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百零二章 酒精的应用

    李休没想到王县令马上就要走了,却忽然转过身来有几句话要说,对此他也有些惊讶,不过最后还是点头道:“王县令有话请讲!”

    只见这时王县令再次犹豫了一下,最后终于开口道:“李祭酒,我听说你是个无心功名的人,既然如此,最好不要与秦王殿下走的太近,现在太子与秦王争斗不休,一不小心就可能牵连其中,想要全身而退实非易事啊!”

    李休听到这里也不由得惊讶的看了王县令一眼,难怪刚才李世民一进来,他就立刻站起来告辞,现在想来肯定也是不想和李世民有所牵连,要知道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令,朝堂上的一点小风波,就可能会让他尸骨无存。

    “多谢王县令的提醒!”李休这时郑重的向王县令行了一礼道,初次相见,人家能够对他说这些,已经算是十分的难得了。

    “李祭酒客气了,王某也只是对李祭酒敬仰已久,今日一见果然是难得的年轻俊杰,希望李祭酒不要卷入朝堂上那些是是非非之中!”王县令这时也是实话实说道,他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县令,但对朝堂上的形势也颇为清楚,另外他对李休也十分的仰慕,不希望这个如此优秀的年轻人毁于党争之中。

    王县令说完再次向李休行了一礼,然后这才转身上马,眨眼之间就消失在风雪之中,而李休这时则一直保持着行礼的姿态,直到对方消失,然后这才直起身来轻叹一声,连王县令都感受到朝堂上争斗的激烈,由此可知李建成和李世民争斗的白热化。

    当下李休转身回到家中,只见李世民和程咬金已经坐在厅中,刚才的残席已经撤了下去,月婵正指挥着几个侍女重新上菜,就等着李休入席了。

    “秦王殿下一路辛苦了,不知这位将军如何称呼?”李休笑呵呵的走到桌前坐下,然后看了一下坐在李世民旁边的那个大胡子将军道,能够让李世民带在身边的人,肯定都不是普通人物,至少也是秦琼那一级别的才对,这样的人李休可不想错过。

    “哈哈~,李祭酒客气了,在下姓程名咬金,后来更名为知节,不过我还是喜欢原来的名字,李祭酒如果愿意的话,就叫俺老程是了!”程咬金大大咧咧的道,不过他自从进来之后,就一直观察着李休,其它的暂时没看出来,不过从李休对秦王的态度上来看,似乎根本不在意李世民的身份,而是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朋友,光凭这点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程咬金!”李休听以这个熟悉的名字再次大吃一惊,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如果说隋唐演义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恐怕就要数这个程咬金了,甚至整个演义几乎都是由程咬金这个人物串连起来的,程咬金的三板斧更是人所皆知,对于他李休也早就想见一见了,可惜听说他一直镇守在外,却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对方。

    “原来是程将军,在下早就听闻将军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勇猛非常!”李休过了片刻才醒悟过来,当下向程咬金行了一礼赞道。

    “哈哈~,李祭酒太客气了,有叔宝在,老程我可不当不起勇猛二字!”程咬金听到李休的夸赞也十分高兴的谦虚道,刚才李休见到秦王也没有这么热情,这也让他有种受宠若惊之感。

    说话之时,月婵也已经将菜上齐了,李休看到桌上准备的只是普通的酒,当下再次站起身道:“殿下与程将军稍候,我去取好酒来!”

    难得遇到程咬金这么一个儿时的偶像,李休自然也不能怠慢了,更何况现在大雪漫天,正是喝烈酒的时候,可惜刚才王县令也和李休一样是个不喜欢喝酒的人。

    不一会的功夫,李休就从库房中拿出自己珍藏的烈酒,这种酒一共也没几坛,而且都是特别小的坛子,现在也只剩下三坛了,估计等不了明年就得全喝光了。

    李世民看到李休拿出的酒坛也不禁眼睛一亮,随即又向李休怪罪道:“好啊,原来你还藏着这种好酒,以前我来的时候你也只肯拿出过一次,之后问你要了多少次你也不肯再拿出来,没想到今天倒是托了知节的福,竟然能喝上这么好的酒!”

    “呵呵,这种酒已经不多了,而且这酒存放的越久才越香醇,今天刚好殿下远道而来,又与程将军一起,而且外面还下着大雪,否则我还真舍不得拿出来。”李休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