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66章 巴里城保卫战(上)

    诺曼军的阵前,率先是挎着弓箭的卡拉布里亚轻兵,还有来自罗杰所援助的西西里新月教弓箭手走了出来,就像潮汐般,逼近了拜占庭军的防垒,“敌人是没有逆袭来的骑兵的,放心大胆地射击txt下载!”这是压阵的诺曼骑士所呼喊的。

    点点箭矢,飞离开了弓弦,迅捷地掀起了狂雨,许多希腊人猝不及防,被射倒在垒石的后面,一些人捂着额头和脖子上的伤口,着蹲下了,也有的伏低了身躯,躲在木栅和工事的后面。随后,诺曼人的前阵轻兵们,在射完弓箭后,便拔出刀剑,呐喊着冲了过来,在防垒的前线,与手持长矛的希腊人隔着墙壁、木栅、壕沟拉锯作战在一起,许多伤者与死者填平了沟壑,更多的诺曼步兵,在少量精锐的下马骑士盾牌与刀剑掩护下,翻越了防垒,逼迫希腊流亡者的防线后撤,有的人已经开始四处逃逸。

    山岗上,正在观战的坦克雷德眼睛都要喷出火来,见到敌人的第一道阵势在交手后已出现崩解的态势,就从扈从那里取过了骑矛,对着舅父博希蒙德大喊到,“巴里城下的河川、沼泽间,就只有一座桥梁能保持通畅交通,让我带着龙旗占据它,这样就能打垮敌人高文!”

    立在马鞍上的博希蒙德看看外甥,又冷酷地看看炼狱般的战场,便将手一挥,“坦克雷德带队前去抢夺桥梁,哈弗莱你带着一支分遣队,去城南的森林处,自小径夺取敌人的偏门,爬上去,杀死所有人!”

    号角声里,山岗上的精锐诺曼骑士的旌旗开始急飞动翻舞,坦克雷德戴着头盔,举着骑矛一马当先,身后是狂风般的数十名扈从骑士。挡在他的马头前的希腊士兵与巴里军团散兵被冲垮、逃散,“那是敌人的黑龙旗下的圣骑士队伍,博希蒙德投入了精锐,来夺取我们的桥梁了!”塔楼之上。负责监察的木扎非阿丁按照事先指示好的图标本子,点点其上的标志,便对着身后的士兵与修士大声喊着,报警的号角声耸然响起txt下载。

    这时候城下两军步兵正用长矛、刀剑互相混战着,坦克雷德的骑士队伍越过一道道防垒与壕沟。举着黑龙旗势不可挡,率先一矛,刺穿了两名前来阻挡他的希腊贵族,接着又有数名希腊贵族或骑马,或步行,打着紫色、兰色的旗标,举着剑和斧头,向冲在最前面的他袭来,坦克雷德出狂战的呼喊,先是一剑。拉开了名冲来的希腊骑兵的腹部,飞出的肠子和鲜血把坐骑的白毛全部染红,而后这位诺曼小将跃下马背,接连挥舞手里的长剑,连连斩杀其余围攻过来的希腊贵族,“来吧希腊的懦夫们,瞧瞧真正武士的剑芒!叫你们的领高文出来领死,只有他才堪与我一战,其余人何必向前?”

    很多希腊的流亡者惊骇了,尤其是恶鬼般的坦克雷德的身后。数十名高头大马的骑士,正迅朝他们扑来,有的人顺着那座桥梁朝城门前逃走,有的跳入了湍急的河流里泅水。

    自城外各个山岗与丘陵间。诺曼人雇佣来的战兵,还有来自西西里的援军,向狂潮般,自各处涌出,压迫着巴里城外的守军阵势,持旗的弗兰奇思科咬牙坚守指挥。城头上的特科波人与阿马尔菲水手也各处奋力射箭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