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98章 塞琉西亚的社会调查(二)

    但高文丝毫不顾忌,而是继续说下去,“整个帝国的皇都,有二十万到四十万的人口,官员、工匠、市民高声唱着赞美皇帝的口号,换取粮食的配给,而粮食从哪里来,官员的俸禄从哪里来?都是一个铜板一个铜板,从这些牲口般悲惨的农民身上撕扯下来的,当他们的税金已经没有,就夺走他们的衣服,当他们已经赤身,就咬下他们的血肉骨渣,田地税、牛轭税、连保税、炉火税、六弗税、习惯税、附加税、遗产税是的,也许税金的设置都是合情合理的,但是这只是群生活在封闭落后的农村公社里的人,任何个小小的灾难和挫折,都能让他们困顿沉沦,若是遇到饥馑、干旱、瘟疫、水灾,将不免于凄惨的大面积死亡,许多许多的农村公社成片灭绝,于是其余的税负,就转移到了其他的人身上,他们只能逃荒,或者寻找地主卖身托庇,生了孩子,只能不断地溺毙掉,又谈什么改善生产、革新技术嘀嗒小说网推荐小说!于是只能将所有的企盼,都寄托在教堂和修道院福音的麻醉上,在他们临死的时候,遇到神甫前来做临终的告解,还要鼓起卑微的感动,在肮脏的茅草榻上,拉住神甫的细嫩滑白的手,乞求着能将最后一点微薄的田地,在死后捐入到寺产当中去,来赎自己的罪——而他们的罪,就是降生在如此的阶层和家庭当中。”

    安娜被震住了,她摸着额头,依偎在扶手上,高文的言语对她的杀伤力实在太大,阿格妮丝关切地扶住她的肩膀,接着对高文抗议。“说了这么多,你为什么不布施金钱给他们,反倒在这里埋怨指责公主殿下和她的父上。”

    “我没有指责谁。只是说出这片土地的实情,我也没有拯救这群农民的想法。只是希望在而后我们的国当中,让他们能够安心耕作,能够凑齐嫁女儿的十二个金币的嫁妆,能够在节日庆典当中,吃到精细点的面包,喝到能让他们欢乐麻醉几日的苦艾酒,而这些不是居高临下,光排出几枚假惺惺的钱币所能解决的。”高文说完后。顿了顿,便对两位建议说,“我们可以顺着穆特河谷继续往上,吉那特军事贵族们的地产。”

    这下,在沿途当中,安娜不再说笑,而是隔着纱帘,看着绵延而过的山岭沉默着,显然刚才高文的话语里,让她感到了“权力”与“责任”间的沉重关系。

    不久。高耸在山岭上的穆特城堡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这时候太阳已经西斜,在坡地上的村落里。许多佃农正在挥汗如雨,在执事管家的监督下,收割着成片成片的大麦txt下载。还有几匹挽马,正艰难地拖着装满大麦的车辆,朝着山下的谷仓而去。天气因为海拔的提高,和日光的倾斜而凉爽起来,原本炫目的青翠色树林,变得沉静下来,风中的麦香。让人感到心神俱宁。

    几位执事管家,立刻来到了华美的小肩舆前。跪拜在安娜与高文前,“原来是斯特拉提哥斯将军阁下reads;。和紫衣公主殿下莅临了,主人所在的堡垒宅邸,还在十数古里外的山岭上,小的即刻去禀告,今夜请二位阁下留宿在主人宅邸内,此后将是主人家族流芳的美事。”

    安娜抬头看去,管家说的没错,望山跑死马,虽然苍蓝色的天穹下,那穆特堡距离自己是如此之近,但是走上去,怕是要入夜了。

    高文摇摇头,“我们是前来巡察的,马上还要折返到河对岸的其余领地中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