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四十九章 才气逼人

    名声是个很奇妙的东西,虽然它看不见摸不着,但只要生活在社会中,名声就是必不可少的东西,简单来说,名声就是整个社会对你的评价,如果你的名声不好,那你就得不到社会的认可,无论做什么事都是困难重重,反之如果你名声极好,那么在与别人的交往中,无形就会得到对方的加分,从而更容易达到自己的目的。

    古代社会对名声更加重视,不少人甚至愿意舍弃亲情、财富等等,为的就是搏得一世之名,哪怕是贵为天子的皇帝,也同样希望可以留芳百世,让后世之人记得自己的功绩,这些全都可以看做是名声的范围。

    当初的李休因为心爱之人身死,这才一怒之下反出家门,虽然很多人认为他不孝,甚至把这件事当做是京城的笑谈,但不可否认,还是有许多人同情李休,将他看做是一个痴情之人,就像庄子中那个抱柱而死的尾生一样。

    在小灯会上李休收到那么多的定情信物,如果没有柴绍道破他的身份,那么只要他不去提亲,就算日后被人知道了身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柴绍却选在李休刚刚拿到这么多定情信物的时候道破他的的身份,根本没有给他留有任何时间证明自己,当然李休可以说自己只是出于礼貌才收下的,并没有打算求亲,不过这种话也得有人信才行啊?

    果然,李渊听到柴绍的话后,立刻脸色一变,他这时也想起来李休当初因一个女子反出家门的事,可是这才过去年余时间,他竟然收下这么多女子的定情之物,这说明他根本没把那个因他而死的女子放在心上,如此薄情寡义之人,简直让人不耻。

    与此同时,周围的人看向李休的目光也都发生了变化,从刚才的欣赏慢慢的变为冷漠与鄙夷,当初李休的事他们也都听说过,现在知道李休的身份来历,再看看他手中厚厚的一摞定情手帕,感觉有种说不出的讽刺。

    至于那些之前把手帕丢给李休的女子,更是一个个面带悔意,看向李休的目光更带着几分怒火,好像恨不得立刻把刚才丢给李休的手帕都给要回来。

    在场的所有人中,唯独只有平阳公主和马爷知道李休不是那样的人,可是他们几次想要开口为李休辩解,却又发现无论说什么,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至于站在李渊身边的柴绍却是一脸得意的冷笑,只要今天让李休坐实了薄情寡义之名,那么他将遭到所有贵族的唾弃,甚至连皇帝陛下也会对他产生反感,如此一来,这小子日后就再也别想有出头之日。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李渊都在等候着李休的辩解,但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李休竟然一脸淡然的站在那里,无论别人用什么样的目光看他,他都表现的十分坦然,更没有辩解的打算,最后李渊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李休,你可有何话说?”

    “启禀陛下,臣~没有什么可说的!”只见李休略一沉吟开口道,他的话也让柴绍笑开了花,平阳公主和马爷却都面带焦急之色,这时哪怕李休辩解一下自己不会去提亲,就算没有多少人相信,但至少也表明自己的态度,为日后翻身也打下个基础,可是李休竟然连辩解也没有,这下几乎让他坐实了薄情寡义之名。

    李休没有为自己辩解,同样出乎李渊的意料之外,不过他以为李休是无话可说,当下也不由得冷哼一声道:“天色已晚,李校尉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李渊的话虽然说的客气,但其实是在赶李休走,要知道他可是大唐的皇帝,能够让他这个皇帝亲口下逐客令,恐怕李休也算是大唐立国以来的第一人了。不过周围人看向李休的目光却没有任何的同情,反而一个个都像是冷漠的刀子似的。

    面对李渊的驱赶以及其它人的鄙夷,李休依然面色如常,只见他向李渊行了一礼,然后转身离开,一步、两步、三步……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李休已经认命,并且开始议论纷纷,柴绍也在幻想着第二天李休薄情寡义之名传遍整个长安城时,忽然只听离开的李休开口吟诵道:

    去年元夜时,

    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

    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