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百一十七章 第二场婚礼

    “是这样吗?”衣娘把罐子里的羊油敲下一小块放在锅里,然后还有些不确定的向旁边的粉儿问道。

    “应该是这样,我见过月婵姐炒菜的样子,她就是先把油放到锅里,然后放一些调料,炒香后再放菜,做好的菜味道可香了!”粉儿说到这里时,口水也几乎快要流出来了,前两天杀的羊很肥,熬出不少羊油,于是她才提议做几个炒菜,说起来她虽然吃过月婵的炒菜,但是衣娘却从来没去过李休家里,即没吃过也没见过炒菜,一切都只能听粉儿的。

    当下衣娘把调料放到锅里,这时油已经热了,调料里有蒜和姜,结果一下子爆出不少油星,其中有些溅到衣娘的手上,痛的她是连退了几步,粉儿看到锅里“噼里啪啦”的乱响,也吓的不轻,她之前虽然见过月婵炒菜,但当时只顾着嘴馋了,根本没有认真观看炒菜的每个步骤,所以这时也有些不知所措。

    “轰~”衣娘他们炒菜时,下面的火明显有些太旺了,结果这时只见油锅里忽然爆起大火,更让衣娘和粉儿吓的尖叫一声,本能的找水灭火,结果等到她们把水倒进锅里时,却现火非但没灭,反而烧的更厉害了。

    幸好衣娘这时忽然灵光一闪,拿起锅盖就把锅给盖上了,这才终于熄灭了锅里的火,只是这时她们主仆二人却已经搞的灰头土脸,粉儿刚才泼水时不小心泼在衣娘身上,使得她脸上又是烟又是水的,看起来极为狼狈,粉儿的样子也差不多,结果主仆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忽然“噗嗤”一声全都笑了起来,看来今天的炒菜是吃不成了。

    不过也就在这时,忽然只听外面传来敲门声,粉儿听到这里立刻兴奋的道:“肯定又是有人来买茶叶了,这段时间咱们的茶叶好像越来越受欢迎了!”

    粉儿说着小跑着出去开门,当门打开之时,却看到平阳公主站在外面,这让粉儿很是惊讶的道:“公主殿下您今天怎么亲自来买茶叶了?”

    平阳公主可是茶叶的大客户,也正是她的极力推广,才使得茶叶在贵族间慢慢的流行开来,只是平阳一般都是由头盔等侍女前来买茶,所以粉儿见到她时才有些奇怪,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平阳公主可不是来买茶的。

    “衣娘在吗,我找她有事?”平阳公主这时神色平静的道。

    “在,我去叫她!”粉儿急忙把平阳公主请进来,这时衣娘也刚好从厨房中出来,当看到平阳公主时也是一愣,不过随即就反应过来上前行礼。

    衣娘这时连脸都没来得及洗,平阳公主看到她颇为狼狈的样子,当下却不由得心中苦笑,自己苦苦追求的却无论如何得不到,反而衣娘在阴差阳错之下,注定要成为李休的妻子。

    “衣娘,你准备一下,随我去李休家里吧!”平阳公主这时忽然长叹一声道,这也许就是造化弄人吧,不过心中虽然有遗憾,但想到之前李休拉着自己拜堂的事,又让她感到心中一阵甜蜜,别看平阳公主曾经是统领千军的统帅,但是在感情这方面,其实和普通女子没什么两样,甚至在遇到李休之前,她在感情方面也是一片空白。

    “去李休家里做什么?”衣娘听到这里也不由得十分奇怪的问道,平阳公主比任何人都清楚她和李休的关系,她和李休见面之后恐怕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父皇下旨,将你赐婚于李休,今日就成亲!”平阳公主再次强迫自己摒除其它的情绪,十分平静的开口道。

    “赐……赐婚?为什么?”衣娘听到这个消息,简直无异于五雷轰顶一般,脑子中也一片空白,整个完全惊呆了。

    “这其中的因由很复杂,以后你就会慢慢明白的,不过现在吉时将近,喜服我已经带来了,你快洗漱一下换上吧!”平阳公主不想再解释太多,也没时间再解释,当下一挥手,身后的头盔等侍女端着喜服进来,然后拥着衣娘进到卧室,不一会的功夫,就让衣娘换上了喜服,只是时间仓促,来不及化新娘妆,不过没有厚厚的粉底遮盖,反而更显得衣娘天生丽质、娇俏非常。

    平阳公主准备的十分周到,衣娘门外甚至还停了一辆马车,当下她带着衣娘上了车,直到这时,衣娘才反应过来再次追问道:“公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陛下会忽然下旨赐婚,而且赐婚的人为什么会是我?”

    “你不要再问了,如果可能的话,我倒是希望今天穿上喜服的女子是我而不是你,可惜……”平阳公主说到最后也无力的叹息一声,无论再怎么强迫自己冷静,但是当看到衣娘穿着自己为自己准备的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