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百三十七章 老花镜

    奏折刚批阅过半,李渊就感觉有些头晕眼花,看奏折上的内容显得更加吃力了,不过也就在这时,忽然只见李承道小跑着从外面进来,当看到眯着眼睛吃力的看着奏折的李渊时,李承道立刻上前接过内侍手中的奏折,笑着对李渊道:“皇祖父,不如让道儿帮您读吧!”

    “好好~,还是我家道儿有孝心!”李渊不喜欢让别人给自己读奏折,但却不包括自己的长子长孙,毕竟血脉相连,在他看来李承道就是自己生命的延续,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自然也可以让自己的孙子帮自己做到。

    李承道人小鬼大,深知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必须先讨好祖先,所以也十分卖力的帮李渊读奏折,而且别看他年纪小,但已经跟着几位老师学习了一些简单政务的处理,所以有时也会对一些奏折上的内容进行提问,李渊也笑呵呵的帮他解答,祖孙二人之间的气氛也极为融洽。

    等到快中午时,剩下的奏折终于在祖孙二人的努力下批阅完成了,这也让李渊极为高兴,吩咐人去准备午饭,并且让李承道陪自己吃饭。

    李承道看到祖父这么高兴,当下也是心中窃喜,在吃饭的时候一直不停给祖父挟菜,更是惹得李渊是哈哈大笑,连声夸赞李承道有孝心,比他爹和他几个叔叔都强。

    等到午饭过后,李渊漱过嘴半躺在软榻上,这才笑呵呵的对李承道道:“道儿,你也献了半天殷勤了,有什么事情就说吧,只要不是特别为难的事情,我可以帮你一把!”

    “呃?祖父您看出来了?”李承道听到祖父的话也不由得一愣道,他也正打算开口相求呢,却没想到被祖父提前猜透了他的心思。

    “废话,就你那点小心思还能瞒得了祖父?”李渊笑呵呵的点了一下李承道的额头道,他能够在短短几年内横扫隋末诸雄,虽然有两个儿子的帮助,但主要的决策者却是他,如果他连自己孙子的想法都看不出来,那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听到祖父的话,李承道也不好意思的一笑,不过随即就厚着脸皮笑嘻嘻的道:“既然祖父您都看出来了,那孙儿就直说了,其实孙儿是想求您一件事……”

    李承道说着就把他那天遇到李休,并且被对方渊博的见识所折服的事讲了一遍,然后这才又道:“孙儿本想求父亲,平时抽出一些时间去拜访一下李祭酒,顺便也可以将心中的一些疑问向他请教,可是父亲却说孙儿应以平时的学业为重,所以拒绝了我的请求。”

    李承道说到最后时,脸上也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他真的很想多向李休请教一下。

    李渊从头到尾都表现的十分平静,哪怕是听到李休对于非洲和美洲的描述,他脸上也丝毫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表情,好像是在听着一件十分平常的事似的,最后这才缓缓的开口道:“道儿,你真的很想向李休求教?”

    “是的,孙儿与李祭酒相谈一下午,已经觉得自己眼界大开,如果能够时常请教的话,定然对孙儿的学业大有助益!”李承道神色坚定的道。

    看到自己这个长孙如此坚持,李渊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露出踌躇的神色,似乎是在认真思考着这件事的得失,这也让旁边的李承道大为紧张,自己能否经常出宫就要看祖父的决定了。

    不过也就在李渊沉思之时,忽然只见一个内侍快步走进大殿,随后向李渊行了一礼禀报道:“启禀陛下,平阳公主觐见!”

    “哦?三娘怎么来了?”李渊听到这个消息也不由得惊讶的站了起来,随后就高兴的道,“快快请她进来!”

    内侍答应一声,转身去请平阳公主,李渊则是高兴的在殿上走来走去,上次平阳公主的寿宴,他本来想要去的,但因为朝中的事务实在脱不开身,最后只能食言,再加上平阳公主不幸福的婚姻,这也让李渊一直对平阳公主充满了愧疚,这时看到女儿主动来探望自己,他自然感到很是惊喜。

    李承道也没想到自己姑母在这个时候探望祖父,不过他也同样心中暗喜,因为他知道姑母一向最疼自己,说不定会帮自己说话,而祖父又最疼姑母,到时心一软就可能答应了自己出宫向李休请教的事。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当看到平阳公主迈步进到大殿之中时,李承道立刻高兴的迎了上去行礼道:“侄儿拜见姑母!”

    “道儿你也在这里?”平阳公主看到李承道同样有些惊喜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