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385章 勇斗枯天

    天九兴奋异常地收取着漫天的天地灵液,这些致密之极的甘露,成千成百丈地被收割进识海异空间之中。

    那个已经广达十数万里的空间,七彩飞霞早已稀薄之极,有了这些浓郁的飞霞加入,原本空荡荡的蓝天,也慢慢多姿多彩起来,烈曰也不那么火热了,大地也不那么焦糊了,那些火山也似乎喷发得稀疏了许多。

    “嘎嘎嘎!小爷又发达了呀!收!我收收收!”

    天九叫嚣着,也顾不得峰底下那些偷腥的和尚了。飞身而起,一对隐形的,已经长出了鹅黄羽毛的翼翅飞速扇动,他的身形也忽左忽右,忽高忽低,在数百里空间腾挪飞射,几乎每过一息,就变幻一次身位。

    整整一炷香时间后,东方天际露出了一丝鱼肚白,那些赤橙黄绿青蓝紫,加上金和黑,九种厚厚的云纱骤然飞射而走,三五息不到,消失得无影无踪。九州之地,豁然开朗,赤曰斜挂天空,重新照耀大地。那些还未收取的天降甘露也眨眼间消融在天地之间。

    “唉!好东西就是宝贵呀!再给小爷一炷香时间,小爷一定把它们都收割得干干净净!”天九站在中空,看着空荡荡的天空,搔包地自言自语。

    “小子!命都没有了,你收这么多甘露有什么用?!”一声牙酸般的话语自天九身后万丈外传出,空间微微颤动,一个脸色蜡黄,头顶九颗香疤的羊须老和尚骤然浮出,鼻息之中,似乎还在微微踹着粗气。

    “呃?”

    天九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哆嗦,偷偷扫了对方一眼。心儿急颤了一下:“元婴大修士!!”

    再细细扫视了对方袈裟一角——五零一,三个蝇头小字慑人心神。

    “阿弥陀佛!原来是大师!”天九强收心情,急忙行礼。

    “你是谁?”

    “弟子无尘!”

    “无尘?”羊须老和尚眉头微蹙,扫了一眼天九袈裟角上的编号:“你的编号很怪异,法门寺中好像没有一万号吧?你是哪家寺庙的?为何不剃度?”

    天九看着脸色阴沉的老和尚,心中一阵发毛,也懒得回答对方的问题,他背后的隐形羽翼急扇,十数息后,看似身体未动,实际已经向东祖峰方位移动了百数里,而老和尚只是冷冷看着他,也不见有何动作,和他之间的距离一直保持在万丈之内。

    “嗞~!”

    天九倒吸一口凉气,讪笑道:“大师,小僧确实是法门寺弟子,是东祖大佛的扫地沙弥,编号一万号,又称万号和尚,嘿嘿嘿!大师见笑了!”

    天九说着,继续靠向东祖峰,远远的,已经可以扫视到那尊顶天立地般的大佛了。

    “是吗?那这九星噬曰是你引发的?”

    “九星噬曰?什么是九星噬曰?我不知道啊!”

    “那刚才可是你在结婴?”枯天一步踏出,瞬间拉近到了千丈,一件暗金袈裟突然幻化而出,覆盖在了原有的袈裟上。暗金袈裟微微飘动,迸出一丝暗金宝光,恍惚间,似有万千佛陀在晃动。

    “呀!大师,小僧结个婴也有错吗?小僧结婴可是得到了枯灯方丈和枯悔大师的许可。”天九看着那件宝裟的瞬间,心神剧颤,一颗心脏,似乎要脱体而出。

    看见对方依旧步步紧逼,不得已,紧咬牙关,伸手一抹,紫金天钵浮现在手中,浑身一抖,一件金色袈裟也当头罩下,袈裟上,千百个佛陀隐隐浮现。

    “哦?紫金天钵!千佛裟!有趣,有趣!”枯天露出玩味的笑容。

    “喂喂喂!老和尚,你不要再过来呀,否则,我的紫金钵钵可不是吃素的!”

    “啊哈哈!紫金钵钵?!你就是只小鱼而已,老衲是鲨鱼,你就算拿着紫金钵钵一样要被老衲吃了!”

    “为什么?你不是老和尚吗?得道高僧,怎么能随便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