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十四章 脑子有病的李休

    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李休提着灯笼来到马爷住的院子外,敲门进去然后被刘小哥引到书房,禀报之后李休这才推门进去,这时他才发现,这座书房有些名不副实,只见书房的两侧摆放着各种武器,墙上也挂着弓箭,几副残破的铠甲也立在墙边,这些东西使得整个房间多了几分杀气,再加上房间又大,所以整个书房看起来更像是演武场。

    马爷这时正伏在案上好像研究着什么,看到李休进来这才放下手中的笔道:“你怎么这么晚来了,难道有什么要紧的事?”

    “呵呵,也没什么要紧的事,不过上次答应给马叔的胰子我已经做好了,刚好我也没什么事,所以就给您送来试试效果如何?”李休笑着开口道,说完就把那个装着香皂的盒子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这时他才发现,桌子上铺着一张地圈,上面还画着一些线,也不知道他在研究什么?

    “这么快?你小子不会是拿什么东西蒙我吧?”马爷听到这里也不由得一愣道,昨天李休才答应要做胰子给他,今天就做好了,这速度的确有些太快了,他可是听说胰子的制作过得复杂无比,需要的时间肯定也短不了。

    “嘿嘿,以您老的智慧,小子怎么可能骗得了您,是不是胰子马叔您一看便知!”李休说着伸手把盒子打开,露出里面叠在一起的两块香皂。因为油里的色素没有除干净,里面又加入了松香粉,所以香皂整体呈一种半透明的淡黄色,看起来更像是后世那种洗衣服的肥皂。

    马爷看着盒子里明显比胰子要漂亮的香皂,当下也好奇的伸手拿起一块仔细观察,结果发现这东西摸起来还真和胰子很像,都有些滑腻的感觉,只是外观和味道都与胰子相差很大,这让他一时间也有些不敢确定。

    李休当即让门外的刘小哥打了一盆水进来,刚巧马爷桌上的砚台里还有些残墨,于是李休伸手把墨涂在手掌上,这才对马爷笑道:“马爷您看好了,我这种胰子的去污效果可比那种老胰子强多了!”

    说完李休就把手伸进盆里打湿,然后用香皂清洗了一遍,墨迹其实是很难清洗的,特别是溅在衣服上,如果等到墨干了之后,恐怕就连香皂也很难洗掉,不过李休手上的墨沾的时间很短,而且皮肤也不容易被墨浸透,所以很容易就清洗干净。

    当下李休举着自己修长的双手在马爷面前晃了晃道:“马叔您看,这可比您原来的胰子要洗的干净吧!”

    “还真是,你小子真是神了,怎么好像什么事情都懂?”马爷瞪大了眼睛看着李休干净的手,最后终于有些感慨的道,越是与李休接触,他就越感觉眼前这个年轻人深不可测,似乎天下间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住他,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他竟然对功名利禄不屑一顾,这让马爷也觉得李休身上像是笼罩着一层迷雾似的,让人看不清楚。

    “哈哈,区区胰子而已,根本不算什么!”李休看到马爷震惊的样子,当下也十分得意,嘴上虽然说的谦虚,但却已经得意的大笑起来,这种表里不一的样子被马爷看在眼里,立刻让他心中的那点敬佩消失的无影无踪,这小子就是个没心没肺没城府的家伙,实在没有一点世外高人的样子。

    接下来李休把香皂送给马爷,而且为了与胰子做区分,他直接把香皂的名字拿到大唐这个时代,对此马爷也没和他客气,当即收了下来。

    看到马爷收下香皂,李休这才露出阴谋得逞的微笑,当下再次笑嘻嘻的道:“马叔,今天来除了送香皂外,还有个小忙请您帮一下!”

    “我就知道你小子无事献殷勤,肯定没什么好事,上次请我吃顿饭,就让我出面教训了一下王君廓的家奴,这次大晚上的跑来送香皂,难道又想让我教训什么人?”马爷听到这里当即也不由得笑骂道,李休这小子就是属夜猫子的,登门拜访肯定没什么好事。

    “马叔您这次可误会了,这次真的只是小忙,今天宣读圣旨时您也在,那两个侍女还是由您转交给我的,可是今天晚上我才忽然发现,家里就只有一张床,现在让人去做也来不及了,所以想请马叔您帮个小忙,匀张床和被褥给我,好让两个侍女有地方睡觉。”李休听到这里急忙解释道。

    不过让李休万万没想到的是,马爷听完他的话后,却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盯着他,过了好半天才忽然伸手掏了掏耳朵,一脸不可思议的道:“小子,我没听错吧,你大晚上的跑到我这里,就为了给两个侍女要一张床?”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