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52章 提醒

    所以不能理会高文说什么,卡贝阿米娅已经决意要呼喝四周的信徒组织起来,和大连队对抗下去,就算是被打陷了处兵砦又如何?我们的营地还是有着坚固的防备和天险的嘀嗒小说网推荐小说。

    结果混乱当中,一个人影骑马迅速从卡贝阿米娅的身边掠过,女执政官定睛瞧去,正是先前要与高文一较高下的斐卢斯,“我军已经惨败了,执政官快撤回锡诺普去,我在前面为您开道!”转眼间,扔下这话的斐卢斯已经骑着马,消失在营砦那边的昏濛夜色当中了。

    “你先前的豪勇哪里去了,被海风刮跑了吗?”女执政官怒喊起来,随后她看到,到处都是大连队举着火把,顺着山岩和沟道突击的身影,而通往锡诺普的道路那边,全是溃逃的信徒,和群巢穴被水淹的蚂蚁般全文阅读。

    其中有一队大连队的士兵,已经越过兵砦的对垒线,撵着逃跑的信徒,看起来是要切断己方的归路。

    卡贝阿米娅也只能用斗篷裹紧了头发,俯身策马,杂入了乱兵当中,朝着锡诺普城逃去。

    这次女执政官因为有了上次被俘的经验,所以十分机警地避开了高文队伍的围追堵截,在海滨的道路上狂奔了一日一夜,待到了锡诺普城中后,头发已经被吹得蓬乱不已,好像刚从海里爬出来的似的。

    斐卢斯与她所“苦心构筑”的兵砦工事,一夜间尽被高文摧毁,四千兵众溃散逃亡殆尽。自此比提尼亚东北部、布拉西龙已经全部被高文攻取,但是高文并未有任何逗留的意思,他只是在各处港口、军镇驱赶了保罗派的信徒,再从仓库里席卷走所有的粮秣钱财,就风风火火地朝着锡诺普赶。就像是古代的游牧匈人般。

    所以卡贝阿米娅再也没能组织起溃散的人马,好在入海的卡拉苏河挡在了锡诺普城墙的西侧,大连队长驱到这里。才算是停下了脚步。

    这距离高文在布拉西龙出现,刚过去了十三日的光景。

    要进行锡诺普城的保卫战吗?可卡贝阿米娅已经无兵可用了。她到现在都无法适应和对抗高文这种野蛮的闪击作战风格,去年在普里文苏斯河也是这样,这混蛋的骑兵根本不列阵,也不给她列阵的机会,突过来就大开杀戒。

    卢奇奥斯与斐卢斯都羞惭满面地来到了她的面前,这时候卡贝阿米娅才刚刚讲头发梳理束好,“是否要乘船渡过攸克兴海”

    “不能再逃避,趁着现在还有些许地区在我们的手掌当中全文阅读。为了信徒的地位,我前去和议。”最终,女执政官惴惴不安提出了这个办法,不过好在先前她和高文也算是有过半个“密约”,似乎还有和谈的资本。

    卡拉苏河的西岸,当匠师连队开始在萨穆埃尔法与安德列夫的指挥下,搜罗小舟铺设浮桥时,一艘打着旗帜的小船,从滨海的水门里摇出,里面坐着的是女执政官的机要官菲拉克托斯。

    “你们的执政官早就应该出来投降了。什么都可以商议的嘛。这样,为了公平起见,我会在次日。于河岸边搭建所临时的帐篷,前面竖起我大连队的旗帜为标识,届时叫卡贝阿米娅坐船来见我,并臣服于我,不得以任何人代替,不然我攻陷锡诺普,将所有的信徒屠戮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