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189章 河南之变八

    “没有僧格林沁的蒙古八旗,我等又怎能解决了八大臣。现在就去承德,我们手里的兵马是谁?”慈禧毫不在乎的盯着她的小叔子恭亲王奕訢的眼睛,用从容的语气说道。

    这坚定的态度让恭亲王奕訢忍不住想起了五年前,在发动辛酉政变之前,三个人也是如此坦率到直白的进行着对话。想到那时候的局面,恭亲王奕訢的语气缓和下来,“那怎么办?”

    慈禧权欲很重,更是野心勃勃,在光明正大决定朝政的时候能力虽然不足,但是牵扯到勾心斗角的时候,她的看法却是有独到之长。恭亲王奕訢决定听听慈禧的意见。

    慈禧的三角眼眨了眨,用颇为狠辣的声音说道:“命文祥从山东带兵回来,同时密令曾国藩带亲信的湘军赶回京城。等他们到了京城之后,我们就向承德去。谁反对的话就让他们留在京城好了!”

    这计策虽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却以抓兵权为首要任务。步军统领文祥和僧格林沁都是辛酉政变的干将,此时更不可能背叛慈安等人。湘军的曾国藩是久经考验的忠臣,到了此时还能坚定的为朝廷效力的汉人官员可是凤毛麟角。有这两支军队为根本,慈安、慈禧、恭亲王奕訢与小皇帝同治四个人就能代表了权力核心。那时候谁不能紧跟朝廷的,就可以留在北京让光复军解决他们。

    损失些满人王爷与重臣或许是损失,但是让这些不可靠的王爷与重臣跟在身边更加危险。慈禧首先考虑的自然是她自己的利益,其他的不可靠人等都属于能够放弃的部分。更别说这些人中间有多少是在辛酉政变之后不得不屈服于两宫太后的,出现了逃离北京的事情之后,他们可保不准就会再掀旧账。

    经历过辛酉政变,铲除杀戮了八大臣以及他们的势力,即便两宫太后与恭亲王奕訢或许曾经有过妇人之仁,血淋淋的事实也把他们教育成了果断之人。派遣密使前去联络文祥与曾国藩,开始收拾必须要收拾的物资。此时根本不是大费周章弄到京城内人尽皆知的时候,君不密丧其国,臣不密丧其身。两宫太后与恭亲王奕訢都非常非常清楚此事。

    当然,满清也没有放过在洛阳的李鸿章,他们给李鸿章公爵发了一道旨意,让李鸿章带兵东进,侧击到了黄河以北的光复军。没人相信李鸿章能够赢得胜利,在满清高层的考虑中,假如李鸿章真的能够带兵出击,光复军歼灭这位颇能打仗的李公爵怎么也得两三天时间。在危急关头能争取两三天的时间可是非常重要的。

    有什么君主就有什么臣下,李鸿章公爵更早的卖掉了他那精于算计的主子,对未来的新主人,李鸿章同样有很清楚的判断。光复军的眼里是揉不了沙子的,既然这支强悍的军队自身已经到了所向无敌的程度,他们对于软弱的投降者就不会有任何的宽容。此时李鸿章要做的就是证明自己同样能打,做不到这点的话,李鸿章顶多通过投降活下去,他之后的人生也就仅仅限于能够活下去而已。

    攻打洛阳的陈玉成即便不知道城内李鸿章的想法,也明显能够通过城内清军的抵抗感觉到李鸿章死战到底的决心。这让陈玉成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