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42章 卡拉布里亚

    修女们纷纷从桌椅上起身,紧张地看着这位高大的带着无鞘剑的武士,而后执事的嬷嬷走出来,将这位拦在了院墙的外面,并举着十字架向他解释:此处是女性静修的场所,异性是不允许进去的全文阅读。

    那武士倒也十分恭谨,没有为难的意思,“我只是渴望拜谒下阿普利亚侯爷亡母的坟茔。既然异性被拦在世俗之间,军中也无女子,便只能这样好了。”接着,高文转身从快银的鞍下取出一束用丝带扎好的素雅花朵,而后一声唿哨,那边的萨宾娜慢慢跑了过来,叼住了主人的手中的花朵,“进去,代替我对这位尊贵可敬的妇人表达吊唁,愿她的灵魂不用在炼狱里呆太长时间,早日升入天堂——对了嬷嬷,这是匹母马,不会破坏你们的戒律的。”

    萨宾娜而后阔步,衔着花,在许多修女的惊呼与议论里,走入了修道院院墙当中。

    “请问您的名字与爵位”那嬷嬷惴惴不安地问着,她觉得这个武士身上既充满了魄力,也有说不出来的邪气。

    “斯蒂芬高文卢塞尔,罗马帝国红手大连队的总管指挥官,卡拉布里亚与卢卡尼亚地区的大公,烦嬷嬷您转告声,给任何能见到的人,或者捎信给远方的人,就说我来到这里了,罗马人回来了。”而后高文很优雅地将头盔上的护鼻折下,对着嬷嬷致意,接着重新跨上了快银的背,与原路返回的萨宾娜一起,走下了山坡。

    这时,目送着高文离去背影的嬷嬷,看到了山岗的那边,一支巨大的旗帜正在缓缓出现移动着,上面是鲜红的手与十字架形宝剑的交叠图案,流苏与边沿写满了希腊文字,伴随着激荡的鼓点——诧异的嬷嬷,便壮起胆子,走到了断崖边,长草不断随着她的黑袍鼓动着,在下面视线所及的长长暗黄色的沙滩,与银白色海水的界限边,一边是列成双排纵队,人马嘶鸣的军队,正在那面旗帜的引导下,朝着这个地区内6前进着,另外一边是大大小小船只正在划桨靠岸,运送着各种辎重器械。

    “罗马人回来了”那嬷嬷不由得握起了脖子上的念珠与十字架嘀嗒小说网推荐小说。

    不久,围城阵地前的博希蒙德,就得知了高文已经从海路抵达卡拉布里亚的消息,“什么!难道我叔父的舰队纯粹是个摆设,高文居然敢在我母亲的坟墓前向我示威,说什么罗马人归来,简直不知所谓!”博希蒙德狠狠地将信件扔下,“去,派一匹快马去,与高文谈判,说我已筹措了大部分的赎金,叫他暂缓等待。”

    接着博希蒙德想了想,便对伯爵哈弗莱说,“我的外甥坦克雷德已经乘船抵达了塔兰托休养伤势,暂时无法履行留守队伍的指挥,你代替这个职务,来抵御希腊人的侵略。”

    “可是,现在哪来的机动分遣队去执行这个任务?”哈弗莱忧虑不已。

    “我将营地里最聒噪的三百名骑士,与一千名扈从军士给送归回去,你应该明白我所指的是谁——我叔父罗杰曾送来的援军,他们只知道索要酒水、帐篷与各种战利品,我后悔了,恰好他们大部分也是卡拉布里亚的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