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40章 戈弗雷到来

    “讨厌,人家就是火狱里的恶魔,不捣鬼又能做什么呢?只不过是个轻触指尖的事,我还知道高文爵士你这段时间,因为英格丽娜没有伴在身边,昨晚又忙着当绅士,所以定会很寂寞难耐,人家才特意来犒赏你的”刚说完,高文就觉得剑刃方向卷来一阵风,随后阿婕赫就瞬间伏在了自己的床榻上,“真没想到,高文爵士你居然还逼得我变幻成这种模样了全文阅读。”高文就见到了阿婕赫居然从袍子下弹出了毛茸茸的尾巴,单手做出抓挠的动作,还有头顶上呼扇呼扇的萌动兽耳,“这可是真的耳朵和尾巴,高文爵士”

    “滚开。”高文毫不留情地说到,惹得阿婕赫很伤心的模样。

    “没办法了,只能使出杀手锏了!”接着,阿婕赫忽然变成了幼女的形态,跪在榻上,明亮亮的大眼睛盯着高文,“我就知道你喜欢这样的,哥~~哥~~,不,叔~~叔。”

    门板扇动,幼女形态的阿婕赫被一脚踢了出来,还带着话语,“你做的很对高文,在这个世界里也壮大自己的力量,建邦立国!”

    随后一切喧哗和骚动都结束了,旋转的石梯间,鼓动着风,把凹槽里的蜡烛火焰带得摇曳不定。

    数日后,在匈牙利国王科罗曼所在的帕农哈尔马王宫前,巨大的沼泽与河川卫护着它的堡垒与宫殿,年老的科罗曼戴着冠冕,穿着大麦绨袍,与数百名显贵骑兵,持着各色旗帜立在横跨沼泽的桥头,国王带着忧郁不安的眼神。不断看着斥候骑兵往来如梭的巨大平原,不断给他带来了对面庞大军队不断逼近的消息。

    在国王的马头前,捆缚着跪倒的原泽蒙公爵尼基塔。他因为肆意攻击朝圣者,而被高文的红手大连队攻陷了城堡。全城臣民遭到朝圣者的屠戮,自己逃到了王宫来,但科罗曼不敢姑息他,而是捕虏囚禁了这位,作为献给圣座以表诚意的礼物全文阅读。

    不久,随风招展的,绘着金十字架图案的大方旗在天际和原野间出现了,接着就是无数骑士骑矛上悬挂的长旒旗。五颜六色,不久几名斥候骑兵急速地驰到了国王的面前,“王上陛下,下洛林的公爵大人的朝圣军队来到了!”

    “安静些我的孩子,这就是我眼前即能见到的景象了reads;。”国王用苍老沉稳的语调说到。

    公爵的方旗之下,穿着绘着白色天鹅罩衣的戈弗雷,目光坚毅而虔诚,他的身边是位强壮高大的骑士,这是他最亲的兄弟鲍德温,身后是十二名步行的扈从。举着相同式样的垂幡,四周布满了穿戴全身锁子甲的骑士,可是戈弗雷并未有带步兵团前来。因为要表达与匈牙利国王和解的诚意,他把大军营留在了十个古里外的旷野上。

    桥头,科罗曼迅速翻滚下了马背,做出老态龙钟的模样,颤着步子向前,接着摸上了对面戈弗雷的马头,做出要为他牵马执鞭的样子,戈弗雷与鲍德温见状也只能下马,拥抱住这位国王。“我们出征,是来寻找救助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