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八十章 祭拜

    距离清明节虽然还有一段时间,但今天却是宁心,也就是上一个李休深爱的那个小尼姑的祭日,宁心即是她的名字,也是她的法号,据说她还是个婴儿时,就被扔到寺院的门前,被她的师父捡到后养大成人,平时很少接触外人,性格天真烂漫,与原来的李休一见倾心,可惜两人的爱情却以悲剧收场。

    李休脑子中对于宁心的记忆很少,只知道她的一些大概情况,甚至连她的样子都不记得了,至于她和李休如何相识、相恋的过程,在李休脑子中也是一片空白,似乎当初上一个李休离开时,就把这一段对他最重要的记忆全都给带走了。

    当初李休穿越之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宁心的墓碑,对于两人的爱情悲剧,他也十分的同情,再加上又占据了李休的身体,为了表示自己的感谢,所以他曾经在宁心的墓前说过,每当过年过节时都会来祭拜,不仅仅祭拜宁心一人,而是祭拜她和上一个李休,也算是他为他们这对有情人做的一点事情。

    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本来李休打算在过年前来祭拜一下宁心和上一个李休,可是还没等到过年呢,就被马爷抓到庆州城给平阳公主治伤,甚至他连哪天过的年都不知道。

    后来好不容易赶在上元节前回来了,李休曾经打算在上元节那天补上祭拜,虽然上元节不是清明节,但却是古代的情人节,来祭拜一下宁心和李休这对有情人也合情合理。不过那天又发生李渊在公主别院办小灯会的事,结果又给耽误了。

    今天是宁心的祭日,本来李休虽然知道,但印象并不深刻,本以为会忘记,但是在这天早上时,他脑子中就自动跳出这个日子所代表的意义,估计是这个日子已经深深的烙在李休的脑子里,哪怕这具身体换了个人,依然本能的想起了这个日子。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李休上午就让月婵准备好了祭品,下午特地的抽出时间前来祭拜,不过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才刚来到这里没多久,竟然见到了平阳公主和几个侍女也来到这里?

    平阳公主如玉的面孔上也带着几分尴尬,看到李休好一会儿这才实话实说道:“我在家呆得有些闷了,于是外出踏春,刚巧见到李校尉出现在竹林边,以为你也是外出踏春,于是就跟了过来,却没想到打扰到李校尉了!”

    平阳公主说到最后时,也是满脸愧疚之色的行了一礼,毕竟祭祀这么庄重的事情,却被自己给打扰了,这让她有种说不出的愧疚,甚至这时就算李休骂她一顿,她也不会感到意外。

    不过出乎平阳公主意料的是,李休非但没有骂她,反而淡然的一笑道:“原来如此,相逢即是有缘,如果公主不嫌弃的话,不如与我一同祭拜如何?”

    李休真的一点也不介意,毕竟他并不是原来的李休,对于他来说,墓中的宁心也只是一个与他十分有缘的女子,至于感情真的谈不上,而且他也刚巧还有事情要找平阳公主,既然在这里遇到了,那么等下祭拜完了,顺便把那件事情也做了。

    “我……我也可以留下来吗?”对于李休的邀请,平阳公主也是愣了一下,在她看来,墓中的女子是李休最爱的人,他在祭拜时肯定也有许多的话要说,自己留在这里会不会有些碍事?不过从本心来说,她其实也很想留下来,因为她对李休的上一段感情也十分的好奇。

    “当然可以,等下祭拜过他们之后,我还有样东西要送给公主!”李休笑着随口道,但随即他就发现自己说错话了,当下也不由得脸色一变,想要收回却已经晚了。

    “他们?”平阳公主听到这里再次愣了一下,随即又扭头看了看宁心的墓,脸色十分惊讶的问道,“难道墓里葬着不止一个人?”

    “这个……”李休这时也是心如电转,很快就想到一个合理的解释,比如他可以说宁心去世时已经怀孕了,不过话到嘴边他却又忽然打消了这个想法,当下叹息一声用沉重的语气道:“这个墓里的确葬着不止一人,除了宁心之外,另外还葬着一个人,公主可以猜一猜这个人是谁?”

    “真的还葬着一个人!”得到李休肯定的回答,平阳公主也露出震惊的表情,随即她也忽然想到了什么,当下更加震惊的看了李休一眼,随即又有些悲伤的道,“难道说这个宁心在去世时,已经……已经……”

    平阳公主毕竟是个年轻的女子,实在不好意思说出“怀孕”这两个字,不过李休这时却微笑着摇了摇头道:“公主别想歪了,我说的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站在你面前的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