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106章番外一

    今天天气不错,初秋的气候对于杨旭来说是最惬意的,不冷不热,窝在小屋里不会觉得冷,走来走去也不会热。

    就是靠窗那边坐着的一对小情侣有点儿烦人。

    小姑娘一直在笑,他知道这年纪的小姑娘爱笑,但这笑得也太起劲,小男生随便说一句话,她都能笑两分钟。

    “老板——”男生喊了一声,“在不在——”

    杨旭伸手把小屋的推拉门关上了,看着电脑。

    “服务员?”男生走了过来,在吧台的位置又喊了一声,“服务员!”

    “干嘛。”杨旭皱皱眉。

    “有没有牛奶?”男生问。

    “没有。”杨旭回答。

    “果汁呢?”男生又问,“你在哪儿呢?”

    “没有,”杨旭把电脑里正看的一段网球比赛视频点了暂停,“你管我在哪儿呢。”

    “什么服务态度啊,”男生敲了敲吧台,“人呢!一个咖啡店怎么什么吃的喝的都没有……”

    杨旭懒洋洋地站了起来,拉开了门,靠着门框:“谁告诉你这是咖啡店了?再说就算是咖啡店,你们没喝着咖啡么?”

    “你们店不会只有咖啡吧?”那个一直笑的小姑娘拿着个老婆饼吃着,走了过来。

    “还有饼,”杨旭指了指她的手,“你拿着的就是。”

    “你这态度也真够可以的,这样对待消费者,”男生很不满,“我不给钱了啊。”

    “不用给了,”杨旭挥挥手,把门一关,往圈椅上一倒,“赶紧走吧。”

    外面的人没了声音,一分钟之后杨旭听到店门响了一声,俩人出去了。

    他点了一下鼠标,继续看视频。

    视频里是不知道哪年他和石江的比赛,记不清了,他跟石江正式非正式的比赛打过太多。

    其实视频的名字就是日期,不过他每次都不看,鼠标随便点开一个就愣着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没在看,反正每个视频都看了无数次,每个球每个细节他都能背下来了,后面观众的动作他都能背下来。

    “无聊。”杨旭说。

    他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关掉了视频,站起来走出了小屋。

    小情侣今天坐的是平时邱奕和边南总爱坐的那个靠窗的位置,他过去收拾了一下。

    咖啡喝没了,饼也都吃光了,垫子都躺得乱七八糟的。

    所以说还是熟人好,邱奕和边南每次吃完了走的时候都会把垫子放好,再把壶和盘子给他放到吧台上。

    下午两点半,阳光洒进来,明亮的光铺在地台上,晒得人毛绒绒的,还有些耀眼。

    杨旭慢吞吞地收拾完,从吧台下面翻出几个牌子。

    好无聊所以关门了。

    好无聊所以去逛街了。

    好无聊所以睡觉了。

    好无聊所以去喂猫了。

    ……

    七八个牌子没一个合心意的,他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小李,帮我做个牌子……嗯跟以前的一样……好无聊所以什么也不想干,”杨旭拿了睡觉的牌子挂到门把手上,出了门,“谢谢。”

    边南把钥匙还给他之后,他还一直没过去那套房子看过,也不知道到底收没收拾。

    在路边站了半天犹豫着是打车坐公车还是开车过去,最后他转身走进了后面小区的地下停车场里。

    车也挺长时间没开了,落了一层灰,杨旭拿了块布胡乱往车窗上挥了几下。

    坐上车的时候他皱了皱眉,真难闻。

    香水座的味道简直受不了,特别是在这么长时间没动过车的情况下,车里的气味浓得他想弃车步行。

    出了车库他就把所有的车窗都打开了。

    他不喜欢香水座,尤其茉莉花香的。

    但他车里一直有这东西,味儿没了他会再买一个放上,同样的味道,同样的款式。

    因为石江喜欢。

    第一个香水座是石江买的。

    石江喜欢的东西他都会跟着用。

    他喜欢的……石江也会买。

    比如车。

    杨旭把车停在楼下车位,看到了前面车位上一模一样的车。

    这破车买来已经七八年了,现在很少能看到一样的。

    除了石江那辆。

    他过去往车里看了看,驾驶台上放着的太阳能小花正来回摆动着。

    这已经不是当初他买的那个花,石江换了几个不知道,不过每次还能找个一样的换上还真够无聊的。

    走出电梯,杨旭看到房门没关,虚掩着。

    推门进去就看到了石江,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冲外愣神。

    他没出声,站在石江身后看了一会儿。

    这个背影还真是熟悉,别说化成灰,就是灰被风吹散了他都能闻出这是石江的灰……

    石江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杨旭站了一会儿就觉得累了,掏出烟来点上了。

    打火机啪的一声,石江猛地转过了身。

    “吓死您了吧。”杨旭说。

    “你怎么跑来了?”石江看到他愣了愣。

    “无聊就过来看看,”杨旭叼着烟进了厨房,又楼上楼下转了一圈,“这小子还真给我收拾了啊。”

    “今天店里没客人吗?”石江问了一句。

    “有,”杨旭往沙上一倒,摸了一手灰,不过懒得动,“让我赶走了。”

    “那……”石江犹豫了一下,“还有……”

    “有。”杨旭说。

    “我下午休息。”石江看着他。

    “自己过去吃呗。”杨旭掏出钥匙往他那边一扔。

    石江接住钥匙,皱了皱眉,没说话也没动。

    杨旭靠在沙上也沉默着,抽完了一支烟才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走吧。”

    石江很少会到好无聊来,一般想吃饼的时候会给杨旭打电话,杨旭做好了叫个同城快递给他送过去。

    “有热的吗?”石江进屋的时候问。

    杨旭瞅了瞅他:“等着。”

    石江嘴很叼,老婆饼必须吃刚出烤箱的,一小时之内,最好还是热乎乎的。

    杨旭只会做老婆饼,并且对做这玩意儿没有任何兴趣。

    学做这个是因石江爱吃,很久以前他俩很熟的那家饼屋关门之后,想吃到刚烤出来的饼就很难了,杨旭就学着做。

    到现在饼已经做得炉火纯青。

    石江却没机会天天吃了。

    馅料和面都是现成的,杨旭很快就弄好了,刷上蛋黄,洒了一层芝麻,把饼放进了烤箱。

    然后站在小屋的厨房里对着烤箱呆。

    得等20分钟。

    石江就在外边,不过他不想出去,懒得动。

    出去了跟石江面对面也不知道有什么可说的。

    石江什么时候进的小屋他不知道,听到音箱里传来比赛视频的声音时,石江看样子已经在他电脑前坐了一会儿了。

    “关了。”他看着烤箱。

    “我看会儿。”石江说。

    他没再说话,看着烤箱里慢慢变化着的饼皮。

    “六年了。”石江说。

    “嗯。”他应了一声。

    “还有一个月就七年了。”石江又说。

    杨旭回手关上了厨房的门。

    不过门很快又被石江拉开了。

    “杨旭,”石江靠着门框,“谈谈吗?”

    杨旭不说话。

    “你是不是对我没信心?”石江问。

    “胳膊不疼了啊?”杨旭回头往他胳膊上瞅了一眼。

    “还好,”石江笑笑,“你要不非跟我打那场比赛,我胳膊也不至于又疼啊。”

    “反正无聊,疼会儿呗。”杨旭看了看烤箱里的温度计。

    “你以前不这样,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石江叹了口气,“你就不想说点儿什么?”

    “说什么?”杨旭把手里拿着的手套往台子上一扔,转过身看着他,“说不要的是你,挨揍的是你,说等七年的是你爸,现在不知道要不要的是你,胳膊疼的是你,七年没到呢,让我说什么?”

    石江没说话,过了一会儿笑了起来:“你挺久没一口气跟我说这么多话了。”

    “懒得说。”杨旭转回去继续对着烤箱。

    “其实别的你根本不在乎对吧,”石江说,“你就是因为我那句不要。”

    杨旭手撑着台子没说话。

    大概是吧。

    不,其实他还是死犟着,拧死了那个“七年”。

    不知道是在跟谁憋这口气。

    “哪怕我后来为你挨揍,为你不打球了,都补不回来,是么?”石江又说。

    “没错,”杨旭说,烤箱叮了一声,他戴上手套打开烤箱门把饼拿了出来,一个个摆在了盘子里,递到了石江面前,“吃吧。”

    杨旭回到电脑前坐下,关掉了之前石江正在看的视频,开了个电影看着。

    “你想让我怎么样?怎么样都行。”石江端着盘子站在他身后,拿起一个饼,放进嘴里咬了一口,很慢地嚼着。

    “让你尝尝求而不得的感觉,”杨旭把腿架到桌上,“就像我当年那样。”

    “我这么多年不一直是求而不得吗?”石江说,“到现在了我才敢跟你提七年的事儿。”

    “是么?”杨旭啧了一声,“这么多年一直拉着个骡子脸给我看的不是你啊?”

    “谁骡子脸?”石江问。

    “你啊,”杨旭懒洋洋地回答,“驴脸加马脸就是你那个骡子脸。”

    “我没拉脸,”石江叹了口气,“我就长个……”

    “骡子脸。”杨旭说。

    “……是,”石江把旁边的棉墩子拖过来坐下,握住了他的手,“对不起,杨旭,对不起。”

    杨旭看着电脑屏幕。

    “我想……跟你在一起,”石江说得有些艰难,“如果你不解气,我可以……再等七年。”

    杨旭闭上眼睛,靠在了椅背上。

    他太了解石江了,石江话少,性格也放不开,哪怕是吵架,他都气得眼睛都红了也没有三句话。

    说出这样的话,对于石江来说,还真挺不容易。

    挺好的。

    杨旭闭眼睛。

    快七年了,从那天之后。

    他一直在等这一天,但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