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十五:跟着丧尸兄打丧尸

    萧文最近都对丧尸兄媚眼一直抛,时不时就眼角一瞥,那一眼的风情道不尽的妩媚!

    你妹!这是萧文的反应。

    对于自己抛媚眼一事,萧文认为自己是在瞪,对的,就是瞪的丧尸兄。可是那在打丧尸的间隙‘瞪’的一眼,真的不是在抛媚眼?

    纠结于上次的侮辱性事件,萧文的脸整整红了三天,因为三天的时间里,屁+股在饱遭蹂躏之后还没好利索,还时不时痛两下提醒萧文他的屁+股曾经遭到的残酷的蹂躏!

    这之后,萧文逃跑的心思也淡了,都跑不了还想着跑,又不是被虐狂,难道要不知死活的逃跑,再被抓回来,然后再经历一次打屁+股的惨事?想到这里想,萧文就觉得屁+股有点痛。虽然昨天就好透了,可是想到当时的情景还是很咬牙切齿啊!身体的恢复力为什么变好了啊,这平常要好久才好的伤口现在才几天就好了,这也是一种折磨啊!

    坐在木板上的萧文想到这里眼角自动的又瞥了一眼丧尸兄。没有出去打丧尸却安安静静的坐在一个用木头堆起来的临时的凳子上的丧尸兄看着大门的方向,脸上的表情在萧文看来就是欲求不满,是对于今天没出去打丧尸的不满。

    微微的抽动嘴角,萧文觉得自己现在很悲催,这是习惯了吧!都习惯丧尸兄每天白天带着自己出门打丧尸,晚上回来休息的生活作息了。这很日出劳作,日落而息的感觉,这如果不是出门的劳作是打丧尸,萧文会觉得自己很幸福的,当然,丧尸兄换成美女就更好了。

    想起上次逃跑的后果,一阵咯吱咯吱的磨牙声从萧文的嘴里飘出来,好吧,对于一个大男人来讲,被打屁+股是一件很屈辱的事情,被一个和自己差不多打的同性打屁+股就更是一件屈辱加诡异的事情!

    瞟一眼丧尸兄那依旧望着大门的满是表情渴望的脸,萧文就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人类,这打自己屁+股的还是一只丧尸!嗷嗷,内心嘶吼两声,萧文觉得自己最近很不对劲,和丧尸兄每天这样出门-打丧尸-回家,这规律性的作息是不正常的。和一只把自己当成食物的丧尸兄和谐美满的生活的很规律,这本身就是一件天方夜谭。现在自己就在做着这件本该是天方夜谭的事,是老天抽风了还是自己抽风了?

    再次瞟一眼丧尸兄,“唉······”叹一口气,不自在的挪动一下。手托着下巴,一点一点的纠结。

    丧尸兄本来今天看着天气不错,准备出门打丧尸的,当然,宠物要带着。自从自己揍了宠物之后,宠物就乖多了,只是老是没事抛个媚眼过来,这是被打坏脑子了?

    眉毛几乎拧到了一起,丧尸兄也是纠结的,宠物最近的抛媚眼行为是不是发情期发作的征兆?上次打的是宠物的屁+股,没打脑袋,不可能是脑袋被打坏了,这发情期什么时候能过去啊,每天被宠物抛媚眼,即使丧尸没有感觉也会很奇怪的。虽然没有感觉,可是丧尸兄莫名的就感到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还是以前的宠物好啊,最起码不会对着自己抛媚眼。

    看,又开始了,宠物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抛一个媚眼过来,虽然还没搞懂媚眼是什么意思,可是自家宠物那抛就是媚眼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今天还是不出门打丧尸了,要是宠物对着自己那帮笨的要死的同类抛媚眼怎么办?

    丧尸兄用担忧的眼光看了一眼宠物,又转回去了。到时候对于被宠物勾引到的丧尸,自己是打呢还是打呢?宠物自从有了聚集那种力量的能力之后,打丧尸的速度也加快了,好几次都看见宠物在聚集能量。

    对于那种能量发出的光芒,丧尸兄感到想要接近,却本能的知道很危险,虽然现在自己的力量完全不怕,可是心中就是有一份恐惧。对于那光亮的莫名的恐惧感,丧尸兄没有一点头绪,那种想要靠近却害怕的心情根本理解不了,很矛盾。

    算了,不想了,还是想想怎么治好宠物的发情症状吧,这媚眼抛的只要是丧尸都受不了啊!会很想一口咬上去的。

    今天天气很适合打丧尸,可是宠物生病了,今天就在家里安慰宠物吧。对于宠物刚刚又一次抛过来的媚眼,丧尸兄决定忽略,做一只丧尸也很难啊!

    你看,饿了要找吃的,偏偏食物跑的比什么都快,抢食物的还那么多;自己养了宠物,要关心宠物的身体状态,还要关心宠物的心理状态;能力不高会被同类还有食物杀死,自己和宠物杀死的同类就是榜样,要提升能力就要杀同类。

    再次看了一眼刚刚抛完媚眼的宠物,丧尸兄觉得做一只丧尸很难,做一只有宠物要养的丧尸更难!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