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六百零二章战还是逃

    “可汗,唐军实在胆大包天,竟然主动进攻我们突厥,咱们也一定不能示弱,必须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颉利的大帐之中,一个突厥小可汗怒火万仗的大声道。

    李靖大军突袭襄城,随时都可以北上进攻突厥王庭,这让突厥内部也大为恐慌,有些贵族建议北迁,有些贵族则建议给唐军以迎头痛击,毕竟敌人都已经找到自己家门口了,如果不打一下就逃的话,那简直太丢脸了。

    “万万不可,从去年开始,我们突厥就天灾**不断,今年又不断的平息周围部落的叛乱,实力大为减弱,这次大唐既然敢出兵主动进攻,肯定也是有备而来,我们万万不可与对方硬拼!”这时只见一个年轻的突厥将领站出来道,只见了大概有二三十岁左右,身材瘦高十分的精悍。

    “执失思力你这个懦夫,连唐军的面都没有见就鼓动大汗逃跑,你根本不配做突厥人!”年轻将领的话音刚落,就见另一个突厥将领十分愤怒的指责道。

    “我是不是突厥人用不着你来说,现在形势对我突厥不利,保存实力才是上策,如果这么贸然与唐军交战,说不定会动摇我突厥的根本,到时这个责任你负得起吗?”面对别人的指责,只见这个名叫执失思力的年轻突厥人毫不客气的回击道。

    执失思力这个名字在初唐的历史上也算是赫赫有名,因为他是大唐最有名的异族将领之一,他本是执失部的头领,更是颉利的心腹大将,之前渭水之战时,执失思力就曾经做为使节前去见李世民,而且他对中原文化十分了解,在战场上也颇有谋略,这也让颉利对他更加的宠信。

    执失思力十分的理智,知道突厥现在处于劣势,因此主张暂避唐军的锋芒。不过并不是所有突厥将领都像他这么有脑子,虽然之前突厥数次败于唐军之手,但是在突厥人看来,主要原因还是自己进攻大唐,而且唐军主要是据城而战,这让他们的骑兵十分吃亏,如果放在草原上的话,他们绝对不相信自己的骑兵会找不过唐军。

    也正是有上面这个想法,所以很多突厥将领都想要给来犯的唐军一个狠狠的教训,当然也有一些人支持执失思力,因此一时间大帐里竟然吵了起来,唯独站在颉利身边的赵德言却是一言不,低着头站在那里,似乎是睡着了一般。

    “不要吵了!”就在执失思力话音刚落,忽然只见一直没有开口的颉利打断正面的争吵,脸上满是怒火的大声道,“唐军已经打到咱们家门口了,你们还在这里吵吵嚷嚷,成什么样子?”

    面对颉利的训斥,大帐之中的突厥将领也全都不敢再开口,当下一个个面色悻悻的退了下去。不过颉利虽然制止了将领们的争吵,但他这时也十分的头疼,因为他也拿不定主意,虽然他有些自负,但也知道以自己现在的情况,实在不宜与唐军硬拼,但如果就这么逃跑的话,他又实在有些不甘心,而且这样做还会让他的声名扫地,以后恐怕整个草原都会拿这件事取笑他,而想要统治部落也就更难了。

    就在颉利左右为难之时,忽然看到站在自己右边的赵德言,这让他禁不住眼睛一亮,随后就开口道:“赵卿,你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是战是退?”

    听到颉利问自己,赵德言这才抬起头,然后恭敬的向颉利行了一礼谦虚的道:“启禀可汗,臣只懂得政务,对于军务方面实在不怎么精通,所以这件事还是由可汗做主就是!”

    “无妨,我现在就想听一听你的意见!”颉利这时却是再次问道,虽然他没有把兵权交给赵德言,但他知道赵德言的目光长远,也许他的意见会给自己很大的启。

    面对这种情况,赵德言似乎犹豫了一下,随后这才终于开口道:“可汗,臣的确不懂军务,不过臣想问一句,哪怕我们把唐军打败了,那么我们还有把握度过这个冬天吗?”

    赵德言的话一出口,立刻就让颉利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是啊,哪怕他们能够打败唐军,可是到时肯定也会损失惨重,而且仗一开始,肯定会加物资的消耗,而且现在正是牛羊长膘的时候,到时他组织起兵力迎敌,牛羊无人放牧,恐怕它们连冬天都活不过去,如此一来,更让他们损失惨重,可以说这场仗无论输赢,他们都将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