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十六章 你来了!

    李休很是无奈的架着虬髯客离开公主府,等快到了自己家门口时,这才开口道:“大伯,不用再装了吧,秦王殿下的人肯定看不到这里了!”

    听到李休的话,本来醉的一塌糊涂的虬髯客立刻睁开眼睛站起来,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才笑呵呵的对李休道:“休儿,本以为我的胆子就已经够大的了,却没想到你的胆子也不小啊,竟然喜欢上大名鼎鼎的平阳公主,不过我可是记得人家是有丈夫的啊?”

    “大伯,咱们能不能不说这件事?”李休白了虬髯客一眼道,他现在才忽然发现,原来传说中的虬髯客竟然也是个八卦男,刚才看出李世民故意灌他酒,结果他就顺势装醉,最后果然让他从李世民的话中听到了一个大秘密。

    “哈哈,为什么不说,你看上人家公主了,而且连秦王都说了,想要做驸马,要么有深厚的家世,要么有惊人的功劳,你父亲虽然为大唐立下不少功劳,但你却只是个庶子,而且还和你父亲闹翻了,根本沾不上他的光,如此一来,就只能自食其力,不过以你的才华,想要出人投地并不困难。”

    说到这里时,虬髯客忽然有些龌龊的一笑,凑到李休面前低声道:“不过你小子的眼光还真是不错,昨天我也见过那位平阳公主,不但长的漂亮,而且精通兵法,她立下的那些战功连我都感到佩服,这样的好女人就算是已经嫁人了,也值得你去把她抢过来,不过我听说那个驸马柴绍也不是个易与之辈,你小子能不能抢得过人家?”

    “什么叫抢?大伯您就不能说点好听?”李休听到这里也是气的白了虬髯客一眼,随即再次开口道,“另外再纠正您一点,柴绍虽然是公主的丈夫,但那只是名义上,两人并没有夫妻之实,事实上自从柴绍在逃难时抛下平阳公主独自一人逃跑后,公主就再也没把他当成自己的丈夫!”

    “咦,竟然还有这种事,休儿你快给我讲讲柴绍到底是怎么抛下公主的!”虬髯客前几年都在海外,消息比较闭塞,这次又刚回来没几天,再加上平阳公主与柴绍的事知道的人不多,所以他也没听说过这件事。

    虬髯客一脸八卦的模样简直让人不忍直视,谁能想到这个身高九尺、满脸横肉的家伙竟然是个八卦男,对别人的私事有着无比强烈的好奇心,什么都想打听,看来八卦属性果然是不分年代和性别,是人类最基本的特征之一。

    谁让人家是长辈,李休也只能无奈的给虬髯客讲了一下平阳公主与柴绍之间的事,结果他听得是两眼放光,看来这件事很好的满足了他的八卦,随即只见他伸手拍了拍李休的肩膀正色道:“休儿,刚才我还觉得你人品有问题,竟然去勾引人家的妻子,不过现在看来,那个柴绍根本配不上平阳公主这样的女中豪杰,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大伯全力支持你!”

    “啊!这个就不用大伯操心了,侄儿自己会处理好这件事的!”李休听到虬髯客也想凑热闹,急忙开口拒绝道,这是自己的私事好不好?

    “休儿你和我客气什么,别看你大伯我年纪大了,但自问身手少有人匹敌,当初我年轻之时,有不少奸邪之人被我砍掉脑袋下酒,柴绍此人无情无义,也勉强够我出手的资格了,只要贤侄你一句话,今天晚上我就把他的脑袋割下来!”虬髯客刚才虽然是装醉,但也的确喝了不少酒,本来就已经有了六七分醉意,现在出了门被风一吹,更让他酒意上涌,说话也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

    “不用不用,大伯您还是回床上躺一会吧!”李休看到虬髯客这时走路都有点踉跄了,急忙上前扶住他道,虬髯客年轻时任性豪侠,一部虬髯客传,更是开启了后世武侠小说的先河,所以他说要把柴绍的脑袋割下来,绝对不是在说大话。

    好不容易把虬髯客架到家里,然后在月婵和柳儿的帮助下把他扔到床上,李休这时也是累的满头大汗,虬髯客这家伙又高又壮,体重绝对在两百斤以上,简直能把人给压死。

    看到李休脸上满是汗水,月婵急忙把毛巾打湿拧干,一边帮李休擦脸一边问道:“老爷您吃过午饭了吗,要不要奴婢帮您做点吃的?”

    “不用,我吃过了,你们忙自己的事情去吧!”李休笑了笑道,他这时正在考虑着李世民离开时的那句话,脑子里很乱,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月婵听到这里答应一声,端着水离开了,李休坐下来刚想理一理脑子中乱成一团糟的思绪,却没想到虬髯客这时打起呼噜来,声音又长又响,震的屋子似乎都在微微颤动,让人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

    无奈之下,李休只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