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239章约会

    第239章约会

    今日是六月十七。入了夜,明月已升,将清辉洒向人间。庭院树木枝头的琼华,似层豹。

    烈日隐去,热浪不减。这如豹般的琼华,添了几分缱绻的凉意。

    陈璟出门,在门口遇到了李八郎。

    “做什么去?”李八郎有点好奇。陈璟虽然有应酬,却也不多。晚上回了家,他很少再出门的。

    李八郎就多嘴问了句。

    “哦,和朋友约了”陈璟不防备李八郎会问,一时间竟然结巴了下。明明没什么,他紧张啥?

    陈璟自己都感觉好笑。

    李八郎越发疑惑,往他脸上看去,问:“没出事吧?”

    “没有。”陈璟已经恢复了镇定,笑着道,“我走了。”

    李八郎不相信他,拉着他的袖子道:“我今晚没有功课,不如陪着你去?夜里凉快,我也想去逛逛”

    他是认定陈璟有事瞒着家里,不太放心,故而想跟去。

    他这么说了,陈璟再拒绝,肯定会告诉他实情。

    果然,陈璟顿了下,解释道:“这不好。我是和惜文姑娘约了碰面,一会儿就回来。”

    李八郎了然。

    他往陈璟身上看,果然换了件浅蓝色绸布直裰。他平时总是用清筠送给他的那支简单玉簪,如今也换了支。

    “你去吧,我不跟着。”李八郎道。

    微微想了下。李八郎问,“你和惜文姑娘跟我二姐提过了吗?”

    “提什么?”陈璟笑道,“还是没影的事。再说了。婉娘同意不同意,也是两说。等定下来,再跟我嫂子提。”

    李八郎笑了,道:“我也不是这个意思。你还没有成亲。惜文姑娘再好,也是伎人。尚未成亲就先纳了伎人,以后说亲会被挑剔。若是还能等一等,就先别着急答应人家什么话”

    他是怕陈璟初入风尘躇。被惜文的情谊迷得七荤八素,忘了自己的处境,贸然将伎人纳回家。

    陈璟如今身上有点钱。像惜文姑娘。虽然有点名气,到底只是小地方的青楼头牌,二万两足以为她赎身的。

    这笔钱,陈璟拿得出。

    万一被惜文的情愫感动。替她赎身了。娶回来也是麻烦。

    真正有名望的人家,肯定会瞧不起这种行为。

    总归不好。

    李八郎比陈璟年长,自认为见过的世面比陈璟多,少不得叮嘱他。

    “知道了,八哥。”陈璟道。

    陈璟就出门了。

    到了婉君阁,远远就听到丝竹声声入耳。门口香车宝马,灯火通明。空气里弥漫着脂粉香和酒香。

    琼华将这层繁华染得更加旖旎。

    陈璟进了门,龟奴认识他。笑着把他往琼兰居请,说:“惜文姑娘叮嘱过的。陈官人来了,请您去琼兰居。”

    陈璟笑了笑,跟着龟奴往里走。

    “央及。”刚刚绕过回廊,准备去后院门的时候,突然听到婉娘喊他的声音。婉娘的声音很高,从三楼穿透下来,不少人听到了。

    三楼、二楼都有人往下看。

    陈璟也抬头,瞧见婉娘依靠在三楼的栏杆上,努力往下荡着身子,喊陈璟,生怕陈璟听不到。

    “是。”陈璟回应了声。

    “央及,你且上来,我有几句话说。”婉娘道。

    四周异样的目光越来越多。陈璟不顾旁人怎么看,就快步上了三楼,到了婉娘的房里。

    这间房子,摆了高高的书架,和偌大的花梨木书案。书案上摆放了笔架,整整齐齐的,有几缕墨香。

    这里是婉娘待客的地方,没有女人的脂粉气,像足了男人的书房。从这点,可以看得出婉娘的野心。

    “央及,请坐。”陈璟进门,婉娘招呼他,让他坐在自己书案前的椅子上,和他说话。

    陈璟道谢,就顺势坐了下去。

    “婉姨,可有何事?”陈璟开门见山问。

    婉娘微笑,问陈璟:“惜文请你过来的?”

    陈璟点点头,又问:“不耽误你们的生意吧?”

    “不耽误。”婉娘道,“惜文是头牌,岂会每天都待客?她左不过一个月见几位客人罢了。之前就同我说过,今晚要给你弹琴,不应酬其他人的,我答应的。”

 &