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84章 攻守易位

    “我哪有心情做这些事,今晚过后就要驰回阿拉尔曼堡垒的前线,乔瓦尼暂时统摄军营,我和梅洛要尽快回去,代表整个塞琉西亚,着手和你弟弟的谈判事宜全文阅读。”高文巧妙绕开了安娜的话锋,而后将盛着奶酪汁的杯盏搁在橡木桌面上,“安娜,这次阿拉尔曼堡的攻坚战,可以说我们处于了下风。”

    安娜也短暂沉默了下,她原本想说,对寡妇的交换,也是让我方处在下风的重要因素,不然的话,以我军的实力,对阿拉尔曼堡哪怕是长期海陆隔绝围困,半年后也能叫它瓜熟蒂落,这样让塞琉西亚城的西路获得门户锁钥:而现在,假如应允了约翰皇子的议和要求,那么弟弟的人马,还有对塞琉西亚抱有刻骨仇恨的卡列戈斯五兄弟,以及那个手腕不俗的盲眼老将,都会集合在阿拉尔曼里,那对我们的城市来说,可真是“卧榻之侧”了。

    有些愤懑的安娜,在心中绕来绕去,还是形成了认知:寡妇简直是灾星,不但乱了高文的阵脚,还让她原先的“三线拱卫防御”的规划产生了残缺。不过现在安娜学乖了,她不会当面发作,只是在心中记了笔账目,要等寡妇到来后,再行处置。

    “安娜,马上一旦谈判达成,我就直接把英格丽娜接来。”

    安娜对着高文试探性的问话,没有直接答复,而是发辫垂在腮帮,小手托着,有点落寞地看着继续在宴会厅堂中央的柱子间,对着自己感恩戴德的吉那特妇人少女们,“果然呢,满场的罗马女人。也是没有一个金色头发的。”接着她斜过眼眸,幽幽看着高文,“瓦良格的蛮子。却不喜欢黑发的女人,真是怪奇。难道金发在你的蛮族家乡真的没有看够吗?”

    高文叹息下。反过手来,牵住安娜的袍袖,“我只是不能辜负任何一位,你、英格丽娜都是。”

    “那卡贝阿米娅呢?好嘛,先前还是死敌,谈判着谈判着就滚到草地上去了,如何解释。”

    “这正解释了,我不是单纯喜欢金色头发的全文阅读。”

    一旁的弗洛琳娜有点尴尬地举着杯子。不知道也无法介入两位你来我往的机锋和交谈,小翻车鱼阿格妮丝看在眼中,轻声提醒说,“大公爵和紫衣公主二位殿下,务必别让您们的客人受到冷落。”

    这样,筵席才重新恢复热络起来。

    散会后的卫城小礼拜室里,妆镜前摆着象牙镶金的首饰盒,小翻车鱼披着丝袍,口中衔着小圆镜,立在后面。细心静静地替安娜梳着散下来的长发,随着舒缓而有节奏的声音,“我真是想不通。高文有了公主殿下,为何还会喜欢上别的女人。”

    “歌德希尔德姐姐说过,男人的心,始终是他骑矛上的彩带罢了,随风的方向摇曳不定,骑矛刺在何处,心也就留在哪里,等着自己的妻子去捡。说白了,男人这种动物。达到自己穿裤子解小手的年龄就算他们成熟了,以后生涯再长也不会再突破。”安娜半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