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八:怪异的恩人

    萧文躺着纠结的时候,青年回来了,手里还抓着萧文的背包。看见背包,萧文顿时觉得被治愈了,原来救命恩人是去拿背包了啊。看来恩人只是不爱说话,是一个好人呢。

    青年在手里抓着食物的背包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了自己食物那亮闪闪的眼神,只是眼睛怎么盯着自己抓在手里的背包?觉得被忽视了的青年有点不高兴了,宠物居然不理自己了。待会,宠物干嘛一定要理自己?这又是哪里出来的怪思想?

    萧文直接无视了青年,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的背包。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看见自己熟悉的物品,是一种精神上的安慰,那种感觉是什么也替代不了的。

    青年虽然觉得被忽视了,但还是没有怎么样,抓着手里的背包几步到了萧文的面前,蹲子,看着萧文的脸,却又不吭声,直看得萧文发毛。

    好半晌,才把手里的背包放到身前,慢条斯理的扯开,扯不开,用力撕开。背包在青年的力道下开了口,至于原本的拉链还完好无损。一点没有撕坏了别人东西的愧疚感的青年低头,看看背包里有什么是可以吃的。可是看着里面的东西,青年发现好像很熟却又好像都不认识。算了,一个一个的拿出来吧。

    手机,看了一眼,青年拿在手里递到萧文的嘴边。青年本来就蹲在萧文边上,直接伸手就把手机递到嘴边了。

    看着青年抓着自己的背包蹲下,然后看着自己的背包惨招毒手,萧文很肉痛啊,这是自己最好的背包,你现在撕坏了,我以后用什么啊!现在又是世界末日,上哪买去啊!萧文觉得遇见这个救了自己的之后,他的脾气越来越不好了。

    眼珠子盯着递到自己嘴边的手机,萧文呆了很久,这是要干什么?怎么那么像电视里的绑架犯叫人质打电话要钱的场景啊!现在都世界末日了,还有绑架犯活动?萧文觉得自己肠子都打结了。

    看见久久没有动静的食物,青年知道了,手一甩,手机划过一个华丽的弧度,“啪!”的掉在青年的身后。看来这个不是食物能吃的,换过一个。

    低头在背包里继续找东西的青年没看见萧文那震惊的神情和瞪大了的眼睛。

    张大嘴,萧文觉得那“啪”的一声不是手机摔到地上的声音,那是自己心脏碎裂的声音。那手机很贵的,救命恩人啊,你确定你不是来破我的财的吗?

    好想哭,看见恩人又开始拿东西出来了,萧文觉得很痛苦。

    青年手里从包里抓出一包核桃,看了一眼又递到萧文的面前,那表情怎么看着有点期待。灼灼的目光看得萧文欲哭无泪,你妹啊,你觉得我现在这样吃的了核桃吗?我又不是铁齿铜牙纪晓岚!你是想让我就这么咬么?那最起码把包装给老子去掉啊!萧文不敢吼出来,只能在内心咆哮。

    萧文用手接过袋装的核桃,放到远离恩人的地方,而且还要现在看不见的地方。他怕啊,他怕这在末世日很珍贵的食物被这个恩人再次扔掉。现在食物可是吃完了就没啊,比人类还金贵。

    看见自家宠物兼食物接过了那装在袋子里的硬硬的果实,然后藏起来了。青年觉得自己豪不介意,反正食物吃得东西自己不吃,看着自家宠物兼食物露出怕自己和他抢东西的神情,突然觉得心情很好。会储藏东西的宠物很可爱。

    这次从背包里摸出了面包,只是已经被压扁了。青年还是照常递到萧文的嘴边,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宠物。

    看着恩人坚持不懈的递东西到自己嘴边,萧文觉得哭笑不得的同时还感到了怪异。接过已经被压扁的面包,也不管过期没,萧文撕开包装袋,一口咬下去。也不管是不是躺着的,现在没力气爬起来,小心点就不会被噎着。也真的是饿了,一口一口的吃着面包。咬着面包觉得很幸福,现在能活着,能吃到东西就是最大的幸福。

    抬头看看门外,因为自己正躺在房子的客厅里,可以看见外面的天空。看现在那么亮的天,可能已经是第二天或者第三天了。不管了先吃饱了再说,待会再考虑其他的事。

    看着萧文接过被压得扁扁的东西,青年满意了,弯弯的嘴角表示心情很好。好了,既然吃东西了,那也该做自己的事去了。站起身,看了一眼吃的忘我的萧文,青年点点头,能吃才能长。

    就在萧文努力地消灭被压扁了的面包的时候,青年已经起身离去。没有注意到的萧文吃完面包抬起头才发现,恩人已经不见了。

    “······”一阵无语,这还是人吗?走了一点都没感觉到。走路没声音的?

    不对,萧文感到后背都是冷汗,自己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是听到了恩人的脚步声才知道有人进来的。刚刚没一点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