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73占便宜

    乡间的风带着股慑人的凉意,高雅琴几乎不敢直视墓碑上的照片,全身僵直的跪在墓碑前,愣愣的从身后保镖手里接过香蜡点燃,听到后面有人念道:“拜。”

    高雅琴知道这个人是自家大哥为了显示高家的诚意,特意请来的“阴阳先生”,她不用回头都知道背后那些人在用什么样的目光在看她,她犹豫了一下,缓缓的拜了下去。

    “一拜祭先魂。”

    不知道是因为阴阳先生的声音太过飘渺,还是高雅琴有了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她拜了第一下后,心里突然就没有那么害怕了,她抬头看着照片中的年轻女人,突然想起当年刚认识沈俊奇时,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男人有老婆孩子。

    后来知道沈俊奇说了谎,他在老家有老婆孩子。可她从小性格刁蛮,看上的东西都会想尽办法的得到,更别说只是一个没有什么出身的男人。一切都顺理成章,只是这份感情渐渐的变得寡淡,她与沈俊奇都没了当初新鲜感,开始互相在外面寻找刺激起来。

    “二拜。”

    不就是玩玩男人,她有什么错?是沈俊奇自己选的这条路,难不成是她逼的?

    “三拜请魂安。”

    阴阳先生在念叨什么,她已经没有心思去听了,磕完三个头,高雅琴上了香,烧了冥纸,刚站起身就听到身后响起快门声还有此起彼伏的讨论声,她回头一看,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后面已经围了不少的当地居民,还有好几家不知道从哪得到消息的媒体冒了出来。

    难道是沈邵故意找的媒体来让她丢脸?

    “仙逝者在上,今高某特携舍妹来赎罪,鄙人教妹无方,实在有愧,今特来请罪。”高家大哥仿佛浑然不在意身后的媒体,他郑重的在坟墓前鞠躬三次,上了一炷香后,才面带愧色的退到一边。

    沈邵有些明白这些媒体是谁叫来的了,他看了眼高家大哥,此举既表明了高家的立场,又让所有人产生一种“高雅琴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她哥哥还算讲理”的感觉,足以让高家的产业有所回温。

    这招以退为进的方向,高家大哥用得漂亮,沈邵也不管他真心还是假意,但是至少经过此事,高雅琴小三的名声是证据确凿,连高家自己都承认了。此举或许能让高家洗得白一点,但是高雅琴是永远洗不白了。

    此时在现场的几家媒体已经快乐疯了,这是多好的题材啊,小三在原配坟前磕头认罪,这件事可以牵扯到感情伦理法律不少方面,他们也有不少新闻点可以挖,这报道出去,不愁没有关注度。

    手脚快的当场便拍了几张照片传回报社,并且诉述了大致情况,让报社的人加紧编写新闻报道,争取第一时间发布。

    “沈先生,此事是我们高家对不起你,还望你原谅。”高家大哥走到沈邵面前,面色凝重的对他鞠躬。

    “高先生不必如此,”沈邵避开他这个大礼,面色平静道,“我上次就跟你说过,此事与你并没有多大关系,你这个礼我不敢受。”

    “是我这个做哥哥的太过纵容,才让她无法无天,做出这等丑事,”高家大哥一半是做戏,一般是说的心里话。因为了解完所有的前因后果后,他面对沈邵时,就有种说不出的心虚感,总觉得如果不是妹妹仗着他们高家的势,又怎么会把事情闹到这一步。

    如果当年他不是整日忙着公司的事情,多管管这个妹妹,也许当年的事情也不会发生。

    沈邵反而觉得这些话说与不说根本没什么用,事情已经发生,说那么多如果他妈妈也不会活过来,他那个爸爸即使不跟高雅琴搅和在一起,也会有张雅琴,李雅琴。

    高家大哥见沈邵这个样子,也不好多说什么,他这个年龄做沈邵爸爸都绰绰有余了,他自己也有儿女,从小严格教育,但是与沈邵这个孩子相比,还是差太远。

    一直在旁边没有开口的顾宁昭最走到沈邵身边,看了眼高家大哥:“小邵,我们该回去了。”

    沈邵点了点头,把买的一些瓜果之物分发给周围看热闹的小孩,然后就转身上车,在关上车门前,他对村子里的众人挥了挥手,才让司机发动起汽车。

    沈邵与顾宁昭乘坐的汽车一发动,后面的车全部跟着启动起来,然后就像是一条长龙,全部跟着开走了。

    “沈邵这孩子可真出息。”

    “你们看这个糖是不是电视里打广告的那个,听说这么一小块能买一斤猪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