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五十一章 五两年的变化

    “那个聂寒,真是很厉害啊全文阅读!”

    正在疾行中的杨宇曦,被这句话生生止住脚步,他回头看去,原来是个说书先生正在唾沫横飞地讲着。

    他心中默念“聂寒哥哥”四个字,不自觉地靠近那伙人。

    “这个聂寒哪里厉害了?”杨宇曦抬起脸问道。

    “诶,小弟弟,你不知道吗?”说书先生似乎很奇怪,看着杨宇曦道。

    杨宇曦努力装出一副憧憬向往的样子,道:“嗯,叔叔能不能仔细给我讲讲?”

    周围其他人也眼睛一亮,牢牢盯着那名说书的人。

    说书先生一下子觉得自己重要起来,整了整领子,清了清喉咙,手中折扇优雅地打开,他道:“要说这个聂寒啊,真的是天纵奇才!两年之前的大周根本没有这号人物,但他好像霹雳一般陡然炸响在大周的天空,两年前的科举中一鸣惊人,夺得武状元之位,与文状元儒秋生情如兄弟。但这并不算什么,聂寒厉害之处在于他连续蝉联武状元之位,在他之前,还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就算文状元儒秋生也不敢说一定能蝉联文状元之位!聂寒,已经取代儒秋生成为当今大周年轻一辈第一人!”

    “哇,聂寒哥哥这么厉害!!”杨宇曦心潮澎湃,这是两年来第一次听到和自己有关人的信息,而且还那么生猛,他怎么可能不激动。

    “还有吗还有吗?”杨宇曦连忙追问。

    说书人微微一笑,押了一口茶,才继续道:“如果只是实力强那么他的威望并不会如此之高,他更难能可贵之处在于他立志从军,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位裨将军,以他的资质想必再过不久就能成为大将军,就算成为我大周新一任的上将军也不是没有可能嘀嗒小说网推荐小说!”

    “聂寒哥哥当兵了啊……”杨宇曦心里嘟哝,然后他继续问道,“那你知道他现在在哪个军队里吗?”

    “这个……我暂时还不知道。”说书人面露为难之色,心想这个小孩怎么那么关心聂寒的事。

    杨宇曦点头,心中突然有些想念聂寒和儒秋生来,两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就这么一晃而过,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突然杨宇曦想起了什么,抬起头问道:“叔叔,除了这件事,这两年还有没有发生什么其他的大事?”

    “大事?”说书人微微一愣,然后反问杨宇曦,“你的意思是战争吗?”

    “战争!?”杨宇曦大惊,忙问道,“打仗了么?!”

    这次不仅是说书人,就连其他人都很奇怪地看着杨宇曦,这种大事怎么可能不知道?

    杨宇曦面色一滞,挠挠头道:“额,我一个人在山野里历练了两年,直到现在才出来,所以这两年发生的事我都不知道。”

    “原来是这样啊,小兄弟,听你这么一说你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修者啊,小小年纪就一个人在外面闯荡,真不简单哪!”说书人恍然大悟,看向杨宇曦的眼光满是赞叹,周围一道听书的人也纷纷点头称赞。

    “嘿嘿……”杨宇曦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笑。

    然后杨宇曦问道:“那还请叔叔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说书人合上折扇,面色出现了一丝凝重,道:“这事得从一年多前说起,战争发生的地点很偏僻,好像是一座叫海阳城的城市最新章节。”

    “海阳城!”杨宇曦一个机灵,脱口而出。

    “额,小兄弟你怎么了,你知道那个海阳城?”说书人有些错愕。

    杨宇曦匆忙之下拉住说书人的衣袖,问道:“是不是有一个叫海天的人?”

    “你怎么知道?”这次轮到说书人惊讶,他忙问杨宇曦,莫非这孩子和海天有什么关系?

    杨宇曦回过神来,知道自己表现得过于激动,他连忙摆摆手道:“没什么没什么,沿路听到一些,听说那个海天是叛军哈……”

    说书人沉思了一会儿道:“不错,海天那个混蛋竟然敢反叛我大周,挑起了这场战争。”

    “可是据我所知,海天他不是叛军的最高领袖啊。”

    说书人点点头道:“海天确实不是最高领袖,听说本来叛军还不想这么快挑起战争,谁知道有人打乱了海天的计划,逼得他们不得不提前动手。”

    杨宇曦没有答话,心里却在考虑这件事,听说书人的意思,似乎是因为自己等人在海阳城大闹了一番才导致这场战争的提前发生。

    这时候他突然想起来,似乎听杨林说过,朝廷曾经派过人去调查过海阳城,看来就是那次海天掩饰不住遂发起了战争吧。

    不过,杨宇曦总觉得哪里不对,依他那时候的感觉来看,这是一个隐藏地很深的阴谋,怎么会那么快就发动战争呢?

    绝对不应该啊!

    杨宇曦眉头紧锁,可是又想不通哪里不对劲。

    “小兄弟,你怎么了?”说书人看到杨宇曦的表情,试探着问道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