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八百零一章薛仁贵的上元节

    上元佳节,普天同庆,就连远在长江之南的洪城也不例外,虽然在过年前发生了突厥人的叛乱,但却被赵德言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反抗的突厥人扫荡一空,所有受到牵连的突厥人也被一个个挖掘出来,然后砍掉脑袋吊在城门上示众,一时间洪城城墙上竟然吊满了人头。

    虽然这次没能将所有暗中反抗的突厥人全部消灭,但也让他们的势力受到极其严重的打击,毕竟积蓄数年的力量几乎都被唐军捣毁,一些重要的人物也被抓住处死,残存下的力量估计十不足一,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唐对突厥人的掌控只会越来越严,他们想要恢复之前的势力几乎不可能,剩下的也只是苟延残喘罢了。

    当上元节来临之时,洪州的叛乱基本上已经被平定了,虽然洪城城头上的人头依然吊在那里,街头的泥土里依然带着几分褪色的血迹,但是赵德言为了庆祝这次平叛,反而宣布举城同贺,甚至官府出钱在几条大街上都建造了规模宏大的巨型花灯,当夜晚来临之时,整个洪城也被灯光照的通明。

    洪城可不仅仅只有灯光,街头上的行人同样不少,虽然之前的叛乱死了一些人,甚至连一些汉人也死于叛乱的突厥人之手,但数量并不多,毕竟突厥人的叛乱刚一发动,就很快被打出内城,因此内城的汉人受到的损失不大,反倒是外城的突厥人死伤不少。

    上元节是汉人的节日,因此当夜幕降临之时,内城中的汉人也纷纷带着家人挑着灯笼出游,洪城中的汉人数量不算少,已经超过万人,当然外城的突厥人更多,整个洪城的人口约在四五万之间,这放在后世可能只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城市了,但是在大唐这个时期,除了长安、洛阳这种超级大城外,大部分的城市的人口也只有数万人。

    薛仁贵手持着一盏鲤鱼灯走在街道上,身边还有一个相貌清丽的少女,只见这个少女大概十六七岁的模样,穿着一身绿色衣裙,身材也比较高挑,只是与魁梧之极的薛仁贵站在一起,却显得十分娇小。

    “世兄,咱们去那里看看吧!”正在这时,只见薛仁贵身边的这个少女指着前方的一座高大的兽灯说道。只是少女说话时表情中却带着几分羞涩,但依然强自做出冷静的模样,看起来极为有趣。

    “也好,洪城这里的真是热闹,我比老家龙门县城的灯会漂亮多了!”面对这个少女,薛仁贵这时也微笑着开口道。

    “那是自然,不过洪城只是个新建的小城,根本无法与太原相比,当初我在太原时,那里的灯会才真的是热闹,不过若说是灯会,天下间最热闹的恐怕就要数长安城了,只可惜我还从来没有去过长安。”

    少女说到长安时,眼神中也流露出向往的神色,毕竟长安是大唐的中心,同时也是天下间最热闹的城市,光是人口就超过了百万,像洪城这样的小城恐怕连长安的一角都比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