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90章 新石柱

    “不用协助,您在集会时分跟着我进入就行txt下载。”说完,老者从袍子里取出个折叠好的帽子,接着展开,高文看到这帽子尾端微微凸起,下垂小三角耳,中间用黄金、宝石给箍住,当即肃然起敬,起身向老者重新行礼——他没想到,自己秘密来访,居然威尼斯将他安排到了如此人物的宅邸里留宿。

    “费莱耶莫切尼戈,威尼斯执政官,亚得里亚海的现任丈夫,欢迎您。”老者伸出修长有力的手指,说到。

    接着,高文的“短暂假期”在密不透风的数日内就结束了,有时候英格丽娜是伴同的,比如在里阿尔托那里,她比高文还要熟悉一些公证与信贷业务,但有的时候当高文坐在小礼拜堂在观摩威尼斯城邦政务运作时,她就只能呆在费莱耶的宅邸里,靠在窗户上看着圣马可之城天际上的流云神往,也在思索些什么事情。

    告别的日子,高文与英格丽娜踱在了执政官宅邸前的小广场上,那边艄公正蹲坐在一艘长如蜈蚣般,悬挂着彩旗的威尼斯划桨船上候着,那群斯基亚沃尼人仍未离去,他们采取了轮班制,当一部分静坐时,另外部分人就去采购些劣质的烈酒与食物,总之他们的窘迫,是英格丽娜始终看在眼里的。

    “告诉我你的名字。”高文上前,很和蔼地对那个披着铁钉夹袄的大汉说到。

    这大汉已经没了前几日的桀骜,因为执政官费莱耶根本不曾理会过他的诉求,现在他满脸的失望愤懑,胡茬也是唏嘘不已,最后看了高文几眼,没气力地回答,“安德列夫叶尔戈,来自达尔马提亚内6山区,与这群兄弟在威尼斯的船只上服务了足足十六年。”

    “听着,安德列夫”高文嘘口气。搭着手腕蹲坐下来,在他的面前,眉毛舒缓地看着航道上的流波,“威尼斯人经常说。亚得里亚海是他们城邦的新娘,也是他们打开财富宝库的钥匙,也许你们也是钥匙上的一部分锯齿,可却是威尼斯人眼中随时能找锁匠更换的。有时候,当一片海洋对你遮蔽了航线后最新章节。为什么不翻山去找寻另外片海洋呢?因为没人会愿意别人和自己分享新娘的娇躯。”

    “另外片海洋?”

    “当然朋友。”这下子高文见有些效果,眉毛都挑起来,“安德列夫朋友,你听说过巴里城吗,听说过圣座刚刚册封的锦册兄弟会吗”

    而英格丽娜也微笑着,刚才她心仪男子的那番话,似乎也在自己的心中掀起了不大不小的波浪。

    秘密的来,秘密的离开,事先高文对兄弟会的说法是前往一个月的光阴,但实际上他来去不过半个月。就让安德列夫担当船长,大约七十多名斯基亚沃尼水手,乘坐一艘快船,顺风重新返回了巴里城的码头。

    小型的驳船,将圣职长上与他的伴同接上了岸,接着高文就步入了自己的馆舍,暗中联络了梅洛和弗兰奇思科商议事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