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百一十五章回避问题

    第二天上午,李休如约在理财监中等着长孙无忌,他们昨天已经约好了,今天要去探望李承乾,不过他现在却是满脸愁容坐在那里想着心事。

    昨天七娘逼问李承乾的事,李休最后终于还是告诉了她,而且既然七娘知道了,也没有理由再瞒着平阳公主,因此索性就一块坦白了,结果平阳公主知道自己的亲侄子竟然变成一个残疾人,这让她哭了好长时间,今天更是坚持要来探望,当然李休和长孙无忌约好了,所以自然不能陪她,估计她会和七娘在下午去探望。

    “怎么了,驸马的脸色为何如此难看?”长孙无忌准时来到理财监,刚一见到李休就立刻惊讶的开口问道,毕竟李休心中的烦恼可都写在脸上呢。

    “没什么,只不过无忌兄你昨天去东宫吃了闭门羹的事,却刚好被我的长子得知,他本来是进宫探望丽质的,顺道又去探望承乾,却和无忌兄你一样吃了闭门羹,结果他把这件事告诉了家里,我看事情瞒不住了,索性就坦白了,结果公主下午也要去东宫探望。”李休这时双手一摊道。

    “这……”长孙无忌听到这里也不由得一阵苦笑,连李休家里都已经知道李承乾残疾的事了,恐怕这件事也瞒不了多久了,毕竟李承乾日后也不可能不见人,只要他出面,脚疾的事肯定会传出去。

    时间已经不早了,当下李休与长孙无忌出了理财监,也没有坐马车,而是缓步而行前往东宫,不过在路上时,长孙无忌却是有些忧心忡忡的向李休道:“驸马,太子残疾的事已经无可挽回,不过你觉得这件事会对朝廷造成多大的影响?”

    “无忌兄怎么会这么问?”李休听到对方的话却是有些警觉的看了他一眼,随后神情淡然的反问道,因为他也不知道长孙无忌问这个问题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或者说他是想问对朝廷的影响大,还是对李承乾个人的影响大?

    长孙无忌似乎并没有察觉李休的警惕,当下再次叹了口气道:“太子年纪渐长,却也变得越来越任性,这次受伤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现在他的脚又残疾了,我也有些担心朝中有什么非议啊!”

    听到长孙无忌的话,李休也终于明白他想要问的其实是对李承乾个人的影响,换句话说,做为最支持李承乾的大臣,长孙无忌这时已经在算计着这件事对自己的得失影响,甚至他可能对李承乾的信心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足了。

    “人不轻狂枉少年,太子也正处于这个时期,偶尔任性一些也可以理解,只不过他这次为自己的任性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不过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果太子经历了这次打击下,能够恢复本心、励精图治的话,这反而对他是件好事!”李休却是避重就轻的道,他知道长孙无忌想和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