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六百四十四章 军魂犹在,岂四可安息?

    “要我死的人有很多,可是最终我还活着,他们却死了最新章节。”

    蓝锋从兜里掏出一支香烟将之点燃,叼在嘴里,轻轻吸了一口,淡漠而又冰冷的声音则是从他的嘴里传出。

    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时机不成熟以及一些其他原因,不论是苏戾还是苏友民都断然不可能活着。

    听得蓝锋的话语,苏戾的脸色铁青,难看至极。

    如今有雷不让给蓝锋撑腰,他断然不可能将蓝锋怎么样,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现在,苏戾无疑是陷入了一个两难之境,可谓是骑虎难下。

    若是他继续将这件事情给追究下去,那么也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

    可是,若是他这样就放弃,那么他的面子何在,苏家的颜面何在,让外面的人如何看他,其他人又如何看他?

    “雷不让,你这是要凭借着自己的权利包庇这个小子吗?”苏戾目光冰冷地盯着雷不让,恨不得将他给生吃了,冷漠的声音则是从他的嘴里传出。

    “你是要我追究这件事情的始末么?”雷不让丝毫不惧地答道。

    “追究这件事情的始末?不论是他有着什么样的理由,也不足以让他带着人杀进苏家而无视国家法律吧?”

    冷冷的声音悄然间响起,一架直升机则是从远方飞来,随后降落在苏家破败的院落之中全文阅读。

    直升机的舱门打开,一名约莫六十岁左右,身体显得极为硬朗的老人和一名穿着墨绿色迷彩服男子从直升机里面走出了出来。

    看着这突然间到来的老人和那穿着墨绿色迷彩服的男子,蓝锋的眼中闪烁着浓郁的杀机,拳头不由自主地紧握在了一起。

    他还没有去找这些家伙的麻烦,这些家伙却是在这个时候主动找上了门来。

    来的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秦家的族长秦镇天和他的得力助手军刀。

    目光注视着那秦镇天和军刀,雷不让的眼中闪烁着冰冷和寒光,冷冷的声音则是从他的嘴里传出:“这里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来插手涉足吧?”

    “是吗?”

    听得雷不让的话语,秦镇天的脸庞上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来,淡淡的声音则是从他的嘴里传出:“看来人老了,这些年没怎么出来活动,连你们这些后辈都不将我放在眼里了。”

    秦镇天,不仅是秦家的现任族长,还是曾经十三利刃特种部队的总参谋。

    “是啊!”

    秦镇天的话语才刚刚落下,淡淡的声音却是再一次从远方的天空上传来。

    随即,在蓝锋,田猛等人目光的注视之下,再度有着一架直升机从飞来。

    不多时,这架直升机便降落在了苏家的院子里。

    直升机的舱门打开,一名穿着黑色中山装看上去约莫四十多岁的男子率先从直升机里面走出了出来,随后一名穿着青衫的老人则是紧跟在他的身后走了出来全文阅读。

    那穿着黑色中山装的男子面容冷俊,身形消瘦,带着一副黑色的眼镜,眼中透露着锐利的光芒,犹如一只锐利的老鹰,若是经常关注外交的人便会认识他,他是外交部的副部长徐如克,首都徐家的一位核心人物,他的到来无疑是代表着徐家的立场!

    那穿着青衫的老人看上去约莫六十岁左右,面容沧桑,额头上布满了褶皱,两鬓微白,但是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他的手中拄着一根拐杖,全身散发着一股祥和的气息,给人和蔼可亲但却深不可测的感觉,他是监察部的副部长金天胖,首都金家的实权代表人物,他的带来无疑是令得现场的气氛变得凝重了几分,因为他身后的监察部,所有人都知道监察部所拥有的权利。

    秦镇天,徐如克,金天胖的先后到来无疑使得局势逆转。

    看着这先后走出的徐如克,金天胖,雷不让的眉头不着痕迹一皱,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寒光,他没有想到这些个家族的人会在这个关键时候站出来,给苏家撑腰。

    “哈哈,镇天兄,金老兄,如克,好久不见。”

    这个时候,苏戾乘坐的直升机也降落了下来,他从机舱里面走了出来,一脸笑容和热切地向着秦镇天,金天胖和徐如克他们打着招呼,热切至极。

    “有些事情耽搁了,来晚了一些,苏兄莫怪。”

    金天胖,秦镇天,徐如克等人笑着开口道。

    不得不承认,此刻苏戾他们这边的人物所具备的权利和能量呈压倒之势将雷不让他们碾压,即便是他雷不让贵为首都军区的司令手中掌握的权利也无法跟这些人的力量相抗衡。

    “情况有些不妙啊。”

    看着那有说有笑的苏戾,金天胖等人,雷不让的眉头紧皱,拳头不由自主地紧握在一起了全文阅读。

    因为不管从何种角度来说,蓝锋带着人杀进苏家大院,造成如此大的破坏和损失都是触犯了法律,理亏。

    “金天胖,徐如克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雷不让目光注视着徐如克和金天胖,冷冷的声音则是从他的嘴里传出。

    “本来我都已经休息了,不过却接到了电话,说这边拥有仰仗权利,包庇罪犯,所以我就过来看看。毕竟这件事情似乎跟我的工作扯上了联系嘛。”

    金天胖目光注视着雷不让,双眼微眯,笑着开口。

    “我只是跟着过来凑凑热闹,看看有什么事情让我帮得上忙的。”徐如克伸出洁白的手指顶了顶鼻梁上带着的眼镜,目光注视着雷不让,淡淡一笑,意味深长的声音则是从他的嘴里传出:“不知道不让兄这么晚了不在军区带着,跑到这里来干什么?是包庇罪犯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恐怕不让兄的处境就有些麻烦了。”

    “雷不让,这件事情跟你无关!我劝你还是把罪犯交出来,乖乖站到一边。”

    秦镇天冷冷的声音从他的嘴里传出。

    他们几个家族之间早就达成过同盟,况且他们更蓝锋之间又有着过节,如今机会难得,正是拥有着正当理由剿灭蓝锋的最佳时机,他们又怎么能够放过?

    “雷不让,交人吧。”

    苏戾亦是在此刻底气十足地说道。

    “交人?”

    听得秦镇天和苏戾的话语,雷不让的拳头不由得紧紧地握在一起,冷冷的声音则是从他的嘴里传出:“难道你们以为我会眼睁睁地看着让类似于五年前的悲剧重演么?”

    五年前,正是这些家伙的坚持才让龙刺特种部队受到毁灭性的打击而消失txt下载。

    “五年前的悲剧重演?雷不让,我倒是问你,五年前发生了什么悲剧?只不过是死了几个早就该死的人而已。”苏戾冷漠的声音从他的嘴里传出:“如果不是因为那支该死的部队,当时我们又岂会会面临……”

    “所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他们咎由自处……”

    听得苏戾的话语,一旁的蓝锋拳头不由自主地仅仅握在了一起,磅礴的杀意则是从他的身体之中扩散而出。

    “你应该很清楚当时我们外交部所面临的巨大压力。”徐如克亦是在此刻沉声开口道:“用他们的死来换取……不是一件很值得的事情?”

    “给我闭嘴。”

    听得徐如克等人的话语,雷不让拳头紧握在一起,怒气勃发,愤怒的声音则是从他们的嘴里传出。

    “难道你们到现在都没有为当年所做的事情而感到一点儿内疚和愧疚吗?”

    “内疚?愧疚?”听得雷不让的话语,苏戾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们只是为了这个国家做出了最为正确的决定而已。再说了,他们也是为了国家而死,身为军人这不应该是他们的荣耀么?这就叫死得其所。”

    “没错!”徐如克亦是赞同地点了点头。

    “荣耀?死得其所?我去你妈比!”

    愤怒的咆哮声从雷不让的嘴里传出,多年压抑在心中的愤怒终于是在此刻爆发了。

    只见雷不让的身子在这一刻好似化作了雷霆狂狮向着徐如克冲出,右手的拳头带着强大而又充满着毁灭性的力量狠狠地砸在了徐如克的脸庞全文阅读。

    “噗嗤……”

    毁灭性的力量爆发,徐如克的身子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一旁的地面上,鲜血狂飙,带着的墨镜碎裂开来……

    “雷不让你疯了?五年前的事情我没有任何错误,况且也不是得到了那位领导人的首肯么?”见状,苏戾愤怒开口:“能够死几个士兵而获得这么大的利益有错吗?他们这样的死法不就是无数军人梦寐以求的吗?能够出动数十家架武装直升机的轰炸,上百支部队的围剿,这还不够让他们感觉到荣耀吗?”

    “为国而战,为国而死,不正是他们的信念,不正是他们那支部队的口号吗?”苏戾愤怒地咆哮着,他始终固执地认为他们没有错。

    苏戾的话语才刚刚落音,冰冷的声音便是在他的耳边响起,带着无尽杀意的蓝锋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他的身旁,右手犹如鬼爪一般,将苏戾的脖子给掐住,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