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蛰伏】(14)

    作者:杯中火焰。

    字数:17899。

    第十四章。

    元野走到程玥家门口,心已经彻底沉寂了下去,他伸出手,敲了两下房门。

    似乎听到门内传来的脚步声,站到了门口,正对着猫眼向外观看,元野抬头,也看向了猫眼的小孔。

    似一眼万年,又似白驹过隙,程玥的心情也并不平静,透过猫眼看到元野的那一刻,她一阵莫名的慌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今天早上,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她就有些不知所措,她甚至想起了两人做爱时的只言片语,让人面红耳赤。

    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或许她不会有什么过多的想法,因为这也是她希望的啊,虽然不知道两人会不会继续发展下去,可情况也会好的多,万一两人真能在一起呢。

    可昨天一起的,还有另外三个女人啊,如果元野是为了给一个交代,那也轮不到自己吧,还有两个年轻的姑娘呢,自己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凭什么要他给一个交代。

    后来田若华为了安慰她,让她不要想不开,说出了她和元野早就在一起的事实,他们就是所谓的炮友和情人,满足生理需要嘛,男欢女爱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

    程玥却有些吃惊,她发现事情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本来以为只是一次意外,她和元野还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可原来他早就有了女人,连万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了。

    她跟田若华不一样,她还没那么开放,她还渴望爱情,渴望能重新组合成一个家庭,幸福快乐的生活。

    可元野不能给自己这些,他有两个年轻的女孩子要负责,或许不用,现在的女孩子都比较开放。还有一个情人田若华。他能和自己在一起吗?难道自己也做他的情人。

    她有些做不到,可她又那么喜欢元野,这种矛盾的心情一直折磨着她,让她心痛。

    自己应该怎么办呢?她不知道……。

    程玥收拾了一下心情,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点,慢慢的打开了门,随着元野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她的心神一阵颤动,差点失守,这个让她幻想最多的男人,让她魂牵梦萦的男人。

    “程姐。”元野装出不自然的表情,笑了一下,自己总不能显得理直气壮吧。

    “嗯,来啦。”程玥镇静下来,平常的打着招呼,似乎根本没有发生昨天的事一样。

    元野看到她的表情,就明白了一些,程玥可能也是有些鸵鸟心理,当做没有发生的样子,或许还有一些不在意吧,他不太清楚。

    如果他不来,可能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谁也不会再提,再见面顶多会有一些尴尬。

    可那只是自己以为的,万一不是这样呢?自己总要给一个交代吧。

    “程姐,我,我想跟你谈谈。”元野说道。

    “好,好啊,进来吧。”程玥把元野让了进来。

    如果元野不来找自己的话,自己在还没想清楚的情况下,也绝不会去找他谈。

    可能真就这么过去了,当做一场梦。

    可元野来了,虽然知道不可能,可她还是隐隐有一些期望,虽然如此渺茫,如果他真的肯和自己……。

    元野坐在沙发上,四处看了看。程玥给他到了一杯水,说道,“小紫,已经睡了”。

    “哦。”元野接过杯子,放在手里轻轻转着,“程姐,关于昨天的事……我想跟你说声对不起,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发生的……十分抱歉”。

    程玥在听到他开口的时候,身子有些发抖,紧张。直到他说完,才软了下来。

    终究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满心的期待化为了泡影。她感觉自己的心在痛,在下沉,一直下沉……。

    “没,没关系,大家都喝醉了嘛,你也不是故意的。”她开口了,语气如此缓慢,不带一丝感情。

    元野松了一口气,“毕竟是我做出了那样的事,如果,如果程姐有什么……有什么需要我……”。

    “没事,没什么。”程玥打断了他的话,语气平静,仿佛与自己毫不相关。

    是她太过奢望了,元野根本就没在意过自己。

    “对不起。”元野低声说道,虽然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可程玥的语气表情……他心里开始愧疚。

    一阵静默,程玥没有再说话,元野也不知道该再说什么。

    “那我先走了。”元野小声说道,气氛太过凝重,或许让她自己静一静更好吧。

    “嗯。”程玥轻轻点头。

    元野放下一口未动的杯子,站起身,看了程玥一眼,轻轻的向外走去。

    程玥也站起身,低头跟在他后面,看着他的脚步,心却越来越痛,一阵抽搐,一阵酸楚,就这样了吗?就这样结束了吗?感觉自己的心,像在被人用力的撕扯……。

    “程姐,我走……”元野拉住门把手,刚想回头跟程玥说一声再见,就感觉程玥从背后抱住了自己,身子轻微抖动,嘴里发出呜呜的哭声。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程玥在他走出门的那一刻,终于情不自禁的上前抱住了他,她知道他一出去,两人就没有什么关系了,她想抓住什么,可感觉自己是如此的无力,什么都抓不到。

    她呜呜的哭着,好难过,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心里抽离,可自己又无法留住。

    元野就那么站着,一动不动。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哭的这么伤心。

    田若华说程玥对自己有好感,如果程玥愿意做自己的情人,那也没什么,不就是多个女人嘛,自己也不会吃亏。

    可程玥明显不是这种人啊,她还年轻,肯定想重新有个家庭,可自己能给她吗?

    两人的交情并不深,没有多少感情,只是不错的邻居。如果一定要选一个,他肯定会选关系不错的王芳。

    元野心里有些愧疚,是啊,她刚刚离婚的遭遇,又遇上了这种事,接连的打击,有一半是自己的原因造成的。

    他喃喃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程玥摇摇头,就那么抱着他哭着,难过,心酸,不舍……。

    慢慢的哭声停止了,她松开了元野,泪眼朦胧的看着他,眼神中带着留恋。

    造化弄人啊……。

    “程姐……”元野叫道。

    “没事,你走吧……”程玥背过了身子,摇摇头,声音哽咽。

    元野知道自己在这里也改变不了什么,或许看不到自己,她心里会好受一点,他轻轻拉开门,走了出去。

    程玥看着关上的门,心也仿佛被锁上了,她的心好痛,蹲在地上,埋着头,无声的流泪……。

    元野回到家,心里的愧疚越来越重。毕竟是自己做的事,把人家惹的这么伤心。

    他干坐了一会,心情烦躁异常,有点痛恨自己,这叫什么事啊,可自己也不是故意的啊,能全怪我吗?

    虽然这么想着,可元野的心中充满了抑郁,烦躁,憋屈,如困笼之兽。

    不管了,想他妈那么多干嘛,事不如意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哪有那么什么万事如意,尽善尽美,妈的,凭什么要自己负责。

    起身走出了门,去找王芳,他需要发泄一下精力,要不非憋疯了不可,反正王芳现在是自己女朋友。

    走到小区的路上,迎面看到一个高大丰满的身影走开,丰乳肥臀随着高跟鞋“哒哒”的声音,上下颤动着,充满肉欲诱惑的气息,正是田若华。

    元野仿佛找到了宣泄口,上前一把抱住了她的娇躯,抓住她的肥臀,就开始亲吻着她的脸蛋。

    “啊。”田若华正低头走着,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了一跳,以为遇到了流氓,刚要挣扎叫喊,忽然感觉气息这么熟悉,才发现是元野。

    “你吓死我了。”田若华娇嗔道,舒了一口气,以为元野在跟自己闹着玩。

    元野却没有说话,紧抱着她丰满的娇躯,心底的邪火烧的越来越旺,不管不顾的埋头在她的巨乳之间,用力揉着她挺翘的肥臀。

    田若华感觉他的情绪不太对,抱着他的头,关切的问,“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元野还是没有说话,抬起头,双手握住了她的硕乳,下身坚硬起来,顶着她的小腹。

    田若华不知道他怎么突然这么亢奋,可这里毕竟是外面啊,万一来个人怎么办。

    她没有再问,现在元野明显是想做爱了,而自己只要满足他就好,她抓住元野的手,“我们先回去,回去随你怎么弄,这里……啊……”。

    一声轻叫,元野隔着裤子摸上了她高耸的馒头屄,滑动着手指,刺激着她。

    元野等不及了,田若华丰满的身材让他欲火大盛,他有些失去了理智,他现在就要肏屄,在外面更刺激,他要发泄。

    他抱起田若华走到一旁花园的角落里,一手伸进她的上衣,揉着大奶子,一手伸进裤子里摸着她的屁股和肥屄。

    田若华被他抱到这里,才安心了一些,她从没有在外面这么亲热过,虽然有些害羞,但却有一种暴露的快感。

    天气已经有些冷了,晚上出来的人本来就少,更何况已经这个时间了,基本没人。还有,是她心爱的小男人对她这样,她哪有拒绝的道理,立刻逢迎起来,情欲慢慢上涌,肉屄变得湿滑,做好随时被插入的准备。

    元野抚摸了一会,手足之欲已经让他不能满足。他转过田若华的身子,一把拉下她的裤子,露出了挺翘硕大的肥臀,在夜色下如两轮皎洁的明月。

    他伸手在肉屄上摸了一下,感觉到了一阵湿滑,知道她已经准备好了,骂了一声骚屄,遂不再迟疑,掏出大鸡巴对准屄洞就插了进去。

    “啊……”田若华发出一声轻叫,连忙用手捂住了嘴。跟元野在花园亲热,害怕被人发现的紧张,和大鸡巴直插到底的快感,让她感觉无比的刺激,肉屄里的瘙痒更甚,淫水一滴滴的落下。

    元野也感觉很刺激,在外面搂着一个丰满的熟女打野战,疯狂的肏干她,还有什么比这更有成就感的事吗。

    他向上拉开田若华的上衣,把她肥硕的巨乳暴露出来,一手抓住一个揉捏着。

    大鸡巴肏干着淫水泛滥的肉屄,用力的撞击在因为站立而显得更加挺翘的肥臀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每一次撞击,田若华的肥臀都因会上下抖动,如一阵波涛汹涌的肉浪,看起来令人血脉喷张,恨不得蹂躏一番。

    田若华用力的捂住嘴,可还是发出“唔唔”的叫声,她控制不住自己,不止是肉屄被大鸡巴肏干带来的快感。还有在外面暴露的刺激,自己光着肥大的屁股,被元野从后面肏着,大奶子随着肏干,上下飞舞抖动,多么淫靡的画面,多么淫荡的场景。

    她脑海中想到这个画面,心中异样的感觉,让她疯狂了,不管不顾了。

    她不在乎被人看到了,她就是淫荡的女人,不要脸的女人,她是婊子,贱货……她全身心的投入了,用力向后撅起屁股,只要大鸡巴狠狠的肏她,干她。

    快感来的如此强烈,心里和身体的双重刺激,让田若华的高潮来的如此之快,她身子一阵酥软,没有力气站直了。

    可她喜欢这种感觉,被肏的浑身无力的感觉,被征服的感觉,恨不得这种感觉更加长久。

    她弯下了腰,双手抓住了自己的双腿,肥臀高高翘着,方便元野的肏干,让他的大鸡巴,大肉棒,大粗棍子捅着自己的骚屄。

    肥硕的双乳自然下垂到头部,摩擦着自己的脸,她一口含住了乳头,不让自己更大声叫出来,却发现这样让自己感觉淫荡,骚浪……。

    她不管了,她就是要发骚,这种感觉好舒服……她一会用舌尖舔着自己的奶头,一会用牙齿咬住,好刺激,好疯狂,自己就是一个荡妇,婊子……。

    元野没有理会她的姿势动作,他的眼中只有肥臀和肉屄,他搂抱着田若华的大屁股蛋子,让她不至于倒下,大鸡巴用力的捅着,肏着……他要发泄自己抑郁烦躁的情绪,他要狠狠肏干这个女人,这个骚屄,她就是自己发泄的工具,一个肉便器……。

    这个姿势,令田若华肥厚高耸的馒头屄更加向外突出,大鸡巴每一次都能插的更深了,狠狠的撞击在她的子宫口。

    因为高潮而幽深狭窄的阴道,变得更加炽热湿滑了,里面仿佛有一股吸引力一般,又像是有一张小嘴,在贪婪的吸吮着龟头,好像要把它含到里面去。

    高潮一波跟着一波,冲刷着田若华的身体,自从那次被元野肏的潮吹了之后,她的身体仿佛变得更加敏感,也更不容易满足了,只有潮吹这种最顶级的高潮,才能让她彻底的满足。

    终于,随着大鸡巴不断的摩擦肉屄,一次次的撞击子宫,高潮不断的积累,又有了那种要喷水的感觉。

    她用力的收紧小腹,双腿夹紧肉屄,像憋尿一般,感觉小腹内水压越来越大,在寻找宣泄口一般。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夹紧肉棒,更加清晰的感觉到大鸡巴进出阴道的快感,她用力的收缩小腹,让水流更加充沛,等着达到自己的临界点,等到最后那喷涌的一刻……。

    “老公……快用力肏我……我快到了,又要喷水了,快,快,用力……肏……肏我的肥屄,骚屄……肏我的屁股蛋子……我要喷水……”田若华压抑着声音,淫荡的说着自己内心的渴望,她要那种感觉,那种彻底释放的感觉。

    元野不间断的肏了这么长时间,也有了要射精的感觉,脑子清醒了一些,听到田若华的话,他不遗余力的执行起来。一边肏干着肉屄,一边空出一只手“啪啪”的拍打着她的肥臀,印上一个红红的手印,拍打屁股的脆响,在安静的夜里,如此清晰,响亮。

    “骚屄,我也要射了,我们一起射吧,肏死你,肏到你喷水,这次我要好好看看你喷水,贱货,喷吧,喷水啊……”。

    被元野拍打的肥臀,发出淫荡的脆响,屁股上酥麻的感觉传到肉屄,让田若华感觉自己好像一条母狗一样,被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肏干着,让人们围观着……。

    羞愤,刺激,放荡的感觉,让她体内积压的感觉终于达到了顶点。

    “老公,我到了,要喷了……喷啦……啊……”田若华因为长时间弯腰低头,叫喊出来的声音有些嘶哑。她感到屄门一松,淫水如决堤的涛涛洪水一般,宣泄而出。

    说时迟,那时快,元野双手一把搂住田若华的两条大腿,像给小孩把尿一般,用力把田若华抱了起来。

    只见一条清亮的粗大水注,如彗星一般,从屄门喷涌而出,画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元野终于看到了田若华喷水的奇景,同时感觉肉屄更加紧致的夹住了肉棒。

    他一时玩心大起,抱着她的身子,上下抖动了几下,带动着一股股喷出的淫水,如浇花一般喷洒在旁边的冬青上,树上,溅起一朵朵水花。

    太壮观了,大鸡巴猛地插到尽头,敏感的龟头被子宫口摩擦的一阵酥麻,终于精关大开,精液喷涌而出。

    “啊……”田若华被他用这个姿势抱在怀里,双腿大开,像被人抱着撒尿一般,又像被人盯着自己的骚屄肆意欣赏,羞愤,刺激的异样感觉更加强烈。

    滚烫的精液,一股股的冲击着子宫,高潮达到了最顶点,她顾不得压抑自己,发出一声尖叫,全身的力气集中到小腹,再次用力挤压,顿时,一股更加猛烈,更加粗长的水注夺门而出,冲击在远处的冬青上面,发出“唰唰”的水声。

    持续了几秒钟,才慢慢的减弱,最后,还未流尽的淫水,像水龙头没有拧紧一般,顺着屄门,滴滴答答的落下。

    田若华感觉全身的力气仿佛都随着水流喷涌而尽了,只剩下脑海和身体里残留的舒爽快感,滋润着自己的身心,她软软的靠在了元野的怀里。

    元野抱着浑身酥软的田若华,感觉她的身子都轻了很多。待到精液喷射完毕,看到田若华的屄门也不再滴水,才把她放了下来。

    田若华有些站不稳,元野扶着她,把她的上衣拉下来,裤子提好。才让她跪坐到地上,自己整理一下衣服。

    田若华这次潮吹之后,不再像上次那样,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她强打精神,挣扎的扶着元野的腿,让自己上身直起。

    喘着粗气,拉住了元野提裤子的手,双手抱住了他的屁股借力,把还带着一些硬度的大鸡巴含进了嘴里,不顾上面热气哄哄的骚臭,轻柔的,细细的,舔干净上面残留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然后慢慢给他提上了裤子。

    一直没有在事后给元野清理过鸡巴,每次都是他照顾自己,让田若华一直心存愧疚,感觉自己没有尽到责任一般,这次,终于是圆满了,她心里一阵开心满足。

    元野扶着她的头,温柔的看着她给自己清理完毕,然后抱起她,坐到外面的长椅上。

    两人依偎在一起,田若华轻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发,怜爱的,疼惜的眼神看着他,抱着他,她感觉到他的悲伤,她想用自己的浓浓爱意和温柔,抚平他烦躁,压抑,脆弱的心灵。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坐着,没有说话。但在这宁静的夜里,却感觉那么的温馨。

    “对不起,没有顾忌你的感受,让你在外面……”元野开口了,在把邪火都发泄了出去,心绪恢复了平静之后,他感觉有些对不住田若华,这个对自己一片真心,无怨无悔的女人。

    田若华抬起他的头,温柔的看着他,摇了摇头,“我愿意,你对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不要再说对不起。我是你的,永远都是,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因为,我爱你”。

    田若华动情的说着,她从没有对他说过这三个字,她认为自己不配,可今天,她不管了,她就是想让他知道,不管什么时候自己都和他站在一起,永远。

    元野看着田若华深情的眼睛,轻轻的在她嘴唇上亲了一下,然后抱住了她,那么轻柔,那么温馨。

    田若华闭上了眼睛,嘴角带着笑意,感受着他给自己的爱。

    “今天……”元野慢慢的把自己跟干妈,还有跟程玥见面的事说了一遍。

    “这种情况,对干姐,我能就这么算了吗,干妈一家对我一直不错,我不能没有良心吧,何况我们发生了那种事呢。可是程玥呢,出门前,她抱着我一直哭,哭的那么伤心,我知道她为什么哭,可是她想要的,我给不了……”。

    “甚至对于王芳,我都不能确定,我还没想过结婚。不谈感情……现在,我拿什么结婚呢”。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烦躁,很压抑,或许是我想的太多了吧,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吧……”。

    “不要想那么多了,没事了,都过去了……”田若华轻拍着元野的背,想在安慰自己受了委屈的孩子。

    她理解元野的想法,明白他的心情,或许他还有些不够成熟,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那也是他最可贵的地方。

    她爱元野,所以她能真正走进他的内心,她知道这是一个男人成熟必须要经历的阶段,所以她不会做太多的干涉,她相信他会想明白的……。

    想到王淑媛,她的眼神变得有些冷了起来,对于王淑媛的做法,以她的阅历,怎么会看不出来那是王淑媛是故意的,她甚至想明白了,为什么王淑媛要认元野当干儿子,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虽然王淑媛并没有什么坏心眼,可她这么算计元野,田若华还是感觉不爽,有化身成母豹护仔的趋势,她对元野不止是男女间的爱情,还有母子间的疼爱,这两种爱加在一起,让她不允许元野受到一点伤害。

    对于程玥,田若华能理解她的心情,她跟自己不一样,程玥想要的是一个完整的家。而田若华是更加纯粹的爱,只要她爱元野就好了,别的她都不在意。

    “大宝贝,还是你最好了。”元野喃喃的说着,发出了这样的感慨。跟田若华在一起,没有压力,能感受到的,只有最纯粹的爱和柔情。

    “嘻嘻,是吗。”田若华听到这句话,无疑是最让自己开心的。

    “对。”元野靠在她的肩膀,肯定的点点头。

    “哼,那你还招惹那么多别的女人。”田若华假装吃醋的说道。

    “唉,哪有啊,要说真正招惹的,就一个伊雪嘛。”元野无奈的说,“当初招惹伊雪,只是作为打炮第二梯队准备的,说实话,心里并不是多么喜欢”。

    “还打炮第二梯队,哼,第一是谁啊。”田若华捶了他一下,撅起小嘴。

    “就是你啊,可我当初不确定嘛,毕竟我们岁数差了那么多,万一你不愿意怎么办。要是早一天见面就好了,现在就没有伊雪的事了,都怪你。”元野倒打一耙。

    “啊,怪我,哼,怎么怪到我头上。”田若华像个小女生一样,跟元野拌嘴,她很喜欢这种感觉。

    “要是你早点跟我见面,我们早点打炮,确定关系,我就不用去勾搭伊雪了,然后也不会被杨柳那个浪丫头缠上,没有杨柳,就不会有那天晚上喝多之后的乱性了。”元野理直气壮的说道。

    “哼,占了便宜还卖乖,你上了那么多女人,自己心里不知道多高兴呢”。

    “哪有,你看现在的样子,我哪里高兴了,哼,就怪你,就怪你。”元野挠着她的痒肉,开始耍无赖了。

    “啊,好好好,怪我,怪我,都怪我,亲亲老公,不要生气啦。”田若华笑着,哄着他说着。

    一会像个小女生那样撒娇拌嘴,一会又像现在这样疼爱包容,转变的无比自然。田若华喜欢元野,不仅愿意改变自己,还喜欢他表现出来的不同性格,平时的阳光灿烂,做爱时的凌厉霸道,还有现在的任性可爱……真是让人爱到了骨子里。

    “哼。”元野傲娇的拉起田若华,让她靠在自己怀里,抱着她。

    “老公,如果我们早点见面,真的就不会有现在的事了吗?你不会再找别的女人吗?”田若华温顺的靠着元野问道,这种温馨的感觉,让她突然想哭。

    她想到了王芳,王淑媛可是有预谋的要撮合他们,就算没有那天的事,以后也会有别的事吧。

    元野可并没有想到那些,他想了一下,肯定的点头说道,“嗯。不会”。

    “为什么呢?伊雪,杨柳,王芳,程玥,她们都比我年轻,身材也比我好啊”。

    “就是因为你是我的大宝贝啊,每个人喜欢的都不一样吧,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身材,高挑,丰满,身材火爆,丰乳肥臀。每次看到,都让我无法自拔,热血喷张。还有你那温顺贤淑的性格,而且你还这么的喜欢我,迁就我,简直就是完美的情人,如果……如果……”。

    “如果什么……”田若华好奇的问。

    “你听了不要生气好不好。”元野有些小心的说道。

    “好。”田若华点点头。

    “如果你跟我差不多大的话……我想,你会是我最想要结婚的那一个。”元野认真的说道。

    田若华猛地转过头,看着元野,泪水瞬间充满了眼眶,她一把抱住元野的脖子哭了出来。

    她没有听出元野有嫌弃自己年龄大的意思,而是感觉出,他心中自己已经变得那么重要,这让她喜极而泣。

    可是,正如他所说的,他们年龄差的太多了。为什么自己没有和他生在同一个年代,为什么,如果……可惜没有如果……这是最让她难过的地方,也是最无奈最没有办法的事。

    “好啦,不要哭啦。”元野轻拍着她的背,安慰着。

    “老公……虽然我们……不能结婚,可是,以后我就是你的老婆……好不好。”

    田若华一边哽咽抽泣一边说着,恳求着他。

    “好啊,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老婆。”元野温柔的看着她说道。

    “嗯嗯。”田若华用力的抱住他,不住的点头,泪水还是不断的滑落。

    “对了,你等一下。”元野伸手掏出了钥匙链,上面挂着一个指环形的饰物,他取了下来,对着田若华的手指比划了一下,“嘿嘿,刚好差不多,可以戴上,简单了一些,不嫌弃吧”。

    田若华摇摇头,甚至有些惊喜,她跨坐在元野身上,认真的伸出了无名指,要他给自己戴上。

    元野给她戴了上去,嗯,不错,挺合适的。

    田若华认真的看着,仿佛在完成一个隆重庄严的仪式,他给自己戴上了指环,自己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