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百零五章

    院子里很热闹,没人注意到屋里这俩人在干什么,边南靠着墙弯个腰缓了一会儿才跟在邱奕身后走了出去。

    邱彦对许蕊给他买的遥控飞机很有兴趣,等不到没人的时候,直接就在院子里拆开玩上了。

    院子门被人推开的时候,飞机正对着门俯冲,一脑袋就扎在了进来的人头上。

    “哎!这什么!”那人捂着头喊了一声。

    “罗轶洋!”邱彦很开心地也喊了一声,“我的飞机!”

    “你是不是故意的……”罗轶洋往院子里扫了一圈,“这么多人你还玩这个?”

    “来啦!”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来了来了。”罗轶洋应着。

    院子里响起一片招呼声,好像谁都认识谁似的。

    “生日快乐,”罗轶洋走到了邱奕面前,把手里一个用袋子装着的盒子递到他面前,“送你的,这东西……你总补课坐的时间长应该用得上。”

    “什么?”边南凑过来看了看,“按……按摩器?”

    “腰部按摩器,”罗轶洋说,“怎么样,能用得上吧?”

    邱奕看着盒子上一个老头儿靠着按摩器一脸惬意的图片笑了半天:“我已经看到我五十年后的样子了……”

    “总坐着容易腰累嘛,”罗轶洋拍拍他的肩,转头看了看院子里的人,“能吃了吧?我是不是来得正好?”

    “去干活!”边南推了他一把,“正好!”

    边南心情很好,他想要的生日就是这样,一帮朋友没心没肺地聚在一块儿,管你认识不认识,喝酒吃东西吹牛皮热火朝天就成。

    罗轶洋考虑得还挺周全,因为是开车来的,他还带了一套烧烤架过来。

    三个烧烤架在院子里一字排开,女生负责撒上佐料,男生负责烤,没多大会儿工夫就都吃上了,也不知道烤没烤熟。

    邱奕这个寿星也没人管了,边南拿了几串过来,本来还想给邱彦拿点儿,一扭脸现小家伙手上已经拿了好几串,也不知道都谁帮他烤的。

    “咱俩被遗忘了。”边南把肉串递给邱奕。

    “开心么?”邱奕啃了一口问他。

    “不错,”边南往葡萄架上一靠,抬头看了看,“这葡萄能吃了吧?哎结了不少呢!”

    “小点儿声,”邱奕竖了竖食指,“他们还没现,一会儿咱俩给摘下来就行,要让他们听见了这架子都得一块儿拆掉。”

    “今年的葡萄好像比去年结得多啊,”边南仰着头,大片大片的叶子中大大小小的葡萄一眼看过去就有十来串,“是不是施肥了?”

    “嗯,”邱奕点点头,“施肥了,爱情,成分表里有亲亲摸摸毛毛虫,还有喝多了的大……。”

    “我操,”边南咬着竹签,手往胳膊上一通搓,“你闭嘴。”

    一轮吃下来,一盆串好的烤串见了底,邱奕把申涛叫了过来:“我看这架式串好的串儿肯定不够吃,还有些腌了没弄的,到时直接拿出来烤肉吧,上手抓得了。”

    “我去看看。”申涛笑着说,转身叫了两个女生去了厨房。

    “咱把葡萄摘了吧。”邱奕拿过一张凳子。

    “行。”边南跑到一边拿了个筐过来。

    邱奕刚拿了剪刀站到人凳子上,立马就有人看到了,喊了一声:“哟,有葡萄啊!”

    “哎我以为假的呢!来几串!”又有人跟着喊。

    “都站着,”邱奕晃了晃手里的剪刀,“感觉怎么跟要抢似的。”

    “不能,哪敢抢老大的。”有人笑着说。

    “那没准儿,体校的在呢。”有人接了一句。

    “来来来,”万飞乐了,撸了撸袖子,“正好很久没活动了。”

    “边南和万飞就算了,不好惹,”那人也笑了,又很感慨地说,“哎,当初打成那样,现在居然还能凑一块儿烧烤……”

    还好打了。

    边南举着筐接着邱奕扔过来的葡萄,还好打了。

    还好那天张晓蓉让他不爽了。

    还好方小军骗了二宝的钱。

    还好他跟万飞去偷袭了邱奕。

    还好他知道大宝是邱奕之后没有一走了之。

    还好……

    太多的巧合才让他跟邱奕现在站在了一起,少了任何一个环节,他跟邱奕现在也就是不相干的两条线,各自往前。

    申涛很有先见之明,带了啤酒过来,这帮人从下午吃吃喝喝玩到晚上。

    胡同口几个小卖部的冰啤酒都让他们买光了,最后把申涛带来的也都喝光了,这才算消停了。

    边南喝了一瓶,再往空瓶里倒了两瓶邱彦的可乐,拿着来回转悠也没有人现。

    闹到十一点,邱奕把人都给赶走了,一堆人在小街上打了半小时车。

    罗轶洋上车之前把车钥匙往边南兜里一放:“我明天过来拿车,你帮我收好。”

    “你直接来拿不就行了?给我干嘛?”边南莫名其妙。

    “哎!你不帮我拿着钥匙,车让人开走了怎么办?”罗轶洋瞪着他。

    “大哥,”边南无奈地拍拍他的脸,“车钥匙放你身上,不是放车上的啊,你拿着车钥匙回去,明天拿着过来……”

    “哦对,是,没错。”罗轶洋愣了愣,点点头转身上了出租车,“走了!生日快乐啊!”

    除了万飞小两口和申涛,人总算是都走光了。

    “哎,”万飞伸了个懒腰,“赶紧的,我们去帮着收拾完了也走了。”

    “不用了,”邱奕看了看时间,“你们也走吧,我明天收拾就行。”

    “那多不好,寿星啊。”许蕊笑着说。

    “走吧,”申涛说,“明天收拾就行,明天他就不是寿星了,咱现在过去叮当一通收拾邻居该疯了。”

    申涛是打着电话走的,万飞和许蕊是搂成一团走的。

    边南转身往回走的时候忍不住啧了好几声:“这突然间一个个都这么甜蜜了。”

    “你有什么不平衡的,”邱奕把胳膊搭到他肩上,“咱俩也够酿一桶蜜了。”

    “嗯,”边南斜了他一眼,“还是黑白蜜。”

    “可以放点儿绿糖浆调成绿的。”邱奕说。

    “咱俩还能不能行了?”边南啧了一声,“这黑白绿的到底还能不能过得去了!”

    “你开的头啊,”邱奕想了想,“到你生日吧,这色儿就算过去了。”

    “为什么要到我生日?”边南问。

    “因为我打算做个黑白条的小泥人送你。”邱奕笑着说。

    邱奕答应过他,每个生日都会送他一个小泥人。

    边南突然很感动,虽然他觉得已经预知了自己今后几十年的生日礼物挺没神秘感的……

    而且离着他生日没几天了,这人做个礼物送人居然还特别不浪漫地要让被送礼物的人一起参考。

    “这回不拿球拍了,穿个泳裤吧,”邱奕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个描本低头唰唰画着,“一是好做,二是比较能体现身上的条纹……”

    “我能不要了吗?”边南趴在床上,“我不想要了。”

    “不能,”邱奕看了他一眼,“要不给你穿成大裤衩吧。”

    “我能把衣服都穿上吗?背心也行。”边南说。

    邱奕想了半天:“行吧,你喜欢站着蹲着还是坐着?”

    “就你捏的那种三头身小短腿儿还分得出站着蹲着坐着?”边南乐了。

    “能啊,我知道了,”邱奕翻了一页继续飞快地唰唰了一会儿,“真可爱。”

    以前生日感觉更明显一些,暑假很无聊,一个暑假都盼着快结束的时候自己的生日可以跟同学出去聚聚。

    现在不同了,每天上班下班事儿挺多的,生日一天天临近就没有那么明显的感觉了。

    边南工作挺认真的,以前训练的时候他就算没兴趣,累死人的体能和枯燥的技术训练他也不会偷懒,现在觉得上班还挺有意思的,也就做得格外认真。

    有种自己总算是有方向了踏实感觉。

    不过想教邱奕打网球的计划一直还没时间落实,邱奕比他忙,每天除了带学生,还要跟罗轶洋一块儿跑手续。

    不过场地的事儿总算是搞定了,罗轶洋找的,在市二中旁边的市场后门,旧的办公楼二楼,四间屋子,收拾收拾重新装修一下就可以用了。

    边南把银行卡拍出来给邱奕的时候突然有些紧张:“邱校长,我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什么感觉?”邱奕拿过卡放到钱包里。

    “又兴奋又紧张的,”边南抓抓头,“这事儿总算是差不多可以上正轨了,但又怕……赔本儿,我以前从来没对钱这么上心过。”

    “因为这钱是咱俩一点点儿攒起来的,我也紧张,”邱奕笑笑,“所以我才这么谨慎,但也是因为考虑了很多,才敢去做啊。”

    “是吧,”边南点点头,“是。”

    “其实就算真赔了也没什么,最惨也不过就是回到租个小班收几个学生补课的状态,又有什么呢,”邱奕点了根烟,“你还有工作,你可以养着我呢。”

    “靠,也是,爷养你!”边南乐了,“石江前两天找我谈过,年底我要能通过考核,明年可以自己带学员了,就跟顾玮那样,不是助理了。”

    “牛逼,再有一年就该总教头了。”邱奕竖了竖拇指。

    “展飞明年有个新分部,就在西郊那边,规模挺大的,你说我要申请去哪儿会不会更好?不过前期钱肯定没总部这边多。”边南一碰上这种事儿就习惯性地想听邱奕的意见。

    “想去就去,钱少点儿就少点儿,以后怎么说都是分部元老,就算你要弄个总教头,也是去分部好展,总部你跟石江去争么。”邱奕笑笑。

    “那到时考核通过了我就申请,”边南打了个响指,“突然觉得自己前途无量了。”

    “你就这点特别好,”邱奕凑过去在他鼻尖上亲了亲,“洒水车过一趟就能窜一片草地出来了。”

    “所以咱俩比较合适,”边南说,“简直天造地设一对儿斑马。”

    边南的生日这次也不是周末,因为邱奕的生日已经闹过了,他生日就打算三个人自己过。

    他都想好了,天儿热,找个靠水边的农家乐,租条船在船上吃饭。

    邱彦对这个提议无比兴奋,一直问能不能下水游泳能不能钓鱼,甚至想像了能不能开个快艇拿根绳子拖着他滑水……

    “盯紧点儿二宝,这小子再长大点儿不定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边南很无奈,“天天练着球呢还能这么精力旺盛,是不是你妈妈战斗民族基因都遗传到他那儿去了……”

    邱奕笑了半天,正要说话的时候,边南扔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他拿过来看了看递给了边南:“你爸,如果跟你说生日的事儿,你别就直着说不回家过。”

    “知道,我上班走不开,”边南笑笑,接了电话,“爸?”

    “小南啊,”老爸那边听声音挺乱的,还有机器轰隆的声音,“吃饭了没?”

    “吃了,”边南对这声音挺熟,“你怎么跑矿上去了?”

    “过来看看,明天你生日我能赶回去。”老爸说。

    “别,我生日……改到周末吧,明天我上班呢,晚上得到九点才下班,”边南赶紧说,“你周末回来就行。”

    “对,你现在上班呢,我还总觉得你在上学,”老爸笑了笑,“那你周末肯定回来?我和阿姨都给你准备了礼物,你别不回来啊。”

    “回,一定回,”边南说,“你是不是又给我买手机了。”

    “不是手机,给你买了辆车……”

    “什么?”边南愣了,“车?你给我买车干嘛啊,我本儿都没考呢。”

    “边皓也是19岁的时候给他买的车,你阿姨说给你也买一辆,你找时间去学学车,拿了本儿就能开了,”老爸安排着,“有个车你去哪儿也方便。”

    “……谢谢爸。”边南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滋味儿,鼻子有点儿酸。

    “那你明天就不过生日了吗?”老爸顿了一下又试着问了一句,“还是跟朋友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