸兄友好的生活,一起打丧尸,一起傻傻的活在这个小山沟里。

    “真···傻!”慢慢的吐出这两个还带着哭音的字。

    不清楚说谁傻,也许傻得是哪个还有着人类习性的丧尸兄还是装傻的萧文,也许都不是,也许都是。

    丧尸兄最近眉头皱的很紧,宠物上次撒娇摔了之后就变得奇奇怪怪了,不再一直走神,也不再一直发呆了。没事就练练那会发光的能力,打丧尸比自己还积极。自己打丧尸可以得到丧尸的能量,可以强大,宠物又不能运用这种能量,那么积极干吗?看着宠物最近撒娇都很少了,难道是发情期还没过?

    这性情大变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宠物发情期的时候都会这样?可是也没其他丧尸养过人类这种宠物,也不好找对比啊。养宠物真的不能养偏门的,宠物怎么养都不知道。

    人类到底好不好吃呢?

    丧尸兄看着努力的聚集能量到之间的宠物,也是自家储备粮。宠物长得还算可以,比起捡来的时候头发有些长了,皮肤有些黑了,也更壮了些,眼睛很专注的盯着指尖的能量团,衣服有点破有点脏。

    其实萧文长得很清秀,虽然不是没有英俊到天地不容的地步,走在大街上,笑一笑还是可以吸引几个妹子的。可是在末世里,萧文觉得自己现在比以前的乞丐还要脏,说的绝对是实话,衣服只换过几次,后来就压根找不到衣服,那些打劫来的包裹里,吃的有,贵重物品有,就是没有衣服。

    丧尸兄看着自家储备粮的脖子,嗅嗅散发出来的那美好的味道,觉得很想啃一口。

    自从自己有意识一来,对于吃人是有点排斥的,自己是丧尸,吃人天经地义。上次看到宠物和一群同类搏斗,其实是被食物的香味吸引过去的,只是看到和同类搏斗的那些满身都是伤口的食物,心里突然就冒出来一种厌恶的感觉,看着那些食物虽然很想吃,可是却下不了嘴,好像咬不下去一样。

    当时自己对于吃人类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反感,可是又很饿,只能吸收能量来抑制饥饿。看到只剩宠物和一个金黄色的人类一起和丧尸们搏斗着,本来想帮一下的,可以把黑头发的那只人类带回家养着,因为看着顺眼。至于那只金黄色的,看着就不爽,不想养。

    那个时候本来可以马上就可以带着自家宠物回家的,可是当时感应到了另一只拥有强大能量的丧尸同类,还是很饿的自己只能先吃饱,再把计划要养的储备粮带回家。等自己解决完肚子温饱问题回来的时候,金黄色的人类已经死了,黑色的人类还有气息,只是金黄色的人类怎么就抱着自家未来的储备粮呢?

    记得抱回来后,储备粮很乖,一直对自家这只储备粮很满意。

    看着储备粮的脖子,丧尸兄感到很饿,要不就吃一口?然后留着就好了,这样宠物也不介意的吧?

    嗯,一定是不介意的。丧尸兄起身,注意不弄出一点声响。

    提起右脚,轻轻的向前迈一步,一点一点的放下,要小心,不能吓到宠物。到时候宠物被咬了一口后要是不理自己了怎么办。落地的脚没有发出一点声响,丧尸兄就这么一点一点的靠近正在专注的练习异能的萧文。

    萧文也不是想的怎样透彻,这世道,还说真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